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故事 | 历时半年 重庆小伙从新疆骑马4400公里回渝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2022-01-26 16:23
听新闻

记者手记:一人一马,他与“火锅”的这段旅程,不正是多少人心中的“诗与远方”?

“嗒嗒嗒……”1月25日,随着一声声清脆的马蹄声,29岁重庆小伙乐晓雲,成功进入家乡奉节境内。

刚下过雨,乐晓雲深蓝色的斗篷雨衣上沾满雨水。尽管他特意系了一条发带,头发依旧被风吹得有些许凌乱,发带前的刘海快要把眉毛给遮住。他轮廓分明、双眼深邃,单手牵着马绳,不紧不慢地往前走着。

一人一马,从新疆伊犁霍尔果斯口岸出发,途经独库公路、省道101、乌鲁木齐、嘉峪关,翻祁连山,穿秦岭……全程4400公里,历时半年,他终于回到自己家乡。

如果说,骑车旅行是为了寻找远方的风景,那么,骑马旅行本身就是一道风景。

这一路,乐晓雲跨过山川,越过河流;看过了祁连山上的大雪、听过了独库公路草原旁的蝉鸣……有欢乐,有温暖,也有惊险。关于他与“火锅”的故事,还得从半年多前说起……

重庆到新疆

“野马”买了一匹马

乐晓雲说,他就是一匹野马。

他的性子野,2016年大学毕业,工作换了好几个,没一个能留住他。

“朝九晚五,每天坐在办公室,我根本待不住。”既然坐班坐不住,那就创业吧,乐晓雲随即转换了人生的跑道,自己当老板,承包鱼塘养鱼、卖水果,最后却都是不了了之。

野马总归是要出去奔跑的。一个念头冷不丁在他脑中蹦出来:想磨炼自己的心性,不如来一场千里走单骑!

2021年五一之后不久,乐晓雲心里的野马又开始奔腾,一个声音在呼喊着“不能再等下去了!”对啊!他告诉自己:趁现在还年轻,还有时间,有什么想法就应该赶紧去做。于是,他带上五万多元积蓄,把行李装入两只编织口袋,乘坐火车前往新疆伊犁。

5月22日,到达伊犁之后,乐晓雲就开始买马。令他没想到的是,这买马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第一次,他花了21500元买到一匹马,买回来后发现马儿有脚伤,根本没办法远行,无奈下,只能亏了5000元把这匹马卖掉。

他继续在集市转悠,一连好几天都没有选到自己满意的马。当地人总讲,这买马讲“缘分”。一次,他在去集市选马时,在门口发现一匹菊花青马,高度大概有一米六、通体毛发以灰白色为主,就那一眼,乐晓雲知道:就是“它”了!

向马主人询问后,得知这是一匹赛马,不是用来交易的,无奈之下,乐晓雲只能放弃。

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乐晓雲总觉得那匹菊花青才是自己的“理想之马”。他拜托朋友跟马主人进行沟通,最后以32000元的价格购买下来。

他给这匹马取了一个颇有重庆味的名字——“火锅”。2021年7月1日,新疆伊犁霍尔果斯,乐晓雲拿出手机,打开导航App,输入目的地“重庆奉节”,选择步行路线,一人一马,一场未知的旅程开始了。

夜晚遇狼

“野马”与“火锅”相依为命

这趟旅途,却没有他想象中那么“浪漫”。

8月15日,独库公路,天气十分炎热,“火锅”背上受伤了,为减轻它的负重,乐晓雲将25公斤的行李背在身上,牵着它往前走。

在到达驿站休息时,“火锅”突然惊叫起来。这是他第一次看见“火锅”如此惊慌,不熟悉马性的他连忙安抚着,同时沿路打听,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前几天这里还有一只羊被咬死了。”当地民警告诉他这附近有狼,马或许是感受到狼的存在,才会这样。

为了防狼,乐晓雲特意找了家旅馆,这家旅馆可以把马拴在房间外。

夜晚,周围十分安静,旅馆建在一片草地上,四处都是山坡,拴在门口的“火锅”正在低头吃草。为确保“火锅”在自己视线范围内,这晚,乐晓雲把房间的门大大开着。

半夜,“嘶嘶嘶……”听到“火锅”的惊叫,他立即起身拿着手电筒冲出房间,往远处的山坡一照。“不好!这是狼!”乐晓雲心一惊,只见山坡上,一双黄褐色的眼睛在夜色里闪着幽光。

“那个晚上,我有种和‘火锅’相依为命的感觉。”眼前的状况让乐晓雲更不敢睡了,只要他一躺下,“火锅”就会马上变得焦躁不安,围着房间门口的柱子来回踱步。他只能半身依靠在床边,就这样坐着,房间的灯彻夜未关,直到凌晨四点多,实在撑不下去了,才躺下睡了一会儿。

那一夜,附近居民家的牧羊犬叫了一夜,说明狼一直在附近转悠,没有走远。

寒潮下的祁连山

“野马”独自度过29岁生日

然而,旅途中的“意外”还不止这些。

10月23日,由于当地疫情防控政策,乐晓雲在翻越祁连山时,被困甘肃炭山岭镇,他在这个地方的山上住了十多天。

天气越来越冷,一天清晨,乐晓雲走出帐篷,只见帐篷顶部和“火锅”的马鬃都结上了霜。“这样不行,再这样在野外住下去会有危险!”于是,他转了好几圈,终于找到一家没人住的旧房,在门前搭起帐篷又住了两晚。

“走,旧房没人,我把屋子打开,你进去住。马上寒潮要来,你这帐篷根本没法御寒。”打破宁静的是一位藏族大哥,他是这家旧房的主人。原来,藏族大哥发现他搭帐篷住在房外,很心疼,特意过来把旧房门打开,借给他住。

紧接着,当地政府在得知他的事情后,给他送来了面条、煤炭、军大衣……

“最近工作怎么样啊?有没有什么烦心事儿?”11月1日,这天正好是乐晓雲生日,远在广东工作的母亲给他打来电话,唠叨些琐碎家常。此刻,她压根不会想到,自己的儿子现在正在祁连山上,外面零下18℃,他正抵御着寒潮,独自一人过生日。

“我现在想起来既觉得辛酸,又觉得温暖。辛酸的是一人在祁连山过生日,温暖的是受到当地居民的帮助,以及远方的亲人也记挂着自己。”没有生日蛋糕、没有亲朋好友的祝福,乐晓雲以这样的方式度过了29岁生日。

这个生日令他终身难忘。

记满人名的小本子

“野马”也有温暖的一面

旅途中的温暖,无处不在。

“胡安德克、马希艳、苏晓辉、胡明全……”乐晓雲随身携带着一个小本子,记满了人名、地址、联系方式等。

这个小本子,起初是用来盖邮戳纪念的。在这趟旅途中,一路上帮助乐晓雲的人越来越多,小本子也由最初的盖邮戳,变为专门记录人名的小本子。

旅途开始时,乐晓雲就在社交平台直播,分享自己的旅途。后来关注他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有人看到他的视频后,特意跑一趟只为给他送食物。

“他给我的感觉很亲切,就像自己的亲大哥一样。”最令他深刻的,还是在甘肃陇南市,一位叫苏晓辉的回族大哥。

途径陇南时,乐晓雲本来在山上搭帐篷住,苏晓辉担心他在外吃不饱,特意打车,翻越四十多公里的山路,给他送来面包和奶茶。

“这些吃的,你必须拿着!”这是苏晓辉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命令的口吻中带着关心。在之后的旅途中,苏晓辉总是会关注乐晓雲到哪儿了,提前在他沿途的餐馆订餐,托人送过去,没餐馆怎么办?那就送,点外卖送。

“我在网上看到的直播,了解了他的故事,被他这种勇于挑战的精神所打动。”看着眼前这个和自己年龄相仿、晒得黝黑的小伙子,苏晓辉想到自己曾经也有很多梦想,却缺少乐晓雲那般敢于“圆梦”的勇气。

后来,观看乐晓雲直播,已成为苏晓辉的一种习惯。如果直播信号突然断掉,苏晓辉会立马给他电话,确认没事,心里的石头才会放下来。

2022年1月,进入重庆云阳境内,47岁的胡明全,驱车60多公里只为给他送上一盆酸菜鱼。下雨后,担心乐晓雲会感冒,特意熬制姜汤又给他送过去,还买了保暖内衣、内裤送给他。

“你做了我们想做,却不敢做的事情。”这些留言经常出现在乐晓的直播间,最开始他只是想磨炼一下心性,到现在,这一路走来,更多的是感受到了世间的温暖与善意。

当然,随着关注的人越来越多,质疑的声音也接踵而来。有人说他“炒作”,还有人质疑他“虐马”。可乐晓雲根本不在意,这一路经历的辛酸苦辣,或许没人能真正感同身受,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此刻,在他心里的那个关于“梦想”的火苗,越燃越旺。

出发时定的小目标达到了吗?或许,对于乐晓雲而言,“答案”已经不那么重要了。这一路上经历的故事、收获的点滴,才是他这一生最宝贵的财富。

回到家乡的乐晓雲,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火锅”安顿好,然后准备将家乡的脐橙寄给这一路上的朋友们,再计划好好找份工作干,把“火锅”养好。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田韵沁 周盈/文 曾静 受访者/视频 林楠/主持

鸣谢:奉节融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