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家】游江:闲话盖碗茶

游江

06-19 07:00

听广播

640.webp (1).jpg

我这个人虽表面崇拜市井气,但骨子里天真有余,而说话是泼水,语言自然,冲口而去,想到哪就说到哪,全无一点顾忌,不动脑筋。这是我的缺点,也成了我的优点。

我平时“话多”,爱“吹”,许多朋友来磁器口看我,明摆着就是来听我“吹”的。他们喜欢来“吹”,既然来此,我得笑脸相迎,我端茶递水把每个人当“稻草”,我知道虽救不了命,但保不了哪天真派得上——多个朋友多条路。这辈子我也只能在江湖上厮杀,自己给自己交医保、办社保,算是自己养活自己,这还不算能耐,我还得当父亲,我还得养活中华儿女的子孙:家里有个高中毕业的女儿,得好好养活她、培养她,尽量任她性子去。

我又说跑题了。刚才我“吹”的是我,现在我明白应该“吹”茶了。偌大个中国,真正爱端盖碗茶杯的就数北京、成都、重庆了,但每个地方的耍法是不一样的。

重庆地势山高路不平,重庆人喝茶,茶不重要,老沱茶就行了,主要是走累了随便找个地方,歇口气,解个渴,“老板来碗茶”。

aHR0cHM6Ly9tbWJpei5xbG9nby5jbi9tbWJpel9wbmcvN1FSVHZrSzJxQzdrZVhjWkJCUHVud2lja3hMalFwczBaTDd3dUxUamxzSkltdk5YQXh1cW1YMElrRm9FRFFmMnZHcHFKR2RWSGtTTUE4UjQ4aWNqNjM5Zy8w.png

去成都平原喝茶就不一样了,在成都喝茶是一种群众性活动,并且还得讲个鲜,清明茶更好,成都人有从早泡茶的习惯,有闲阶层从早泡到晚,坐在竹椅子人堆里,有打川牌、成都麻将的,也有只轻谈寡吹的,成都人民叫“摆龙门阵”。我没考查过,“龙门阵”是不是三国时诸葛亮八卦阵演绎出来的。娱乐界的“八卦”一说,可能就盛产于成都“龙门阵”,把成都改成“世界八卦之都”也算上口的旅游宣传广告,总比说什么“一个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要好记。改天再问一下成都李伯清老师,看李伯清李老师考证过没有。李老师是成都龙门阵的吹牛代表人物,重庆混不走又回他老家成都坝儿,在成都川西坝儿操起来了,电视台每期转播他在成都的茶馆说书的精采段子。李老师七十开外,瘦精精的,说到经典处,单脚一站,一个白鹤量翅,英姿飒爽,不看脑壳,只看背影像个年轻人,皮鞋尖,腰细。

640.webp.jpg

再说北京人喝茶,我指的是过去老北京人端盖碗茶。

老北京人都讲究这一嗜好,“板一鼓,琴一响,浑身痒”,听戏喝茶这算是老北京人的嗜好。道光皇帝和老佛爷慈禧太后都喜欢看戏喝茶这一口。那时,颐和园里专门修了大戏台,其名曰德和园大戏楼,拿着“水牌”转着圈地点天下的名角进园子唱戏。特别是遇上喜事、过寿庆生,必须唱戏,还得一连唱好几天。王爷、贝勒爷和戴顶戴花翎背着补子的官员们,无论你是几品,在哪座衙门中行走,几乎没有不好这一口的。去喝茶看戏,喝的是盖碗茶,你不要看不起这些盖碗茶杯,稍不流神就是康熙、顺治年间官窖特制,碗身上是名家绘制的青花、粉彩吉祥图案。御用瓷沾有皇家气派,每个盖碗杯底都登记了入库编号。如果这些玩意能保留到今天,拿去拍卖一个杯子没准就能换北京城的一套别墅。

茶也是上好的贡茶,老百姓喝不起,有钱也买不到,只有皇帝御赐。皇帝亲自选定的贡茶,有洞庭碧螺春、西湖龙井、君山毛尖、普洱等。其中,碧螺春传为清康熙帝御赐茶名的贡茶,看来“特贡”一词自古早有来头。

听老喝茶的人讲,泡茶水一定要讲究,“十分的水会泡出十分的茶,水质差,好茶也归零”,所以冲茶的水就得更有来头。皇宫泡茶的水是一大清早派人刚刚从西边玉泉山上拉来的泉水,一路奔走经过西直门而送来的,“您老尝尝”。递上热毛巾板,擦手的是擦手的,然后换上擦脸的,盖碗里的茶也喝了头一盅后,管事的会向台上扬一扬毛巾,“压轴戏”开唱。

演戏的角上台一亮相,然后听得全场人如醉如痴,看得全场人目瞪口呆,“瘾”过得全场人舍身忘己。

aHR0cHM6Ly9tbWJpei5xbG9nby5jbi9tbWJpel9wbmcvN1FSVHZrSzJxQzdrZVhjWkJCUHVud2lja3hMalFwczBaTDd3dUxUamxzSkltdk5YQXh1cW1YMElrRm9FRFFmMnZHcHFKR2RWSGtTTUE4UjQ4aWNqNjM5Zy8w.png

剪了辫子就到了民国,大老爷们没有一个不喜欢喝茶听戏的,听得还入迷上瘾,不会唱几出京戏不坐在那里假装喝茶,不会使用茶船盖碗,人家还会以为你是另类,玩都不和你玩。

在老北京的普通茶馆里,你都能看见一些流动商贩卖香烟、瓜子、花生、铁蚕豆、人丹薄荷糖的,还有沏茶倒水递热毛巾的。找座时碰见了熟人都不慌不忙亮着嗓子,像台上京戏中的道白:“二爷,您老来遛鸟喝茶来了,我这儿给您老请安了。”

前腿膝弓,后腿膝弯,右臂在前,左臂在后,旗人的礼数在茶园里也不能少。“龙二爷,没瞧见您,您吉祥。”一句问候一句道白,从老太爷一直问到公子爷,恨不能让周围的人都响当当知道,对方爷来了!这时也有人站出来说:“茶房,几位爷的茶钱、点心饽饽记在我账上!”

其实在老北京茶馆喝茶也讲个“爽”字,爽性,在江湖上混,在哪都讲“礼义廉耻”的做人规矩,信仰关公,做人要厚道。这,放到今天也合乎情理,不过时。

图/文 游江

推荐阅读:

来嘛!摆龙门阵

孤独的心总是留白

重庆城茶馆史记(一)


鸣家简介:游江,现任重庆漫画学会常务副会长,重庆美术家协会第一届连环画插画艺委会委员,沙坪坝区美术家协会理事,渝中区作家协会理事,重庆沙坪坝区政协委员。

36de2db0de8545c7bf41bc1d6fa4d613.png


4fbc45d3a88e48fbb3fabdce8157c50d.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