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家】苏南:游江醉酒

苏南

05-02 07:00

听广播

话说这一日,发生了这么一件事,震惊重庆文坛。要问什么事,听我慢慢道来。

23.webp.jpg

原来,重庆诗人华万里荣获中国当代诗歌终身成就奖。华老年届八旬,依旧神采奕奕,力作不断,和很多年轻文人都是朋友。

消息传来,朋友们决定喜事喜办,搞了个“华章万里——中国著名诗人华万里诗歌朗诵会”。知道消息的朋友纷至沓来,把祝贺、见面、聚会、活动几个意思都表达了。

参加的人当中,自然少不了游江。对头,就是磁器口画画的那个游江。

说起游江,熟悉的人都知道,此人有点奇葩。高高的个儿,瘦瘦的身材,笔直的腰板,光光的头,资源多人脉广,却不开公司不赚钱,就喜欢交个朋友,画个漫画。

画如其人,游江的画风趣幽默,往往寥寥数笔,就把重庆人的生活状态活灵活现地展现在你面前。他画中有很多“言子”,逐渐变成了流行“语录”。

游江脾气耿直、率性,他在哪里,哪里就高朋满座,笑声不断。

游江是烟酒茶“三开”的人,平常烟不离手、茶不离口、酒跟人走。烟是常备,却不常抽,全为应酬,怕的是熏黑了肺管熏黄了手。茶是真爱,常常一杯在手,灵感自来。他面前总有一个搪瓷大缸,浓浓的沱茶过瘾又提神。酒是粮食精,没酒没精神。遇上好朋友,总免不了要喝上两杯,而两杯酒下肚,就更加“仙”气十足。

据说游江怕老婆,我估计和他喝酒有关。他自己却说,“耙耳朵”是重庆男人的美德,“怕”是尊重、是恩爱,“怕”是低调、是自律;“怕”更是讲大局、懂规矩,是理性豁达、知进退,是知好歹、大胸怀;从根本上讲,“怕老婆”是重庆男人的智慧。道理一套又一套,好像天下男人在重庆,重庆男人唯游江。

14.webp.jpg

游江喜欢凑热闹。这不,华老获奖的消息传来,他也跟着兴奋,当天就打电话祝贺,聊了足足半个小时。朗诵会那天,他早早就来到现场,一身白色棉布大褂,扛着那标志性的光头,同来宾一一握手,大声寒暄,完全担起了秘书长这个角色。

朗诵会结束,华老安排了宴席,游江又当起了知客师,招呼大家围拢、坐下。华老致辞刚结束,他就响应“吃好喝好”的号召,一把打开了面前一瓶白酒,给同桌客人一一斟上。

游江是个性情中人,席间众人也是人间豪杰。三杯下肚,气氛越来越融洽,话题从华老获奖转移到相互交情、天下名家,大家既兴奋又高兴,又扎扎实实喝了好几杯。

酒是个好东西。不管是东方西方、天南海北,无酒不成席。大到国宴外交,小到生日聚会,无论招商引资,还是起会还债,都离不开酒。它使人兴奋、豪放、勇敢、智慧,有助于拉近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消弭不必要的疏离,达成一些重要目的。

天下文人皆爱酒。从古至今文人几乎没有不喝酒的,喝了酒才有状态,才出作品。正因为有了酒,就有斗酒诗百篇、醉里挑灯看剑、醉里吴音相媚好、浓睡不消残酒。如果没有酒,唐诗宋词可能减产过半,明清小说统统都得夭折。

但喝酒也容易误事,破坏安定团结,喝酒还造成攀比浪费,滋生贪污腐败,所以国家干脆规定公务活动不喝酒,上下严格遵守,养蓄清风正气。

11.webp.jpg

为喝酒的事,游江也纠结过好多回。每次醉酒回家,少不了遭受数落,自己感觉也难受,所以好几次都明确表示,明天就戒酒。但是酒能够戒,朋友却不能戒。每次宣布戒酒之后,游江都面临来自外部的不小压力,虽然自己努力想信守诺言,但朋友却是热情难当。尤其是有些场合,不喝酒是不恰当的。

游江戒酒受到了来自几个方面的煎熬。首先是老婆那里,男人说话要算数,自己和老婆情深义厚,每次醉酒都靠老婆照顾,老婆的数落实际上是心疼,是在担心自己,醉了又醉、戒了又喝,情分上说不过去。其次是朋友那里,别人千里迢迢,一心结交,慕名而来,或是多年老友,知根知底,甚是投机,突然之间滴酒不沾,刚才的一切豪言壮语都被泼上冷水,感情上实在过不去。最后是自己这里,酒本身外之物,怡情助兴而已,奈何一旦出了状况,就让自己里外不是人,很是恼火。特别是每次不喝不喝又喝了、喝着喝着就醉了,醒来之后,心里特别难受。

且说今日聚会,同桌几巡喝下来,游江还完全清醒。但是临桌朋友呼唤,游江也不是虚与之人,不好拒绝,只好谨慎应对,一一见面。饮罢无事,大家又凑在一起喝茶聊天,一晃就是半天时间。

晚饭时,几桌人搞了个临时组合,要求喝酒的坐到一起,游江自是推托不掉,于是又被请了过去。大家接中午话题,一杯杯交代得清楚明白,喝得个情深意切。几个回合之后,相互都有了些酒意,于是便放慢节奏,只待圆满收场。

游江此时还算清醒,只是有两位从远郊过来的朋友,很久没有见面,最后“加深印象”,每人面前又饮了一杯。

13.webp.jpg

其后,一众朋友簇拥着华老师,喝茶摆龙门阵,有事的朋友开始陆续告辞。

时间来到九点之后,大厅朋友只剩下三五位。大家这才发现,游江在座位上睡着了,华老师招呼未答应,旁人摇他也没有醒。

大家意识到游江喝醉了。要命的是时间偏晚,现场诸位都不知他家在何方。有人建议用他手机联系家人,可是找遍了整个大厅,始终未见手机踪影,拨打他的号码,也无人接听。

现场气氛一下紧张起来,怎么安顿游江成了一个问题。思来想去,带回家不方便,放宾馆不放心,唯有把他送回家交给家人才恰当。

于是,华老动员一切关系,替游江找家。折腾到晚上十点半之后,终于弄清楚游江住址,华老亲自出马,招一个出租车把游江送回了家。

第二天游江没下床,躺了整整一天。第三天,手机找到了,朗读会上开了静音,顺手放自己内衣口袋了。

这次醉酒之后,游江和老婆“冷战”了三天,然后双方妥协。只是这次并非游江宣布戒酒,倒是他老婆作了让步。她对他说,今后烟酒适量,注意身体,后半辈子要相互依靠。

老婆的宽容理解换来了游江的自觉,打那之后,就没再听说游江醉酒的事了。

图/文 苏南


作者简介:苏伦,笔名苏南,泸东人氏。长政策研究,偶作时评。法道崇圣,忧天悯人。用镜头记录四季,用文字勾勒人生。


苏伦.png


尾部版权声明_副本.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