【鸣家】郑劲松:他用另一种形式的版画刻写灵魂

郑劲松

11-21 07:00

听广播

他用另一种形式的版画刻写灵魂

——写在西南大学博物馆纪念鲁迅先生诞辰140周年馆藏版画展

毋庸置疑,鲁迅先生是中国现代文学之父,也是新文化运动的旗手,伟大的思想家,革命家。不久前,为纪念鲁迅先生诞辰140周年、逝世85周年,西南大学博物馆馆藏“21世纪中国首届黑白木刻画展”重新展出,为我提供了一个认识鲁迅的全新视角。一则是鲁迅先生被誉为中国新兴木刻版画之父,他为推动木刻版画在中国的勃兴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二则是版画本身又为人们重新认知鲁迅的文学精神打开了一扇窗户,或者新辟了一条路径:鲁迅的文字其实就是另一种形式的木刻版画,他在一刀刀地描绘、刻写、解剖中国社会,特别是中国人的思想和灵魂,有着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图片1.png


众所周知,鲁迅先生的杂文以及他的小说、诗歌、散文,往往被比喻成“匕首”“投枪”,如果联系到木刻版画的特性及其在中国革命特别是抗战时期发挥的独特战斗作用,这就不再是比喻,而是鲁迅文字的一种本真。他的文学风格的冷峻、尖锐、深沉、逼真以及处处透出的文化、生命、哲学的那种“痛感”、“彷徨”、“清醒”、“呐喊”,不正是精深的版画艺术真谛么?不也同样是一种值得敬仰的战斗精神么?所以,笔者认为,鲁迅的文学与版画有着一种内在的精神对应,一种异形同构的美学力量。


可以说,这正是鲁迅之所以成为鲁迅的一大文化密码。鲁迅版画式的文风,首先来源于对版画的热爱与认知,他着力推进版画,或许也是从另一个侧面推进一种有力度、深度、温度的文风。

延安创立的鲁迅艺术学院,名符其实。“鲁艺”绝非借了鲁迅的名头,也绝非仅仅为了纪念和秉承鲁迅精神,而是基于鲁迅本身对艺术特别是美术理论的引进、阐释和中国化的建构,这其中,木刻版画又首当其冲。阅文史资料知,鲁迅先生喜欢古版书里的木刻插图,曾颇费时间和金钱复制出版了古代木刻插图《十竹斋笺谱》,他还长期与 50 余位木刻青年往来,为他们寄书籍、买刻刀、送宣纸,自费出版这些青年的木刻作品集,并收藏了 2000 余幅 30 年代青年画家的木刻作品以及 2000 余幅外国版画家作品。

有人在文章中回忆说,当年鲁迅在偶然在书店目录上看到珂勒惠支的木刻《牺牲》,“无辜的母亲被战争夺去儿子的惨烈,悲壮和愤怒生生地扑面而来,鲁迅血往上涌,本不柔软的头发顿时像刺猬的刺一般直立起来,他拿书的手有些颤抖。”这就是艺术大师与文学大师的一次灵魂震颤。鲁迅先生被珂勒惠支大师作品的张力震撼和征服,便通过在德国留学的青年朋友徐诗荃购买多种她的画册,还委托美国作家史沫特莱购买珂氏的版画原作,仅1931年4月至7月,鲁迅就两次购得珂氏版画22件,价格不菲。鲁迅发现这位“民众的艺术家”和自己的艺术主张竟然是那么一致,便开始发表她的作品,宣传、推广她的艺术,其目的是为中国的青年画家找到可以学习的榜样。1935年,鲁迅打算自费编印一本珂氏的画集,精心选出21件版画,并购买上好宣纸,委托郑振锋在北平故宫博物院用珂罗版精印,当103套作品画页运抵上海,鲁迅与许广平席地而坐,把为了省钱而在上海印制的封面、前言以及他亲自撰写的序目和画页依次排序,再送往印制厂装订。画册装订完成,鲁迅又亲自用毛笔在上面编号,并注明“有人翻印,功德无量。”这时已是1936年5月,身患重病的鲁迅把其中30册寄往国外包括画家本人,40册赠送国内木刻青年和作家、朋友,另外33册低价发售。

之所以花这么多笔墨重述鲁迅先生与版画的掌故,意在说明:先生之与版画,如同他的文学一样,有着一种深刻的生命关联,先生能够被誉为中国新兴木刻版画之父,理所应当。

图片2.png


展览现场

说鲁迅先生的文字具有木刻版画的艺术气质和美学风范,则不是掌故,而是一种文本印证。先生的第一篇小说,也是严格意义上的中国第一篇现代白话文经典小说《狂人日记》,由13则日记组成,记录了“狂人”的精神状态和心理活动,深刻揭露了集权专制社会的“吃人”本质,表现出彻底反对集权专制社会的战斗精神,在艺术上运用了现实主义和象征主义相结合的手法。小说中这样一段,今天读来也是惊世核俗:“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四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这13段日记,充满精神病患者似的呓语,也有着非同凡响的场景刻画,简直入木三分。很符合木刻版画那种“刀法”或“笔法”。

图片3.png


参加研讨会的重庆版画家参观戴政生教授(中)版画工作室

其实无需过多引文,鲁迅先生的小说《药》,《故乡》中回忆少年闰土在月下西瓜地手持钢叉的形象,以及他的众多杂文,甚至好几篇“自题小像”的诗歌,都有着与版画近似的语言风格。笔者收藏着一本赵延年先生插图的《鲁迅小说全编》,如果不是编者做了注释,完全可以认为那些文中的黑白木刻插图,就是小说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鲁迅先生的笔,就是手术刀、雕刻刀,他在冷静甚至严酷地雕刻、解剖,他剖析人类、国民,剖析社会,剖析生活,也剖析自己的人格、精神与灵魂,锋利、冷峻、毫不留情,入木三分,力透纸背。

这种冷,焉能不是一种赤子的大爱与炽热?所以,通过这次以纪念鲁迅先生诞辰140周年名义而再次展出的21世纪首届中国黑白木刻画展,我们再一次抵达了鲁迅。

换句话说,我们感受到了鲁迅精神在新时代的重生!我们敬仰鲁迅,缅怀鲁迅,更期望这样的重生。如此,中国艺术方能生生不息。


作者简介:西南大学博物馆副馆长,重庆散文学会副会长,北碚区作家协会副主席,曾获孙犁散文奖、林非散文奖、徐霞客旅游文学奖等

84caafcd0eac440d94d5639e6d224b5a_副本.png


尾部版权声明_副本.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