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家】李立峰:梦中胡辣汤

李立峰

04-28 07:00

听广播

中年少梦。偶尔为之,也是睁眼即忘。

有一天,却梦了一夜的胡辣汤。醒了之后,梦里的细节清晰可辨,胡辣汤的味道令人口齿生津,回味无穷。

这就不寻常了。走南闯北,吃过的小吃可谓无数。缘何这道小吃,会入梦来?

VCG111322401965.jpg

中国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小吃。胡辣汤是一道北方的小众小吃,流传于中原,知晓度不高,普及范围不广。

一开始到北方,才知道有这个小吃。第一眼看上去,并不好吃。黑灰色调,其貌不扬,并无食品诱人的色调。

做法是大杂烩,混杂着黄花菜、面筋、粉条等。因为加入了淀粉,成品是糊汤状,并不能勾起人的食欲。

望文生义,还加了胡椒、辣椒,出锅后撒上香菜,吃的时候还要加醋,各种重口味,令清淡饮食的人敬而远之。

这道小吃,一度令我望而生畏,只能远观。后来,在北方同学的力荐下,尝试了一下。结果一吃,就彻底喜欢上它。

记得,郑州顺河路有家胡辣汤,全城有名。清晨,小店昏黄的灯光下,一口口大锅腾腾热气,老远就能闻到它的香味。打上热乎乎的一碗,配上水煎包。美妙无比的清晨,就此开启。

顾客很多,桌子就不够用的。人们习惯把凳子当桌子,当街一摆,一长溜,很壮观。遇到心仪的美食,哪有那么多拘谨,放开膀子吃就是了。故作优雅的讲究,是不适宜小吃的。

胡辣汤的辣度,一瞬间就打开了你的味蕾,彷佛让饥饿感坠入了无底洞,而它的分量,恰到好处地满足你无比饥饿的胃,让吃的人满头大汗,大呼过瘾。通常是一碗不够,再来一碗。

对于中国人而言,对于吃的记忆,是刻骨铭心的。对于最珍视的人,大概也只有吃饭,才能表达内心深处的情感。

一个城市,小吃通常成为它最具识别性、烟火气、市井味的标签。在美食大行其道的今天,大餐习以为常,小吃从配菜成为心中的最爱。

VCG111147000407.jpg

按理说,全国各地的小吃,在任何一座规模城市都能找到,无需长途跋涉,苦苦寻觅。然而,我们终会发现,最地道的小吃,是无法移植的。它通常和乡音、水土、文化,还有那种氛围联系在一起的。

小吃,只属于当地,是因为它是和当地人的生活、生命融在一起的。换了地方,就失去了维系情感的磁场,没有了持久的吸引力。

人的胃,据说都带着故乡的印记。这也是我们可以感受的到的过年回乡的莫大动力、快速慰藉和持久念想。然而,千里归乡,通常一开始新鲜,但三顿饭后,味感就变了,从巅峰变成了寻常。我们能感觉得到,但通常不会言表,而是满脸堆笑,在丰盛中享受亲情的盛宴。

故土难离,乡音难改,成为了过去。中国人的适应性,是不可小觑的。择一小城终老一生的我们,胃口也在不断的变化。而经历越多,就会变得越多元。移民时代,我们适应了新的自己。

故乡,像一粒种子,是萌芽的地方,是千里出征的起点。世界之大,宇宙浩渺,我们终会选择自由流浪在地球。

等到风景都看透,等待人生百年后,兴许会落叶归根,兴许与故乡遥望。何处青山不埋人?太留恋故乡的人,终究无法远行,终会错过风景。

故乡,总有一道记忆勾魂。父母,总有一天催你离开。故乡,是用来怀念的。青春,是用来奋斗的。

你好了,故乡就好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鸣家简介:李立峰,笔名山城之峰,中国检察官文联会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重庆市散文学会会员,重庆新诗学会会员,重庆市摄影家协会高级会员,“法律读图”微信公众号创办人。已在《重庆日报》《重庆晚报》等发表文学作品8万余字,在《中国摄影报》《重庆文艺》等刊发摄影文章100余幅,在《检察日报》《人民法院报》等发表新闻作品200余万字,在网络媒体发表作品200余万字。曾荣获重庆市摄影艺术展览金奖。

李立峰.png


尾部版权声明_副本.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