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当春风吹拂的时候(组诗)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10-18 13:01 浏览量  

听广播

文/唐诗

每天为这里写首诗

此时,站在核桃村

我对自己说

每天为这里写首诗

写核桃村的人都是硬核桃

性格坚强,勤劳,团结,不惧雷电风雨

无论哪一颗

一旦被幸运砸中,露出的

必定是喜悦的果仁

还有一股脱贫致富的清香味

写核桃村的博士书记

他用知识、科技加向往,如一股春风

带领村民朝前飞奔

没有谁再站在

痛苦一样分岔的路口垂头叹气

写核桃村的公路宽又亮

好似飘舞的玉带,又像飞驰的乐谱

感谢筑路者

他们在岩石中攻坚,在骨头里克难

在汗雨滂沱间幻想并创造出

客车过去,货车过来

往返的全是幸福

写核桃村的一年四季

春天的插秧人,阳雀声落在手背像小雨

夏天壮如牛,七月正肥

秋天红高粱燃醉了父亲酡颜状的山坡

冬天打核桃

铁皮星辰滚滚而下

我写得更多的是核桃村醒得很早的黎明

梦中的花朵

移到原野上绽放,宛如图画成记忆

五色绚烂

这种时候,心思辽阔

无论天空有云无云,都一定会找到

我所爱的晴朗

哦!每天为核桃村写首诗

注定是我的自豪

同时坚信:核桃是最好的文字与词语


深山梅花

你从城市到山村支教

一座希望小学

站在向阳的坡上迎接你

学生把你称为深山梅花

他们亲你,爱你

说你不但漂亮,而且还有好闻的香味

他们在课堂上

目光专心致志地盯着你

下课之后

围着你嬉闹,你像个乐园不停地转身

当傍晚急急赶来

大雪深处,你并未匆匆入睡

而是伏案批改作业

窗外梅花怒放

你的面庞静静地闪烁着青春焰辉

笔下流泻出红色勾勾、叉叉

问号、惊叹号

有夜风来语——

你从未得到过一个完整的夜

某一天,为你留下终生难忘的记忆

上午的天空,乌云密布

大雨打湿了小学校,山摇地晃

但孩子们坐得很稳

他们望着你的眼睛如何改变泪水

学着怎样把雷声放进抽屉

而闪电瞬间照亮黑板

像把你的银钥匙,一扇扇地,打开智慧之门

知识之窗

课堂顿时明亮

迷雾散开,天空晴了一角

校园的钟声响得繁花似锦,清风拂书

课本不再荒芜

手指在字里行间逐去空寂

诵声琅琅

盖过了雷雨的轰鸣

啊!深山梅花

多么的美,你在让灵魂脱贫

希望上升


唐三爷走了

唐三爷走了

带着落日

带着他喜欢的唢呐声

唐三爷走了

村子空了很多,他的汗水

还在岩石上流淌

唐三爷走了

他倒在扶贫攻坚的硬仗中

小山坡上

多了一座沧桑的土墓

唐三爷走了

每一棵树都记住了

他的微笑

欢乐而艰辛

唐三爷走了

但我仍看见他在山歌中

缓缓归来

唐三爷走了

核桃的清香,四处弥漫

盖住了悲哀


夜空下

在明亮的夜空下

我和这里的山,昂起头,几欲

将月光和星光痛饮

这时不需要月光的茉莉花香

也不需要星光甜美

只希望

今夜所在的山村,风平树静

这里是一个皎洁的地址

虽然脱贫的风还在吹

致富的路边

还有不少座荒山野岭,但乡村公路

却在一条条蜿蜒而至

新农舍

也在一座座移过来

我想把群山挤开一条缝

放进来更多春风

我想取一片白云题诗,然后放在天上飞

让文字化成鸟语花香

静静滴落

让梦更接美梦,让美梦成真

恰似万树花开

有着共同的香气

让假设向成功靠近,每一步

不留遗憾

即便蝴蝶的阴影

明亮的夜空让我遐思辽阔

我当取个大星斗作灯,照到太阳出来

山村焕然一新


早晨的濑溪河

濑溪河,真巧,你刚睡醒

我即睁开眼晴

夜亮了,我们一起黎明

你流出带险滩的梦境

我的诗歌

同你一起,引着一河源源不绝的词语

不慌不忙地,悠悠流动

仿佛缓缓走路

你流经疫情离去的故乡

用鸟鸣抹去阴影

你流经老宅,在柴门前门

将她

洗成清水枙子

你流向心状的太阳

生长光芒的地方

你流向我和她的爱情时顺风而行

带着我们的渴求

你的水声

濑溪河,你早,我们一起流吧

欢乐随行

幸福在远方


桃花山

可以说,我到时

你迎面而来,左肩担着白云,右手

举着一枝桃花

喊我:“快来看!快来看!"

哦,此时,你窈窕

我很帅

经过去年的一场雪后

你的花开得早

开得好

我在一阵粉红的惊艳中

更爱你了

你以满天红云作深情的比喻

你赠我一座山的香气

我来,不只看花

不只让你映照身上的花影绰约

我来,还有另外的事情

那就是

坐在树下,等待你的花开结果

我真想倒在风中

睡在坡上,闭上双目,让眼角

悄悄沁出你的花露

还有,冥想

一对蝴蝶似微风

同时让你的枝丫

伸进我的爱情,成怀念


在农家小院旁看见蓝蒄

噢!我看见了你:蓝蒄

在茉莉的白光

闪烁之后,在我高于你七尺左右

在一阵莫名其妙的

恐慌中

噢!蓝蒄,你这着蓝裙衣的农家少女

你这清纯的面庞,两颊上

涂着天堂圣光

你这深山中的蓝姬,你这带花瓣的梦

我怎能忽略,怎能遗忘

噢!蓝蒄

我选择了你,喜欢上你

但仅短短相别一年

我重来时

院已迁,人不见,花在凋

冷风拂面

惆怅复惆怅

天空,像一张忧郁着额头的纸

此时,我不

知道站在什么颜色的太阳下

也不清楚

你到何处开花去了

可否还记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