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家】江华志:黑颈鹤,栖息静静于念湖

江华志

04-16 07:00

听广播

微信图片_20190412095317.jpg

贵州的草海,云南昭通的大山包,会泽的念湖,都是黑颈鹤越冬的栖息地。

2014年一月底,我们选择了目的地:云南曲靖会泽大桥乡昭通大山包黑颈鹤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白天基本在赶路,好歹有先遣部队探过路,提供路线图和住宿电话,上午10点出发,经过山路十八弯,翻了一山又一山,穿越一个个黑漆漆的洞,晚上7:30终于来到云南昭通会泽县大桥乡小箐垭口一家宾馆,第二天宾馆老板免费当导游带我们去念湖看日出和黑颈鹤的晨飞、觅食。

微信图片_20190412095322.jpg

念湖,位于会泽县大桥乡。距昆明200公里左右,距昭通100来公里。其实它是50年代的一个水库,也即人工湖。原本有一个颇具时代特征的称谓:跃进水库。

微信图片_20190412095106.jpg

“念湖”是摄友们起的,意为恋恋不舍之湖。

念湖不仅以其朦胧的原生态意境,受到驴友追捧,同时也因其朴实无华的人文与如画的风光吸引着摄影爱好者。

念湖的精华,便是每年十一月底至次年三月初来此过冬的“高原精灵”——黑颈鹤,以及随它而至的斑头雁等众多水鸟。

第二日,早晨6:30就被宾馆老板叫醒,让我们赶紧前往念湖看日出看黑颈鹤。

念湖的早晨非常寒冷,我穿上两件羽绒服,帽子手套围巾裹起,打扮成棕熊的摸样,驱车约20分钟,抵达念湖,天仍是黑的。只见缓慢的有光晕从山坳里渐渐显现出来,勾勒出大山的倩影。

清晨,阳光从山坳里钻出来的时候,树梢最先染黄了头,黑颈鹤也苏醒了,它们伸开翅膀,低低地,掠过水面,开始一天最初的鸣唱……

黑颈鹤的鸣唱从黑暗中传来,有点像大鹅,但比鹅的叫声清秀,起此彼伏,还有野鸭和斑头雁也在一起鸣唱。

微信图片_20190412095234.jpg

正午,云开雾散,阳光突然刺破浓雾,天空上飞来几只黑颈鹤,它们站在大海子里,优雅散步,离我是那么地近。

第二天6:30起床,大海子里全是白茫茫一片,啥也看不见。只有回来继续睡,可怎么也睡不着,外面有广西的、成都的、哈尔滨的……聚在一起想看鹤,都有些许失落,因为有的人是在大雾之中艰难前行而来。

事先加了防凝液,车里的柴油还是被冻住了,车上满是霜,如同披上白纱的冻人新娘。想方设法地浇了热水它还是不启动,所以只有等到日出了才解冻。

据记载,黑颈鹤是唯一生活在高原的鹤类,数量极为稀少。在我国,黑颈鹤与大熊猫、金丝猴并列为“三大国宝”。

黑颈鹤和斑头雁总是喜欢在一起,如同友好的邻居。

斑头雁腿短翅膀小,飞得仓仓皇皇,七零八落,不摆阵型不注意姿势,如同一惊一乍的母鸡,反正飞得起来不撞在一起就行,不过,斑头雁的短腿让它们看上去憨态可掬;而黑颈鹤,修长的双腿和脖颈,大大的翅膀,让它们在天空中在岸边都如此优雅。

念湖山坳里的光晕越来越强,我们渐渐看清了湖里或站或卧的黑颈鹤,黑颈黑尾白身,野鸭很悠闲地成双成对地游泳,斑头雁拥挤在一起叽叽咕咕……似乎只在刹那间,那一轮金黄的太阳“哧溜”一声就蹿出了山坳,树梢立即就被染得金黄,鸟儿们也苏醒了,它们伸开翅膀,低低地,掠过水面,开始一天最初的鸣唱……一声两声三四声,渐渐开始成为小合唱。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这么的斑头雁和黑颈鹤,很是惊讶,它们就在头顶和身边掠过,那么多那么悠闲。

忍不住还是出门,雾大得三五米外都看不见,大海子所有植物都结满了霜,树和草都银装素裹,晶莹剔透。只听见鹤们偶尔发出一两声浅唱,在迷茫茫的大雾里更显得无助和孤单。直到接近正午,突然间天空被阳光刺开口子,阳光倾泻下来,云开雾散,赶紧溜进离鹤最近的岸边,偷偷拍了照片。

观鹤,你必须得小心翼翼,看似它们优雅地迈开长腿试探湖水的温度,又低头悄悄看看水里是否有鱼,但其实眼睛里早瞄着有人在缓缓靠近。它们很灵敏,当你小心翼翼地缓缓靠近,距离还有十几二十米,就呼啦啦展翅全飞了。

有一只鹤在离鹤群稍微远点的地方孤零零地站着,犹犹豫豫地想靠近,却又迟迟疑疑。据说黑颈鹤一年只两枚蛋,孤鹤,一般是因失去伴侣失去家庭,难以靠近鹤群,独自活动,充当哨兵。看来,鹤比人痴情忠贞。

大山包,一路蜿蜒曲折,路上牛羊遍地,野鸭在肮脏的小溪边踱步嬉戏。

宾馆老板带我们去它们的觅食地——大山包。

黑颈鹤和斑头雁在地里觅食,目睹着农人和枣红马翻开土地,守在一旁耐心地等待。马儿很想小憩着和我们靠近,但它被主人喝斥着来来回回忙碌着。

黑颈鹤和斑头雁在地里觅食,目睹着农人翻开土地,守在一旁耐心地等待。

致敬我们的土地!我们的农人!我们的牛马!他们和它们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辛劳,你还有什么理由浪费杯中酒碗中食!

淳朴的微笑,单纯的生活,是因为心里有一片净土。

黑颈鹤和斑头雁总是喜欢在一起,如同友好的邻居。

斑头雁腿短翅膀小,飞得仓仓皇皇,七零八落,不摆阵型不注意姿势,如同一惊一乍的母鸡,反正飞得起来不撞在一起就行,不过,斑头雁的短腿让它们看上去憨态可掬;而黑颈鹤,修长的双腿和脖颈,大大的翅膀,让它们在天空中在岸边都如此优雅。

微信图片_20190415150415.jpg

直到念湖近年修人工岛之后生境改变很大,生态遭受毁灭性破坏之后,黑颈鹤也很难拍摄到了,才渐渐放弃这个目标地。

图/江华志 文/葡萄

推荐阅读:

【鸣家】江华志:重庆明星鸟之“活化石”中华秋沙鸭

【鸣家】江华志:重庆明星鸟之酒红朱雀

【鸣家】江华志:重庆明星鸟之叉尾太阳鸟

【鸣家】江华志:为寻棕尾虹雉,昏迷在高原


作者简介:江华志,网名“走遍中国”。从警38年,三级警监。2006年底开始驴行,玩单反。1984年获全国先进工作者称号。2008年开始迷恋黑颈鹤,关注白鹭,逐渐爱上拍鸟。2014年底添置“重炮”摄影器材,开启疯狂的追鸟人生。足迹遍布云贵川、甘南、天津、湖南湖北、广西广东、西藏、新疆黑龙江大庆等地,拍摄数万张鸟类照片。


江华志.jpg


21号新版_副本.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