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家】华万里:不敢轻易转过身去

华万里

12-01 07:00

听广播

232647589543280690_副本.jpg

那只乌鸦不相信眼泪

乌鸦的爪子,把自己

站立的地方抓紧。乌鸦的尖喙,比它盯住的方向

更为尖锐。乌鸦的眼睛,是黑暗中

比梦稍高的灯盏,虽然小

但很圆,直瞪瞪的,恰似3月30日晚上

我在夜间翻书

几粒文字像乌鸦身上的星斗,亮闪闪地,掉了下来

乌鸦知道春天比冬天难以对付

就如爱情,虽然万紫千红

你却很难嗅准它的香气。乌鸦认为

墓中并不存在的云彩

依然飘浮在它幻想的天空,仍如伤痕累累

乌云密布。乌鸦不喜欢

那只飞不好就抱怨翅膀的鸟,同时

还把天空和风骂了

乌鸦讨厌那条小溪总是日夜流着泪水,汩汩地

夹杂着哀乐。乌鸦不相信眼泪

乌鸦只相信晴朗的瞳仁,眼珠边的阳光

乌鸦只相信铁的灵魂,钉子中流出的水声

虽然它们很坚硬、很湿润。内心

装着草尖的露水,刺尖的露水,山尖的露水

乌鸦看到红色山丘上穿白衣的人

像一团站立的雪

乌鸦感到苍茫的鹰不是翱翔在天上

而是在它的身体里盘旋

乌鸦要坚持黑到底,黑成黑的棺木

黑的碑记。乌鸦

坚决与白对立,让白衬得黑更黑,让白

节节败退。乌鸦要用祖传的黑

黑得闪电弯曲,雷声粉碎。乌鸦

要用叛逆的黑

黑得我长久凝视,不敢轻易转过身去

图片来源:东方IC

推荐阅读:

望着一株桃树

给一位女诗人写信

一个始终走在前面的人


鸣家简介:华万里,重庆人,中国作协会员,1942年5月出生于重庆市北碚区复兴龙王古镇。先后作过工人、社青、小学和师范教师,文工团编剧、《乌江》杂志和《重庆晚报》副刊编辑、文化馆文学创作辅导干部等。1975年开始文学创作,在全国数十家报刊发表诗歌、散文、评论1000余首(篇)。诗歌曾获四川省一、二届文学奖,《星星》诗刊双年度诗歌创作奖,建国四十周年重庆文学奖,2000-2010中国当代诗歌创作奖、首届何其芳诗歌奖、2013中国星星年度诗人奖、刘伯温诗歌奖等省市以上奖励40多项,并入选《新中国50年诗选》《1985—1986青年诗选》、2006-2010《中国年度诗歌精选》等200余种选本,出版诗集《轻轻惊叫》《别碰我的狂澜》《石榴马》《花雀》等多部。小传被收入多种辞典,部分诗作被译介到国外。散文获首届重庆散文奖。参加《诗刊》首届“青春回眸”诗会。


5f5a161dfd9349b084123deb233fb53f_副本.png


尾部版权声明_副本.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