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家】杨悦:德国人送礼的讲究和禁忌

杨悦

09-11 10:00

听广播

来而不往非礼也,人情练达即文章。

254221253220761639_副本.jpg

生活在异国他乡,入乡随俗是一门学问。与德国人打交道,接受礼物和送礼都是不可避免的,并且,也应该是一件让双方高兴的事情。

如果是德国人请你上饭店吃饭,带一样小礼物,表示一种基本的礼貌就足够了。如果是去德国人家里做客,一般是女主人亲自下厨,那么,礼物最好送给女主人,以示对女主人的尊重。要知道,古今中外有些东西是共通的,比如一个家庭的气氛,或温馨热闹,或冰冷紧张,都是靠女人来调节和渲染的。

那么,什么样的礼物合适呢?如果双方不是太熟悉,不太了解主人的嗜好,那么,送花、巧克力和酒都是不错的选择。没有一个女人不爱花的,特别是那些从小在祖辈和父辈家花园里成长起来的西方女人。

如果双方比较熟悉,了解主人的嗜好,那么就视自己的经济状况而定,送女主人一本眼下流行的畅销书或者一瓶香水、沐浴液、按摩油都不会错;这种东西女人永远都不会嫌多的,前提是你得了解她的阅读偏好或者钟情于哪种香氛。

给德国人送礼,有个大前提,就是不要送过于贵重的礼物。如果你就是一个学生或者靠薪水生活的普通人,量力而出就够了,关键在一个心意。

德国普通人大多很会挑选、制作和赠送礼物,这源于他们从小接受的贴近生活的务实教育。他们从幼儿园开始,就在老师帮助下做手工,常常利用废物废料,制作值不了几个钱、但非常有创意的小礼品。每逢母亲节、圣诞节、复活节,孩子们都会在老师悉心指导下,捣鼓些充满了稚气的、应景儿的小物件儿带回家来送给父母。

所以说,如果你有一双巧手,能够化腐朽为神奇,那么,花很少一点原料费,手工制作一件礼物,比如说织条围巾、手套,一定能博得主人家的喝彩。“礼轻情意重”这句中国老话,在德国人那里也是行得通的。

459378346190176399_副本.jpg

这种日常生活中的送礼,禁忌是你送的礼物抢了女主人的风头。在我自己身上就发生过这样一件事儿,N年前,我们刚搬进新居,邻居请我们一家和另外两家邻居喝下午茶和吃蛋糕。当时我们带去的礼物是杜伊斯堡市最古老最著名的咖啡店的招牌蛋糕,香甜可口,价值不菲。而别的两家邻居送的是植物和花草,那个时候大家的园子都空荡荡的,花花草草正适宜。

去了之后,我就意识到送的礼物不妥,因为女主人已经辛辛苦苦地准备了丰盛的蛋糕和茶点。我们带去的蛋糕往桌上一摆,实在有喧宾夺主的嫌疑。虽然那天我没有感受到主人家的丝毫不快,但我自己心里过意不去,一是觉得抢了女主人的风头,二是如此一来,糕点多得根本吃不完,可能造成浪费。故我觉得这个礼物送得不出彩,礼数是尽到了,德国人都是识货的主儿,但花同样多的钱,可以有更好的选择。

故,如果不是聚餐,不是去特别熟悉的朋友家吃饭,主人没有特别请你带拿手菜去品尝,那么,最好不要自作主张地带餐点去赴宴,而是带上给主人的贴心小礼物,一边大快朵颐,一边不吝赞美女主人的厨艺,觥筹交错间,宾主尽欢。

我们在德国当老板这么多年,收到员工送的礼物不计其数,主要是在我们的生日和圣诞节。德国公司里,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就是谁过生,谁就得请客,一般员工都是带生日蛋糕之类的来,也有勤快的女员工,事先在家里做好三明治带来,并且提前通知所有人,这天的午饭她包了,大家不用带了。

作为老板,出手不能小气,员工都是为你工作的,员工请吃蛋糕,老板就得请丰盛的热餐。要么请吃送上门的热气腾腾的比萨饼,要么请大家去餐馆搓一顿。

德国人的团队精神在给老板送礼时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当初我们只有两位员工的时候,那两位大男人就有商有量。他俩是有心人,看见我的办公室里挂的都是莫奈的睡莲,挂历也是印象派和后印象派的作品,就在我生日的那天,合送了我一本《莫奈在吉维尼》的书。就是这本十几年前的书,把我们今夏带到了法国巴黎近郊吉维尼的莫奈花园。

79054336298225636_副本.jpg

我先生四十岁生日那天,我和往常一样,早早下班回家照顾女儿了。老公回来时捧了一个非常大的敞口的礼物盒,上面用金线银丝装饰得非常漂亮,里面琳琅满目地摆满了各种小礼品,让人眼花缭乱。他高兴地告诉我和女儿,今天下班前,员工们把他请到仓库,所有员工齐齐排成行,面前摆着为他精心准备的生日礼物,一起为他唱生日歌,差点把他眼泪都唱下来了。

这样的一份礼物,说轻也轻,就是每个员工从家里随意带一样东西来,都是在超市里就能买到的各种美味可口的食品,一块巧克力,一罐草莓酱,一瓶利口酒,一段熏肠,等等等等,值不了几个钱,但它们汇集在一起,就是满满的一筐情意。

员工的收入参差不齐,家庭状况也不尽相同,有的单身,有的拖儿带女,这样一种人人平等的送礼方式,既不会给任何一位员工带来经济上的压力,生日卡上有每个人的签名,谁也不会觉得自己低人一等;又表达了员工们对老板的尊敬与祝福,体现了员工之间的平等意识和团队精神,最重要的是避免了任何个人巴结老板的嫌疑,让每一个员工,无论职务的高低和收入的差异,都保持了做人的尊严。

每逢圣诞节,我们都要宴请员工,表示对他们一年辛勤工作的肯定与感谢,德国人不分男女,大多特别能喝,一般都是不醉不归,每年都有醉得不省人事的员工,以至于我们不敢再提供中国白酒了。在圣诞晚宴上,还有抽奖的传统节目,每个员工都有份,图个乐子。来而不往非礼也,员工们在骨干员工的召集下,每次都会联合送份礼物给我们,圣诞卡有每个人郑重的签名,礼物以花卉和植物为主。

我们中国有句老话,叫做礼多人不怪。这句话,用在德国,说对也对,说不对就不对。如果送礼给私交好的朋友,这句话就中,有多喜欢就送得多欢喜;如果送给你有求于人的当权者或者与你有直接利害关系的人,这句话就差矣,送不如不送,送得多可能错得多。

前面讲了,德国人喜欢联名送礼物给老板、同事和邻居,比如谁结婚、生孩子或者生日等等。一份共同出资的礼物表达的是一种情谊,和送礼者作为一个团队的互助精神,不计较谁出的份子多一点,少一点,既保全了经济有困难的同事和朋友的颜面,也避免了不必要的攀比和打肿脸充胖子的逞强,体现了德国人的一种人文情怀。这种联合送礼我们也常常参与。

但有的礼就送不得,比如给政府官员,这不叫送礼,这在德国叫行贿,行贿受贿败坏社会风气不说,说得严重点,是会受到法律制裁的,是会丢饭碗,甚至坐牢的。我们在德国经营公司的这16年里,没有请政府官员吃过一顿饭,送过一次礼。大家公事公办,井水河水,各不相犯。我们辛辛苦苦地工作,帮助政府解决就业,给政府交税,就尽到了一个企业的责任,可以问心无愧。

前面的故事都是抛砖引玉,最后,我想讲讲在德国幼儿园和学校送礼的情况,这是我最想与大家分享的感受。

751942975693783050_副本.jpg

女儿刚上幼儿园不久,圣诞节快到了,我向邻居请教,是否出于尊师重道的礼节,给老师送份象征性的小礼物,比如一束鲜花什么的。邻居瘪瘪嘴,说:不用,这样有拍老师马屁的嫌疑,不好的。可是我细心观察,发现还是有家长不避讳地给老师送礼,但真的都是薄礼而已,往往就是一块在超市里就能买到的物美价廉的巧克力等等,不会让人有不好的联想。

新年之后,新入园孩子的家长们民主选举了家长委员会,这下所有的送礼问题都迎刃而解了,从那以后,每逢老师的生日和圣诞节,都由家长委员会以所有孩子的名义统一送一份礼物给老师,费用从班费里开支。

无论在幼儿园或者在小学,迄今为止,女儿缴纳的班费差不多是每学期5个欧币,德国人的人均月收入在四位数以上,每 6个月缴纳5个欧币实在不多。尽管如此,老师在每学期的家长会上老生常谈,哪家有困难,可以私下提出来,予以免交班费,并且,老师会为此保密,以免伤害该家长和孩子的自尊。

班费由老师和家长委员会共同保管和支配。这样一来,家长们再也不用考虑给老师送礼的事情,一切由家长委员会统一安排。

德国人的观念是,人非圣贤,都可能有私心,老师也是普通人,如果家长们争先恐后地给老师送礼,甚至相互攀比,那么,就可能导致老师在学校里厚此薄彼,做不到公正、公平地对待每一位学生。这不仅不符合众生平等的人文精神,而且可能滋生校园里的腐败和不公,严重损害孩子们的身心健康,妨碍他们的茁壮成长。

孩子,是每个民族的希望与未来,国家和社会有责任和义务为我们的下一代提供一个健康而平等的生长环境。

强国先立人。还我们的孩子一个干干净净的校园,是每一位母亲的心愿。

图片来源:东方IC

推荐阅读:

德国育儿作家给小学生回信——学会给自己打气

抑郁症也男女有别吗?

称职而非完美的母亲


鸣家简介:杨悦,生长于山水之城重庆。毕业于四川外国语大学。与杨武能合译《格林童话全集》(译林出版社),与王荫祺合译《少年维特的烦恼》(收入河北教育出版社《歌德文集》)。90年代初留学德国,从勤工俭学到成立公司,业余笔耕,以独特视角关注德国历史、政治、文化与社会生活。2019年春出版散文集《悦读德国》(四川文艺出版社)。现为德国迅马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德国川渝总商会执行会长,德国逸远慈善教育基金会理事,德国《华商报》专栏作者,欧洲暨世界华文作家协会会员。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钟情于大自然,热爱哲学、文学、艺术及音乐。

杨悦_副本.png


尾部版权声明_副本.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