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时代如何做好青少年近视防控?
大河网
2020-11-21 06:35
浏览量  

“最怕的就是,孩子一查出来近视都已经三四百度了,而家长还全然不知。”从9月份开始,郑州市第二人民医院(下称郑州二院)屈光不正矫治中心副主任蒋利慧,带领近视防控团队一直在学校为学生体检。作为一名眼科专业验光师,她的脸上时常现出难以掩饰的忧虑。

1、小学六年级学生中一半人被筛查出近视

有没有近视、远视?这台仪器一查便知。

近日,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在二七区一所小学的健康体检中,看到医护人员除了常规的眼科检查(视力、沙眼、结膜炎)之外,还增加了电脑验光检查。

郑州二院体检科主任李炎萍说:“今年中小学生健康体检中,特别关注青少年近视防控,我们一次带来5台电脑验光仪,加大检测筛查力度,以保质保量按时完成。”

记者在其中一间临时“验光室”看到,学生的验光检查流程非常严格:每一名学生检查前,医生都会对设备接触部位擦拭消毒;在经过仔细检查后,医生会通过手机扫码,将数据上传网络系统,同时在纸质检查单上做好记录。

郑州二院屈光不正矫治中心副主任蒋利慧说,相比普通的视力检查,电脑验光能更加客观、准确地反映眼睛的屈光状态。测出孩子左右眼的球镜、柱镜(散光)、轴位(散光方向)等结果,就可以给医生的诊断提供数据支撑。

就在近期的综合体检中,医生通过电脑验光等手段,筛查出不少已经出现真性近视的孩子。“孩子已经近视了,但是家长还不知道。”

作为一名专业验光师,蒋利慧最怕的,就是孩子一查出来就是三四百度的近视。“如果在初期发现问题,及早干预,孩子的近视还可能发展得慢一些。”

但在近期的筛查中,医生们发现,很多六年级的孩子,在没到医院散瞳验光的情况下,仅凭验光仪检查,就有一半的孩子出现了近视。

“初中的孩子近视比例更高,到了高三年级,一个班里视力正常的学生基本上是个位数。”

2、郑州青少年学生近视率半年时间上升11%以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小医院的眼科,突然变成了孩子们的“专科”:小小的个头,稚嫩的脸上,却架着一副摇摇欲坠的厚眼镜,甚至连幼儿园的孩子戴眼镜,也成为司空见惯的事。

世卫组织的调查显示,我国青少年近视率排名世界第一!今年6月,国家卫健委发布首部《中国眼健康白皮书》:我国儿童青少年近视眼总体发生率高达53.6%。

特别是今年上半年受到疫情冲击的影响,全国约2亿儿童青少年在家上“网课”。教育部大数据监测显示,今年上半年学生近视率比去年底增加了11.7%。

“郑州市的中小学生近视率有所上升,其中小学生近视率增加了15.2%。”郑州二院副院长白文杰坦言,受疫情和上网课的影响,今年上半年与去年相比,郑州初中生的近视率增加最多,小学生次之,高中生稍微好一些。

“青少年近视问题,已经成为我国面临的重要社会问题!”从事儿科临床工作三十年,白文杰对青少年近视问题感触最深。

在信息化时代,儿童青少年的视觉健康问题已经成为重大的公共卫生问题。白文杰说,青少年近视不光指小学、初中、高中学生及大学生。学龄前儿童也包括在内,高发、低龄化越来越明显。

3、组织专家队伍连续4年摸底全市中小学生近视状况

“2018年,总书记作出关于我国学生近视问题的重要指示精神以后,我们在原来工作的基础上,加强了青少年近视的防控力量。”

根据《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的标准和实施细则,郑州二院专门抽调小儿眼科、验光部、屈光不正矫治中心的专家,成立了一支“专心”青少年近视防控的队伍。

作为郑州市眼科医院,郑州二院今年承担了2.5万名郑州市属学校的综合素质体检。“重点是加强青少年屈光不正状况的检测,同时建立独立的视觉档案。”在二七区,2万多名中小学生视力筛查的结果,同样也录入到了“视觉档案”中,并将体检结果及时反馈至学校和家长。

其实对二七区数万名中小学生的近视筛查,郑州二院已经坚持了4年。整个郑州市,尤其是二七区不同年龄段的青少年近视状况,专家小组已经摸底调查清楚。

几乎每一所筛查学校的数据,专家组都有详细记录和分析:“通过大范围、大样本、不同年龄段的学生近视率数据对比,发现前两年近视率是有下降的,说明防控工作取得了一定效果。”

但现实却如同一场艰难的拔河比赛:今年上半年近视率的“强力反弹”,一下又将专家们的防控成果甩出老远。

而今,这项防控青少年近视的工作目标,也不得不从“降低”近视率,调整到“减缓”近视的发生。

4、近视率上升主因:电子产品依赖+作业负担+户外活动减少

随着近视低龄化带来的病程延长,人群中近视程度的分布已经向高度近视演变,进而产生各类眼底病变,造成严重的永久性视功能损害。

“从临床接诊的情况看,儿童青少年近视的年龄范围在扩大,近视程度也在增加。”白文杰说,造成儿童青少年近视率高发的原因,有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是电子产品的大量使用、过度使用。“近距离面对电子屏幕,导致眼睛长时间的注目、瞬目减少和疲劳等,对视力产生较大的损伤。”

其次,是儿童青少年户外活动过少,孩子们缺少在空旷场所远眺的机会,无法对眼睛疲劳进行调节。同时,睡眠时间减少,近距离用眼过长、过早。

再次,原来能够有效减缓、预防青少年近视的眼保健操,近些年虽然重新引起了学校的重视,但重视程度有待提高。眼保健操还没真正起到应有的作用。

最后一个重要因素,是孩子的家庭作业繁重,导致过度用眼和不良用眼习惯。“尤其是学龄前的儿童(3~6岁),现在也有了学业负担。”白文杰的调查发现,除了学校的课业负担过重之外,家长在关注孩子学习成绩的同时,忽视孩子近视的严峻性,认为近视不是大不了的疾病,也是导致青少年近视率上升的因素之一。

5、眼科专家防控青少年近视责无旁贷:守护未来之光,值得!

看似不会马上危及孩子身体健康的“小问题”,但是要将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有效干预,却需要医务人员投入大量的时间、精力,去做很多非常细致的工作。

今年以来,按照郑州市卫健委的要求,来自郑州二院的9名包括眼科专家的健康副校长,已经进驻郑州市的9所中小学。

“健康副校长对学生综合健康素质的提升,尤其是近视的防控责无旁贷。”目前,这9名健康副校长已经和学校进行了对接沟通,并制定了相应的干预措施。

除此之外,由郑州二院建设的4所健康小屋,也设置进了中小学校园。而健康小屋的重点,同样是以眼科疾病和青少年近视的防控为主导。

该院体检科主任李炎萍说:“每一名学生,都建立了健康管理档案和视觉档案。通过连续、动态的视觉监测,对青少年的视力健康进行管理。”

通过5万多名中小学生大范围、大样本的摸底以后,郑州二院将和学校以及教育主管部门联手,结合健康副校长、健康小屋等健康管理系统,进行科学的、有针对性的、系统的防治。做到早监测、早发现、早预警、早干预,加强视力保健管理。

目前包括健康科普讲座、健康现场指导、专家巡讲等活动,已经开始走进校园。

郑州二院院长孙世龙说:“作为郑州市眼科医院,我们深感压力和责任的重大,确实需要全方位、多部门的共同参与。孩子是我们的未来,守护他们的视力健康,就是守护我们的未来之光!”

大家看到的,是孩子们灿烂的笑脸;看不到的,是这些眼科专家在幕后默默的付出和努力。

“不敢说能将近视率控制住,只要能延缓近视的发生,就是现阶段的胜利。”在郑州二院这些眼科专家心里,儿童青少年的近视防控工作,他们责无旁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