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家】华万里:读茨维塔耶娃

华万里

09-12 17:00

听广播

416892808818817813_副本.jpg

我们彼此触碰。用什么?用翅膀。

——里尔克


茨娃,我爱你!在这百年之后

比帕斯捷尔纳克的爱

多出十轮太阳!比里尔克的爱,重了千吨黄金!

我不,只在

心中爱,诗中爱,我还要在

群山江海中爱!千古中爱!不朽中爱!

你的爱

像热带风暴袭击了我!你的爱

让我学习

在雷声中抱紧轰鸣!看啊,爱在溃散乌云!

落日的桌面

噩梦被打翻!就像闪电滴下龙涎

风送来麝香

里尔克在对你说:“我们俩人带来最稳秘的欢欣”

茨娃,我爱你!我恨出生太晚

未曾与你同代

只能靠一个晚来的破折号,将我,同你连接

连接于你的出生地莫斯科

童年居住过的奥卡河畔,鞭笞派教徒的集居地

母亲在音乐中

遗传给你的崇高生活方式

若干心灵事件

迷恋过的书籍不会像吻了你的人从旁边走过……

茨娃,我爱你!我与你

竟然相逢于你的《新年问候》!多好

我在书店刚买到的一本诗集——

《在一匹红色骏马上》,我读《空气之诗》、《山之诗》

《终结之诗》、《捕鼠者》……

从第一眼,到最后,仍然是,永远的第一眼!

你高傲的灵魂矗立如大理石柱

眼瞳里,反叛的光

猛烈燃烧!哦!火凤凰,金才女

展翅非鸽即鹰

文字呼啸,词语凌厉,从不屈服!你不想

替上帝做事

你只为诗歌而生!天堂高悬地狱

你的黑色接骨木树枝

并未止住世界散架、苦难垮塌、爱情哭泣!

贫困,痛楚,流放,绝望,幽愤

孤独刺骨呀

叹息也有重量!你虽然听到

有人高喊:“四面八方都是爱情,爱情,爱情”!

但是,遍地三角梅

你怎能击败爱情冬天?你怎能推开爱情落日?

你怎能让爱情

像“一棵树生长得超出了自己”?

不!你只能相信

爱情像生病!即便“这痛苦叫做幸福”!

416892800228839516_副本.jpg

茨娃,我爱你!我爱

在深夜读你和他们一九二六年的三人书信

以及如下诗句——

“一些东西比手干净”

“记忆召唤我们”、“一个灵魂着火了”

“活在天堂的顶点,爱”

“你走路有点像我一样”、“吻一吻额头”

“正好相称于我们的容量和尺寸”

“猫的心不装有爱”

“最好的箭,全都是盲目的!”……啊,啊,啊

茨娃,我爱你!我不倾于

“心,对所有春药

最衷情。”我信奉:“那燃烧得最炽热的一个

将最先去死”!果真如此

我愿!因为

在当代中国诗坛,没有我的茨维塔耶娃

难以找到

同我对话时,很匹配的女诗人

而爱情恰似死亡被撕裂

我的生存有点晕!你在写作中平衡了禀赋和语言

你的天才,如同是为了

“高悬的一切!”

哦,茨娃,我爱你!假设你想得到

“长着四片叶子的三叶草”

那么,如果,允许

我就是你、帕斯捷尔纳克和里尔克三匹叶子之外

另外一匹叶子

你能接受这匹中国叶子吗?你能激动于

这匹迟到的叶子吗?

哦,茨娃,我爱你!大地上

“泥土的春天返回

稳稳地,犹如

女人的乳房”!谁说天空死了?爱情夭亡?

而你,依然晴朗

宽得无雪!真正的痛苦不结果

它只化为烟尘

我要替你找回开花的山楂树,不与春风为仇!

插满刀的远方,等谁?我们

急于做的应当是——剖开伤口,找出花蕊!

哦,茨娃,我爱你!我爱你

胜过爱所有的佳娃、媚娃和仙娃,以及小痛苦

在豆荚里的巨烈炸裂

大诗句

在指甲上的尖光芒!悲愤同平静原本就不押韵

爱人之心非禁果之肉

哦哦,茨娃,茨娃

我爱你!我爱你!今天,神话无风

爱情清澈见底!

图片来源:东方IC

推荐阅读:

七夕之后

我要把那只蝴蝶喊出来

你是我的后花园


作者简介:华万里,重庆人,中国作协会员,1942年5月出生于重庆市北碚区复兴龙王古镇。先后作过工人、社青、小学和师范教师,文工团编剧、《乌江》杂志和《重庆晚报》副刊编辑、文化馆文学创作辅导干部等。1975年开始文学创作,在全国数十家报刊发表诗歌、散文、评论1000余首(篇)。诗歌曾获四川省一、二届文学奖,《星星》诗刊双年度诗歌创作奖,建国四十周年重庆文学奖,2000-2010中国当代诗歌创作奖、首届何其芳诗歌奖、2013中国星星年度诗人奖、刘伯温诗歌奖等省市以上奖励40多项,并入选《新中国50年诗选》、《1985—1986青年诗选》、2006-2010《中国年度诗歌精选》等200余种选本,出版诗集《轻轻惊叫》、《别碰我的狂澜》、《石榴马》、《花雀》等多部。小传被收入多种辞典,部分诗作被译介到国外。散文获首届重庆散文奖。参加《诗刊》首届“青春回眸”诗会。


5f5a161dfd9349b084123deb233fb53f_副本.png


尾部版权声明_副本.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