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家】苏南:缙云听雪

苏南

01-13 17:00

听广播

1.webp.jpg


早上起床,感觉特别冷,凉到脚心。今日已是农历腊月初一,二九、三九交接时,正是一年中最寒冷的时候。据说北方最低温都已经降到零下四十度了,滴水成冰,泼水成雾,漫天飞雪,天地混沌。

重庆地域偏西南,群山环抱,冷空气难进入,主城很少下雪。上一场雪好像下在2006年,看雪花稀稀疏疏飘落,全城人都醉了,小孩子样看雪、追雪、拍雪、堆雪、晒雪,兴奋了一整天。往后十多年,主城皆不见雪,要看雪得专程飞北方,或者开车去城口、巫溪,还可以在寒流南袭的时候,赶往附近几座高山,那里有阶段性下雪。

2.webp.jpg


中午时分,天色昏暗、泛黄。凭经验,这不是暴雨来临的征兆,而是附近某处正在下雪。赶紧圈内询问,有曰昨日成都在下的,有说万州在下的,亦有说近日四面山都在下的。显然,这些都不是当前天象所指。

与其在家猜雪,莫如出门寻雪。找寻何方?南山虽近,然紧邻火炉,热岛效应下,有几粒雪都被烤没了;歌乐漫漫,海拔稍次,降下来也许都是点雪尾巴;铁山雄关,人多践踏,有雪也都成了黄泥巴。远的不成,近的不就,干脆上缙云山!

3.webp.jpg


出北环走渝武高速,到缙云山四十公里路程。一路顺利,加之小雨伺候,越往前,心里越踏实。地上下雨不停,山上定是雪花飘飘。

出团山堡,过北温泉,左出是缙云后山。上山的旅游公路平整油亮,狭窄蜿蜒,仅有两个车道。天色渐晚,陆续有下山的车流迎面驶来,不禁收紧了脚下的油门,车穿梭在如画的风景中。

雨中的黛湖别有情趣,傍晚的朦胧再给她添上一丝美颜,偶尔三俩游人徜徉其间,妆点出冬日的七分灵秀。要是有雪就完美了。

4.webp.jpg


黛湖以上,道路更加陡峭曲折,连续几个180度急弯,对向来车已经打开大灯。路旁是一排排香樟、松树,车在幽暗的密林间穿梭。雪,就在这时候到来。

先是下山的车辆出现异样。排成长龙的车流鱼贯而过,几乎每辆车的车头、车顶都出现了原本没有的装饰物,白白的,形状大小各异。突然间,上山的车辆惊呼起来:“雪人,雪人!”仔细辨认下,那车头车顶垒放的,果然是一个个雪人,有鼻子有眼,神态各异。想必此刻车里人一定十分得意。离山顶近了,上山的车更加急切,车流却明显慢下来,红红的刹车灯映红了夜空。

5.webp.jpg


雪花,开始飘落,像是在安慰长长的车流。开始时一片两片,倏忽间飘落车窗,立即化作无形,玻璃上只留下一两粒小水珠。终于在一个转弯处,在对向来车灯光扫射下,一组雪花组着队飘落下来,消失在上山车流红红的尾灯里。

寒冷也使人躁动。比如此时,不少人抛下汽车,在车流间穿梭,急切切朝雪花飘落的方向赶去。有了白雪的刺激,寒冷对人们来说只是这个冬天收到的最好礼物。

黑暗中,白天尚且幽静深邃的林间小道,突然变得街市般热闹,车流人流交织,来的来,去的去。

这是一场山林深处的狂欢,灯光照映处,大片大片的雪花鹅毛般飘落,夹杂着人们欢乐的心情,在山林间飘荡,在马路上飘荡,在人们心头飘荡。

6.webp.jpg


车流缓缓向前,人流也慢慢朝山顶行进。雪,一直下过不停。

那洁白的雪花飘飘荡荡,路上行人张开双臂,用手掌去迎接,用心去感受雪花的温暖、轻柔。车内的人不再狂躁,在雪花飘落的世界里安静下来,隔着车窗听雪花飘落的声音、融化的声音。

等待即是修行,过程就是感受,体验才是最好的经历。

夜渐渐深了,人们陆续散去,唯有那座山、那片林、那条路还在虔诚值守,迎接每一片雪花的光临。

7.webp.jpg

图/文 苏南


作者简介:苏伦,笔名苏南,泸东人氏。长政策研究,偶作时评。法道崇圣,忧天悯人。用镜头记录四季,用文字勾勒人生。

苏伦.png


尾部版权声明_副本.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