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家】泥文:开州之于我

泥文

01-13 11:00

听广播

VCG211305312826.jpg

庚子十月十八日,数日来的绵绵阴雨天突然转晴,这给我回转开州,增添了无限的欣喜。这个几近陌生了我的地方,这个我几近陌生了地方,想是刻意为我准备了好心情。

想来也是。开州之于我,有必然的斩不断的情结。除了故土难离,还有许多理不清的情愫夹缠在里面。

记得青青少年时出走他乡,经过县城,那时开州还是开县,县城在两山之间一个低洼的地方,东河、南河、澎溪三条河流围绕着她,缠绵地给她输送灵气,窄逼的小县城因此多了不少生气。仅仅几条老旧街道的开县县城,之于我也是陌生的。除了匆匆地赶车经过,基本再也没有什么交集。说我是她的过客,一点也不为过。

后来,三峡大坝建成,因蓄水倒流,开县县城在蓄水位175米以下,于是开县县城整体搬迁,向有1800年历史的老县城所在地做了历史性的告别。新县城的建成,除了有告别历史那点点失落,更多的是一种新生,一种展望,也是一种未来可期的出发点。但在我为开州感到欣喜的同时,也缠夹了些许失落。这失落,在当时没有理出一个头绪。不过,在如今看来,大概是因过客身份的心理在作怪吧。

从2007年开县县城整体搬迁到拆县为区的现在,10多年时间似乎就是眨眼间的事。说是眨眼间,是因她之于我的陌生,和我之于她的陌生,始终一成未变。偶有还乡,仍如经过老县城一样,匆匆地来又匆匆地走。除了汽车站,似乎没有几个地方是我熟悉的了,就更别说开州日新月异的变化,以及各行各业与旅游业的发展了。

在我的记忆里,开州极富盛名的就是县城边的盛山了。那里有享誉华夏的盛山十二景。这因唐朝宰相韦处厚在开县为官时写下盛山十二景的诗而风靡千年的地方,是开州最值得骄傲的本钱。尽管如此,我也没有寻得机会一见,是为一大憾事。

VCG211278132952.jpg

此时,走在阳光铺洒的开州,想想开州的呼唤,说是盛山植物园在召唤,给我准备了赏心悦目的好心情,心里莫名地升起无尽的暖意。人过不惑,作为开州人,能一了多年的夙愿,见识久负盛名的盛山,那该是怎样的景况啊!

一路洋洋洒洒的秋色带我走向盛山植物园,才发现,此“盛山”非彼盛山。盛山植物园并没有落户于盛山之上,而是落户于镇安镇永共村的后山。在之前,它叫国森山庄,后拓展成为植物园而更名为盛山植物园。

带着有些许失落的心情走近它,一股花香扑面而来。是浓浓的桂花香?不仅是。好像有很多种花的香糅合在一起,哦……还有酒……对,还有酒的香。

在花香酒香的指引下,我走了进去。看整个植物园的规划图,里面居然有桂花苑、紫薇苑、玫瑰苑、牡丹园、腊梅苑、红枫苑、杜鹃苑、茶花苑、橘香苑、海棠苑、李花苑、三角梅苑、盆景苑、兰苑、樱花径等15个专类苑地,栽培近万种花卉苗木品种,难怪有好多种花香迎客,难怪他们说这里四季常有花开。

撑开花香,觅径向前,穿过油纸小花伞布置的天空,眼前是依山而修建的回廊曲径,一圈一圈地向上。壁上一个大红的“禅”字甚是醒目。再往边上,相映成趣的是刘禹锡《陋室铭》里“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和“水不在深,有龙则灵”的句子。盛山植物园似乎在用这样的句子阐释一种心境或者说一种生活理念。在这回廊高处平台上,一对穿着大红衣裳的情哥情妹正在深情地演绎《龙船调》里的情节,那深情款款的情形,甚是让人入戏。你看,那些游园的人,接过话筒,拉开嗓子,眉目传情里唱了起来。

百鸟园中养殖的孔雀、锦鸡、元宝鸡、贵妃鸡……它们举声欢迎,倒让我有点脆不及防。顺着小径往上,站在高处,俯首往下看,整座植物园尽收眼底。它依天然的地形地貌,沿袭中式古典园林风格,将中国传统建筑艺术中的亭台楼阁、雕梁画栋与湖泊、植被、流水、岩崖等巧妙融合,山水楼台,错落有致,幽静回环。

植物园里修建有收藏本土民俗、美食、农耕等文化相关的老旧物件,近千件老旧物件,让人瞬间有“穿越”的质感。看到这些物件,让人不得不在心里构想着各种画面,让你真正走近开州,了解开州。玩性浓起来的时候,还可以与当地村民一起互动打连萧、扭秧歌等,感受浓浓乡愁和农耕场景。

VCG211280923572.jpg

在植物园里,走累了就歇歇,走饿了就可以吃吃,那端上桌的开州十大碗、盛山桂花鸡、盛山荷花鱼、盛山桂花兔……糅合开州特色的江湖菜,让你真正体会到美食来自民间;兴致来了,可以端起本色酝酿的桂花酒。这就地取材的桂花,加上本地的高粱酒,用土方法浸泡,喝上一口,感觉喝的不是酒,喝的是一种文化与传承。

吃饱喝足后,坐在亭子里,望着远山,静静享受慢下来的生活。暂别都市的喧嚣与繁华,静享淳朴的农家气息,放松身心、静谧起来。原来幸福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

走出盛山植物园,四周农家的灯火已经漫了起来,有说不出的亲切。尽管此行没能见识到真正的盛山的真面目,没能寻觅到韦处厚的足迹,脚步里居然没有流露出半点遗憾。新兴起来的带有盛山二字的植物园,是不是对开州的现在有所诠释?开州之于我,是不是少了几许陌生感?我之于她,是不是少了几许陌生感?

我想,明天太阳或许会更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鸣家简介:泥文,本名倪文财,重庆开州人。现居渝北。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重庆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出版诗集《泥人歌》《我多想停下来》。诗集《泥人歌》入选中国作家协会“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2013卷。曾获2010年“全国十大农民诗人奖”,第二届“全国青年产业工人文学大奖赛”诗歌奖,第二届“‘精卫杯’中国.天津诗歌节”优秀诗集奖等多种奖项。作品有诗歌、散文、小说、评论等散见于数十种各级刊物和选本。

泥文.png


尾部版权声明_副本.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