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家】吴景娅:斑竹一支箫与笛

吴景娅

09-11 07:00

听广播

斑竹一支箫与笛

525241016798674955_副本.jpg

我住深山老林

饮月华流云解渴

食一山一壑充饥

穿疾风暴雨的衣衫

隐姓埋名


我的一天是尘世的一年

我爱上依偎和被依偎

忘却与被忘却


我是湘妃的遗孤

两个女子的千古泪滴

尧的女儿

舜的妾

我和我的姐姐在同一刻赴死

为同一个丈夫


所以,别叫我湘妃

我只是湘妃竹

我的悲伤从古代的北方

抵达现代的南方

已被迢迢的路程

抹去最后的啼泣

变作一种植物苗条身体上的

纹身


就这样

我在深山老林里

隐姓埋名

无求无欲

我看见了自己三千丈的白发

随风飞舞

落地生根

736357677511868478_副本.jpg

他来了

带着少年的多情与自信

他爱上我倍受岁月摧残的面容

永不放弃的窈窕

他在秋天娶我

春天让我儿孙满堂

他唤我新的名字

说我竖吹为箫

横吹为笛

玉人何处教吹箫的箫

羌笛何须怨杨柳的笛


他说

我是世上最奇妙的管乐

每一个洞孔都住着不同的神仙

他说

我是天生的尤物

身姿性感

音色迷人

他抚摸我的柔情似水

亲吻我的如饥似渴

我突然明白

他是我的原配


从此,我跟随他风餐露宿

一路向南

我是他的芒杖、配剑

花间的一壶酒

孤舟寒钓时的蓑衣

甚至

心猿意马时的那枝桃花

历经劫难

只为渡他的昼与夜

善与恶

737151146950787126_副本.jpg

我是他的大江东去

晓风残月

三十功名尘与土

八千里路云和月

是他对喜玛拉雅的眺望与企图

也是那海拔7千米的等待和相遇


他举起我的手在风中颤抖

缺氧的大脑已是梦里河山

永不融化的冰川

一床最温暖的棉被

掩住我们的小身体

我们的声音便在世界屋脊上长大

长大

像乌云的尖叫

一场又一场的雪崩

地动山摇之后

白高原沉默是金

我听他的心跳

怦怦怦


寄一截湘妃竹

从古代到现在

要走多少年?

要走多少天啊?

图片来源:东方IC

推荐阅读:

舞动丝巾的女子

住在诗韵中的鹅岭


鸣家简介:吴景娅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重庆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散文创委会主任,重庆散文学会副会长,中国西部散文学会副主席,重庆日报集团高级编辑。曾在《人民日报》《人民文学》《散文选刊》《美文》等报刊发表过文学作品。已出版《镜中》《与谁共赴结局》《温柔的西部》《美人铺天盖地》和长篇小说《男根山》等多部作品。中篇小说《爱能飞越仇恨的天空》曾被改编为电视剧在央视八频道播出。曾获重庆首届散文奖,重庆文学艺术奖优秀奖(散文杂文类),中国西部第一二届散文奖,第四届中国冰心散文奖。

吴景娅.png


尾部版权声明_副本.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