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州瞭望台|“壁虎人”植树“山的儿子”护林 巫溪森林养成记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2022-03-21 15:25


厌倦了城市“水泥森林”,你会向往青山绿水,在茂密森林里来一次“森呼吸”。地处渝东北的巫溪县,以钟灵毓秀、山黛林密著称,是重庆人微度假的目的地之一。

然而,巫溪却并非天生丽质,相反,生态最差的时候,森林覆盖率仅为8.67%。经过几代人植树造林,这一数据跃升至69.7%,巫溪由此蝶变重庆林草资源第一大县,还先后获得全国森林旅游示范县、全国森林防火工作先进单位、重庆市生态文明建设先进集体、全国生态建设突出贡献先进集体。

人不负青山,青山定不负人。

今天是世界森林日,本期渝州瞭望台,让我们从敢于拼命的悬崖植树人、守得寂寞的三代护林员身上,读懂巫溪人对森林的执念。


因为带头上悬崖种树,年过六旬的林云喜七年前悄然“出圈”。

林云喜种了大半辈子树,那一次的挑战令他又惊又喜,惊的是一不小心就会掉下悬崖、粉身碎骨;喜的是,七年之后,他和工友们在宁厂山体上打石窝窝种下的6万多棵树,如今已绿树成荫。

悬崖植树带头人林云喜在做木工活。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羊华 摄

在自己位于半山腰的家里,林云喜告诉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林业部门找到他说,县里为了治理石漠化,要在宁厂的斑驳山体上种树,苗木和物料已经备好,就是怕找不够人,毕竟悬崖种树是头一遭,有一定的风险。

林云喜掂量了一下,又爽快表示他要带头上。很快,一支100多人、平均年龄50多岁的植树队伍就自发成立,这些“悬崖壁虎人”带着兴奋、害怕和坚韧交织的心情,自带干粮,开始了“飞檐走壁”。

“壁虎人”悬崖还绿后的宁厂古镇。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袁舒含 摄

林云喜说,很多人打退堂鼓,不是怕苦,而是担心安全问题,毕竟站在悬崖上打树窝窝,没有犯错的机会。为了打消工友们的疑虑,林云喜带头踩着最窄不到五十公分的山崖,带领大家上山;有些种树的点位几乎垂直于江面,必须绑绳索吊人下去,在林云喜的示范、组织下,“壁虎人”一次次荡秋千,完成了这一壮举。

像林云喜这样的植树人还有很多,经过一锹一铲种下一草一木,“十三五”期间,巫溪累完成营造林162万亩,其中新(改)造林99万亩,累计实施石漠化综合治理近10万亩。


林云喜“前人栽树”,黄泽飞则是后人护林。

阴条岭国家自然保护区是重庆最高的地方,主峰海拔2796.8米,林云喜在这里的官山林场种过树,黄泽飞和儿子黄金森是护林员,双方相熟多年。林云喜每一次来,都要跟着巡山,看看林场的林木。

黄泽飞父亲是这里的第一代护林员,林场就是他们的家,甚至他的两个儿子,都是在林场接生的。

黄泽飞和儿子黄金森一同巡山。巫溪县融媒体中心供图

每次回忆自己的父亲,黄泽飞都非常难过:“从小,爸爸就带我护林,他也希望我长大后接他的班。爸爸46岁那年,突发疾病,疼得在地上打滚,因为护林站周遭没有人家,更别提有医院了,两个小时人就没了。”

18岁的黄泽飞,毅然接过父亲的班,这一干就是35年。

黄泽飞常年守在阴条岭,与外界很少联系,陪妻子下山的那两个月,是他接触社会最久的一次,也是这一次陪伴,他失去了妻子。

坐在护林站值班室里,黄泽飞搓了搓手,又揉了揉眼睛,对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说;“妻子在林场烧了16年饭,一直咳嗽,等到下山检查时已经晚了,癌症晚期,死时才42岁。”

失去了两个至亲,黄泽飞既悲痛又孤独,好在儿子黄金森懂他。

1985年的护林检查证。巫溪县委宣传部供图

黄泽飞妻子去世是在2018年,彼时,黄金森在沿海打工月入近万。

黄泽飞觉得身体在走下坡路,他想到了传承问题,于是试探性地打了个电话。没想到,黄金森二话不说,就背着行囊回来了。从此,阴条岭有了父子档护林组合,两人各负责几片林区。

黄泽飞说,放弃高薪来护林,钱的确少挣了点,但他更愿意陪着父亲,毕竟他们一家三代,在阴条岭护林超过半个世纪,这种人与森林的感情,很难用语言来形容。

在巫溪县,像黄泽飞这样的护林员,有两千多人。在他们的守护下,巫溪不仅森林面积不断增加,全县43年亦未发生重大森林火灾。


有些林木,为了生态修复,如封山育林的阴条岭;有些林木,则是为了“绿色银行”,如大力发展经济林木。

巫溪县林业局党组书记、局长陈小伟告诉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该县走的是“封、造、管”促进岩溶“林业+”融合发展模式。

在石漠化治理中,兼顾农户的收益,通过人工造林、补植补造、种草养畜(草食牲畜)等方式治理,促进石漠化区域的广大农民群众能够持久有效地增加收入。

巫溪干部群众正在植树造林。巫溪县委宣传部供图

在搁荒地地区,利用小型水利水保工程建设,因地制宜种植水果等经济林木;在耕地造林地区,因地制宜间种粮食和桑树等。与此同时,巫溪县还结合岩溶地质景观资源与几千年传承的“巫文化”“盐文化”,发展特色生态旅游,形成了“以林养山、以山养农,以林促旅、以旅兴林”的绿色经济新格局,构建了“林业+”为一体融合发展的“巫溪模式”。

巫溪脆李的种植户,在这方面尝到了甜头。春赏李花,夏天采摘,带动了乡村游,是典型的经果林反哺农业;三年前,兰英大峡谷补种红叶,在增添一景的同时,也让这里的农户吃上了旅游饭。

巫溪脆李种植户冉大伯一家,去年李子的收入超过6万元,今年,他多申请整治了两亩撂荒地,种上李子苗,作为四五年后家庭增收的主要增长点。

重新披绿的巫溪大山。巫溪县委宣传部供图

陈小伟透露,“十四五”期间,巫溪县党委政府坚持举生态旗、走生态路、打生态牌的路子,做大做优“绿水青山”生态本底,做通做实“金山银山”转化路径,把“绿色+”融入经济社会各方面,奏响乡村振兴进行曲,努力构建“以林养山、以山养农,以林促旅、以旅兴林”的特色林业发展新格局。到2025年末,全县林地保有量达到500万亩,森林保有量达到435万亩,森林覆盖率达到72%,林业产值达到48亿元。


巫溪县人民政府副县长林永:

困局在山 出路在山 希望在山

从生态孱弱到全市林业先进县,巫溪人花了数十年的时间,付出了几代人的代价,完成了这一逆袭。如今,绿色发展已成所有巫溪人的共识。分管林业的巫溪县人民政府副县长林永认为,巫溪高质量发展,困局在山 出路在山 希望在山。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七年前,巫溪人冒险爬悬崖植树,效果明显,今后的植树造林会有哪些提升?

林永:今后,巫溪将紧扣县第十四次党代会确立的“推动高质量发展、创造高品质生活、实现绿色崛起”目标,勇当全市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排头兵和先行者,加快建设长江经济带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先行示范区、长江三峡森林康养目的地和秦巴山区“两山论”创新实践基地,树立长江经济带生态大保护的标杆与典范,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提供“巫溪案例”。

具体而言,一是坚持因地制宜、适地适树的原则科学植树。根据重点区域的地理环境和条件,坚持保护生态为主、工程修复为辅,在不破坏现有植被、不改变现有地貌的基础上,实行分区施策,加强造林科技应用,确保绿化工程质量。二是加强后期管护,巩固绿化成果。对新造幼林地进行封山育林,加强抚育管护、补植补造,建立完善绿化后期养护管护制度和投入机制,确保成活率和保存率。三是政府引导、多方参与。坚持全员动员、全民动手、全社会共同参与,广泛组织动员机关企事业单位、社会组织和公民个人等各方面力量参与义务植树,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积极参与乡村绿化美化。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巫溪以植树造林为突破口的绿色发展理念,将会带来什么样的机遇?

林永:我县劣势在山,困局在山,出路在山,希望在山。一方面群山环绕、山水秀美,一方面地处山区、位置偏远,“九山微水一分田”是县情的真实写照。目前,全县拥有林地面积330572.29公顷,森林覆盖率达70.2%,林业资源是巫溪用好后发优势奋力实现赶超的“资源股”“潜力股”,林业在推进乡村振兴中大有可为。

下一步,我县将以高度的政治自觉,学好用好“两山论”,走深走实“两化路”,充分发挥生态优势,促进森林资源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高质量推进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大力发扬“人不负青山,青山定不负人”斗志和精神,举生态旗、走生态路、打生态牌,做大做优“绿水青山”生态本底,做通做实“金山银山”转化路径,不断提升绿水青山“颜值”,做大金山银山“价值”,努力实现生态美、产业兴、百姓富有机统一。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阴条岭护林员的故事令人感动,护林站条件好了起来,请问巫溪未来还会为保护区做点什么?

林永:为守好这座“山门”、守住这片“净土”,巫溪人民付出了不懈努力,涌现出宾元鹏、黄泽飞、晏成文等一大批护林员“敬业奉献、爱林护林”的先进典型。下一步,我县将继续遵循“核心区管死,缓冲区管严,实验区科学合理利用”原则,严守生态红线,确保面积不减、功能不降、性质不改。一是全力支持配合阴条岭自然保护区加入创建神农架国家公园,构建大神农架区域保护体系。二是进一步加强生物多样性保护,加强对保护区内生物多样性分析研究,分门别类完善保护措施、优化保护方案,严格执行自然生态保护修复行为负面清单,全力保护好自然生态系统和森林生态系统。三是进一步加强区域联巡联护,积极推进建立完善鄂西渝东毗邻自然保护地联盟合作共建体制机制,促进大神农架区域各保护区之间交流融通联动,提升区域生物多样性和资源联合保护能力,形成秦巴山区“共抓大保护”新格局。


不破不立,巫溪从森林覆盖率仅8.67%的历史低点出发,经过几代人接力,将其提升至69.7%;

不慌不忙,做长线规划,从封山育林再到荒山“描绿”,有条不紊地将植树造林工作落到实处;

不折不扣,巫溪每一届政府,都将绿色发展作为头等大事来抓,才有了“重庆林草资源第一县”;

不骄不躁,巫溪没有停留在荣誉薄上,而是继续巩固绿色本底,让所有人共享林业资源的红利。

巫溪作为渝东北区县,在植树造林方面投入得多,获得的收益自然就多。这种绿色发展理念,甚至延伸至城市治理领域,“居住在公园里,生活在风景中”,围绕城市天际线、山脊线、水岸线,通过见缝插绿、拆违建绿、拆墙透绿、垂直挂绿、破硬增绿等措施,打造“公园城市”已成为巫溪人的共识。

如何写好“山”字经?巫溪给出了自己的答卷。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羊华 冉长军/文

袁舒含/视频

赵军/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