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喘息服务”让失能老人的儿女喘口气
重庆日报
2021-10-14 06:30 浏览量  
听新闻

家里有一个需要全天陪护的失能老人是什么体验?沙坪坝区土主街道团结湾居民吴馨曾经用“不堪重负”来形容。

吴馨的妈妈刘滨红今年76岁,两年多前,老人因脑梗瘫痪在床,成了失能老人。刘滨红老伴已去世多年,独生女儿吴馨只得把妈妈接到家里照顾起居。

瘫痪后的刘滨红时时刻刻离不开女儿照顾,穿衣、如厕、洗脸、洗澡……都需要依赖女儿,常常大小便失禁,弄得浑身脏臭。

“照顾妈妈是我的责任,眼看她身边离不了人,我辞掉了临时工,专职照料。但我自己也有小家庭,小孩马上考初中,全家各种开销都落在我爱人一个人身上,时间久了,还是不堪重负。”吴馨说。

让吴馨沮丧的是,自己虽用心,但始终缺乏专业照护技能,妈妈逐渐失智,时而发脾气、吵闹。

“有时我也很想请个假休息休息,可谁能来顶替我呢?”吴馨对记者说。

今年6月,吴馨从团结湾养老服务站听到一个陌生的词:“喘息服务”。养老服务站工作人员告诉她,“喘息服务”就是针对被社会忽视许久的失能老人的亲属、照顾者,请专业人员去老人家中照料,或老人接到养老机构照看,既让家属喘口气,也让老人得到更好的康复。

“老人来服务站托管一周398元、一天80元。”吴馨将服务价格和电话记在心头,想着也许有一天真能用上。

一个月后,吴馨腹部莫名胀痛,需要住院检查。征求刘滨红同意后,她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将妈妈送到养老服务站,购买了一周的“喘息服务”。

住院四天后,担心妈妈在服务站住得不习惯,吴馨坚持提前出院了。“我去接妈妈时,刚好看到护理员推着她在小区里逛,妈妈被护理员大姐几句话就逗笑了,看见我还招手呢。”许久不见妈妈笑容的吴馨,瞬间被戳中内心。

三个多月来,吴馨因自己看病、小孩家长会、同学聚会等原因,陆续为妈妈购买了五六次时间不等的“喘息服务”,拥有了些许可支配的、属于自己的时间。她觉得政府推出的这项好政策,比发钱发物更贴心更珍贵。

记者 张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