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家】周鹊虹:有多少时光可以重来

周鹊虹

06-03 07:00

听广播

又是一个无眠深夜,带着满满的遗憾。

天凉如水,窗台外的霓虹已经悄悄的消退,只有一些若即若离的路灯,冷冷地看着划过的车灯。

VCG21feca386d9.jpg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耳边清晰地传来女儿有节奏的、轻柔的鼾声,她的小手上,还捏着一本翻开了的宫崎骏的《龙猫》画册。

就在一个多小时以前,或者是更早的时间,女儿拿着她喜欢的书到我的跟前说:“爸爸!给我读书吧,给我读书吧。”但当时我正在急着写一段文字,因为差一项数据,在电脑里面到处检索。找到数据之后,又想着对其进行分析和描述。我已经忘了女儿喊了我几次,好像有一次我还有点冒火。呵斥了一句:“爸爸有事正在忙,等一下,别闹!”这句话说还是没说,是今天说的还是之前某一天晚上说的?我现在竟然记不大清楚了。

我也不知道,女儿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是9:30?10点?10:30还是更晚的时候呢?

现在又想起,儿子上完晚自习回来的时候,我听到开门声,在电脑前面扭着头跟他说了两句话:“桌上给你留着哈密瓜和火龙果,你赶快吃了早点睡吧。”他专门过来跟我说了一些事情,好像是关于什么学科的考试的情况。不对,是关于试卷。上午我跟他说让他把语文试卷带回来。他跟我说为什么试卷没有带回来,说了一个原因,然而我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因为当时根本没在意听。另外,他还给我报告了一个什么喜讯,喜讯的具体内容我也记不大清楚了,大概不是关于学习的。

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已经洗漱好去睡着了。这些问题,今天晚上也没有办法去询问他了,明天是否能记得去问,又将是一个未知数。

这只是一个平常的夜晚,因为有一点相对比较急的事情。没有工作的时候,也会出现同样的情况。有时候我们在跟什么人聊着天,或者在手机里面浏览某些信息,甚至只是在打盹想着一些自己的事情。这时候,我们是否留意到我们身边的人在跟我们说什么,给我们表达什么?在需要得到我们的什么帮助?而那时候,我们的心思似乎飘忽在远方。

有一次带女儿在外面玩,女儿连叫了我几次,我在看手机上面的一篇文章,没有注意到。她就有点生气地说:“这个爸爸坏了,要拿去修。”

我问她:“爸爸哪里坏了呀?为什么要修?

女儿:“爸爸今天出来没有带耳朵,我要去买一个耳朵,给他安上。”

听到这一新奇的想法,我不仅莞尔,但不禁产生了一点愧疚。

2.webp.jpg

在对待儿女教育上,我一向认为,投入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也认为比很多人做的很好。但是事实真是如此吗?我们每天的陪伴到底是真实的陪伴,还是虚假的陪伴呢?真实的陪伴,是用心去倾听他说的每一句话,对于所有的渴求,能够有及时的回应,并且能够从他的视角和思路去考虑问题。而我们又有多少时候能够做到这一点呢?

今天晚上。我尤其难过。在这样一个本来很美好的夜晚,本来有一个属于我和儿女之间的温馨的对话。比如一起讲一讲关于龙猫的故事,让女儿带着童话的憧憬安静入睡。儿子回来给我报告喜讯的时候,我也应该跟他一起分享那种快乐,并通过细细的了解,给他提一些更好的指引。作为一个初中学生,这个时候爸爸对他所讲的所教导的,或者建议的,能够产生很重要的影响。

我不知道我的孩子今晚在睡着前她想的是什么?是埋怨,是难过,还是觉得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呢?在这冷冷的深夜里,无论怎么样,我都感到非常难过。

3.webp.jpg

事实上,我们的生活。不也是如此吗?跟我们朝夕相处的每一个人,他们是我们的父母,是我们的儿女,是我们的爱人。我们生活在一栋房子里,生活在一片屋檐下。对于父母他们的唠叨,背后包含着他们怎样的关切,包含着他们怎么样的渴求,我们又是否都倾听到了呢?面对自己的爱人,是不是有很多话从我们的耳边飘过,却没有像从前那样激起我们任何的涟漪。生活的平淡,不在于生活本身,而在于我们内心,已经丧失了激起波澜的能力。这种能力的本质和核心,是一个人的真诚,没有借口的真诚。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告白,需要长情的投入!

在这样一个寒冷的夜晚,我在儿子和女儿面前,错过了一段真诚而温暖的时光。

这个晚上,真的永远的错过了,我将带着深深的遗憾,度过漫漫长夜。

我们的生命很长,也很短暂。在我们有限的生命里,少一些这样的遗憾吧!

图/文 周鹊虹


鸣家简介:周鹊虹,重庆一中副校长,语文教师, 中学高级教师,重庆市市级骨干教师,重庆市百佳人文教师,重庆市教育科研先进个人,重庆市精品选修课程主持人,教育部一师一优课评审专家,全国教学成果奖获得者,主持、主研课题12项,出版著述、发表文章上百万字,有十多年指导学生写作经验,指导学生发表文章数十篇。

周鹊虹.png


尾部版权声明_副本.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