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部边疆——生机勃勃 繁荣安定(奋进新征程 建功新时代·大美边疆)
人民日报
2022-06-24 08:12

清晨,大兴安岭深处阵阵松涛,獐狍野鹿怡然自得;正午骄阳,二连浩特国门威严矗立,中欧班列徐徐驶过;黄昏落日,阿拉善牧民守望一方沃土;傍晚,鄂尔多斯地下矿井内灯火通明,智能采煤机隆隆掘进……在祖国北部边疆,每天都呈现着这样欣欣向荣的画面。

在党的领导下,身处祖国北部边疆的内蒙古自治区和甘肃省各族人民紧密团结,砥砺前行,全力守护和建设大美边疆。一道更加亮丽的风景线,正呈现于世人面前。

生态北部边疆 筑牢绿色屏障

6月的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乌拉盖草原,齐腰高的绿草如浪花般随风摇动。在哈拉盖图农牧场浩勒宝分场,年过花甲的牧民李成军望着远处吃草的牛犊,满面笑容。

20多年前,当地草场因过度放牧、自然灾害等原因严重退化、沙化。也是从那时起,在当地政府引导下,李成军开始栽树种草,围封修复,同时积极转变传统畜牧方式。“草畜平衡、划区轮牧,减少对草原的负担,改良育种后的牛犊肉质也得到提升,收益翻了倍。”李成军笑着说。多年来,周边牧民也加入到增绿护绿、科学养殖的队伍中。如今,当地草原复绿,成了有名的旅游胜地。

走进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青山翠林,鸟儿啁啾。自2015年全面停止天然林采伐后,砍了30多年树的林业工人周义哲从伐木人变成了护林员,从拿锯斧砍树变为扛锹镐种树,“现在绿色多了、生态好了,熊、狍子、野猪等野生动物也越来越多。森林旅游与林下经济也兴旺起来。”2021年,他所在的内蒙古森工集团还成立了碳汇公司,累计实现碳汇交易2600万元。

大兴安岭、阴山、贺兰山一线,是祖国北部边疆的“生态脊梁”,两侧分布有草原、森林、沙地、沙漠、河流、湖泊等各类生态系统。构筑我国北方重要生态安全屏障,把祖国北部边疆这道风景线建设得更加亮丽,必须以更大的决心、付出更为艰巨的努力。

内蒙古坚持把生态安全屏障建设和生态环境保护摆在压倒性位置,统筹山水林田湖草沙整体保护和系统治理,强化“三区三线”硬约束,将超过50%的国土面积划入生态保护红线。近年来,内蒙古草原综合植被盖度和森林覆盖率实现“双提高”,荒漠化和沙化土地实现“双减少”。

这条“生态脊梁”的西段,是甘肃省张掖黑河国家储备林生态林区,一排排云杉、樟子松、圆柏站得挺拔。“这里曾经遍布砂石料厂,沟壑纵横,一起风,砂石乱跑。现在成了绿树成荫的公园,多漂亮。”张掖市民王建鑫说。

2017年,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问题整改工作启动。张掖市依照历史形成的地形地貌和立地条件,坚持自然修复和综合治理相结合,科学开展大规模国土绿化。截至目前,黑河国家储备林生态林区建设项目已完成造林6万亩,新建蓄水塘坝37座,换填土方973万立方米,栽植各类苗木1890余万株,成为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生动范例。

富饶北部边疆 产业蓬勃发展

“呼隆隆!”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的哈尔乌素露天煤矿,几辆巨大的自卸车往来于矿坑之间。车斗一抬,上百吨的原煤倾泻而下,发出巨响。定睛一看,这些小山一样的自卸车驾驶室内,空无一人。

“2022年,我们的无人驾驶编组累计运输里程13865.6公里。”国家能源集团准能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哈尔乌素露天煤矿副矿长郭安斌介绍,截至目前,哈尔乌素露天煤矿已完成36台卡车无人驾驶线控以及多台工程辅助设备协同作业系统的改造。

身处北部边疆的内蒙古紧跟世界能源技术革命新趋势,延长产业链条,提高能源资源综合利用效率,加快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着力做好现代能源经济这篇文章。2021年,内蒙古共向外省份输送5.8亿吨煤炭;外送电量2467亿千瓦时,占全国跨省份外送电量的15%以上。

传统产业不断升级,新兴产业也在蓬勃发展。内蒙古和甘肃北部是我国重要的风能资源区,风能资源的广阔分布与地广人稀的先天条件,赋予这里开发清洁能源的独特优势。

在甘肃省武威市民勤县,成排的风电机组高高耸立。“得益于武威良好的风能条件,我们建设了额定容量400兆瓦的风电场。”中广核甘肃民勤第二风力发电有限公司风电场负责人杨筱说,自建成投运以来,该风电场已向外输送“绿电”50亿千瓦时,相当于节约标准煤100余万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300多万吨。

目前,内蒙古新能源装机和发电量占比分别达35%和20%,预计2030年新能源发电量将超过火电。内蒙古非煤产业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重达到近60%,经济发展正由资源依赖型向创新驱动型转变、由粗放高碳型向绿色低碳型转变、由分散低效型向集约高效型转变。

开放北部边疆 外贸升级扩容

位于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乌拉特中旗的甘其毛都口岸,一辆辆张贴电子车牌的货车川流不息。“智能卡口”系统扫描车牌信息传送后台验证信息,无人卡口自动抬杆,每辆车通关时长仅10秒左右。

“以前,企业是在货物进口以后才去办理各类手续。现在,企业提前审结,‘智能卡口’自动读取、核碰货物和车辆信息,实现了车辆识别、数据对碰、道闸抬杆、货物验放等连贯自动化作业,通关时长压缩七成以上。”乌拉特海关关长尚贵民介绍。

不久前,满载商品的“天马号”中欧班列从甘肃省武威南站驶出,经霍尔果斯口岸出境发往德国汉堡。“班列共搭载100个标准集装箱,货值近2000万元。”甘肃省商务厅有关负责人介绍,这是甘肃发出的首趟单一品名跨境电商国际货运专列。自2014年首开国际货运班列以来,甘肃相继开行多条国际货运班列线路,初步形成中欧、中亚(中吉乌)、南亚、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四向五条立体开放的通道网络。

开放通道畅通,外贸升级扩容。近年来,内蒙古大力推动“经济通道”向“通道经济”转变、“过路经济”向“落地经济”转型,从货物落地加工到转化增值,从简单的原料中转集散到原料“进口—加工—销售”一体化发展模式逐渐形成。2021年以来,甘肃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累计实现进出口300亿元,占外贸总值比重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近16个百分点;对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成员国累计实现进出口118.3亿元,持续保持两位数的高速增长。

北部边疆既是边疆,也是民族地区,在维护民族团结和边疆安宁上担负着重要使命。4000余公里的边境线,不仅分布着20个对外开放的口岸,还有默默守边护边的各族人民。

在内蒙古阿拉善盟阿拉善右旗巴丹吉林沙漠一段11公里的边境线上,76岁的尼玛和她54岁的儿子哈达布和一守就是51年。如今,尼玛老人一家配备了“沙漠110”对讲机、巡边摩托车等更加先进的设备。“跟母亲相比,我守边护边的形式发生了变化,但不变的是为了祖国坚守边疆。我会牢记母亲守边的初心,继续守护好祖国的边境线!”哈达布和坚定地说。

“我们将深入贯彻总体国家安全观,坚决守住安全发展底线,筑牢祖国北部边疆安全稳定屏障,确保社会更安定、人民更安宁。”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政治部主任王斌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