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名提案|开辟“绿色通道”组建投资母基金 委员联名呼吁加强西部陆海新通道统筹协调力度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05-23 06:00 浏览量  

听广播

相关新闻:“共舞”陆海新通道|住渝全国政协委员涂建华:通道助推西部民营制造业“走出去”“请进来

贵州汕昆高速公路马岭河大桥。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供图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5月23日6时讯(首席记者 黄宇)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已于5月21日在北京开幕。今年,住渝全国政协委员带来多份联名提案。在《关于加强西部陆海新通道统筹协调力度助推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提案》中,委员们呼吁,国家对西部陆海新通道沿线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开辟“绿色通道”,组建陆海新通道(国际)投资母基金,推动跨区域重大项目和事项顺畅开展。

现状》》

从宏观顶层设计到具体实操 正加紧筹建运营组织中心

2019年8月,国家发改委印发了《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明确提出建设以重庆为起点的两条主通道,支持重庆建设通道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牵头建立省际协商合作机制。

火车行驶在高速铁路上。宁夏新闻网记者祁瀛涛摄

2019年12月,国家发改委印发了《2020年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工作要点》,明确了通道建设2020年重大项目、合作事项和政策创新39项重点工作,其中涉及重庆牵头11项、配合11项。

为建设好、实施好西部陆海新通道,重庆成立了以市长为组长的领导小组,加强对重庆市推进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统筹力度,并于2020年4月出台了《重庆市推进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实施方案》《实施方案》的出台,推动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从宏观顶层设计到具体实操层面的落地。

西部陆海新通道国际铁海联运班列。 重庆沙坪坝区供图

据重庆市政府口岸物流办统计,过去一年,重庆主通道规模不断扩大。2019年,重庆枢纽开行铁海联运班列(重庆一钦州港)923列、国际铁路联运班列(重庆一河内)71列、跨境公路班车(重庆一东盟)1252车,班列开行数较2018年同比增长51%、148%、29%,继续保持良好増长态勢。今年一季度受疫情影响,班列开行数量有所波动。铁海、铁铁、公路三种模式分别开行169列(下降14.2%)、23列(增长92%)、403车(増长118%)。

目前,重庆已形成运营组织中心的建设方案,正按程序加紧筹建。同时,依托重庆南向通道公司,加强与贵州、甘肃、新疆、宁夏等省区沟通协商,目前已达成初步共识,接照“三统一”(统一品牌、统一规则、统一运作)原则,打造跨区城综合运营平台公司。以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为契机,加大与四川协商カ度,争取共建跨区域运营平台。

困境》》

基础设施、政策保障、扩大开放等方面还有待提升

住渝全国政协委员们认为,作为我国重要的战略性、国际性、区域性合作平台,西部陆海新通道对于提升区域互联互通和开放开发水平,促进形成优势互补、高质量发展的区域经济布局,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和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湛江港作为广东亿吨大港、北部湾港口群龙头港和西南地区传统的主出海口,在加强西部陆海新通道的联动作用中,湛江港不可或缺。湛江日报社供图

目前,国家相关部门按照职能分工加强指导、全力支持,东盟国家密切关注、积极互动,沿线13个省区市和湛江市迅速行动、加强配合,重庆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全面谋划,主动作为、务实推动,西部陆海新通道已经完成顶层设计,多数沿线省区市形成实施方案,高质量建设陆海新通道的思路、目标、任务、措施和政策保障细化明确,中央部际协调机制、地方省际协商机制框架基本形成,主通道建设、运营组织中心和配套物流设施加快建设和整合。

总体来看,国家发改委印发《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以来,高质量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取得了阶段性成果。

但是,陆海新通道在基础设施、政策保障、扩大开放等方面还存在一些问题,主要是铁路网络建设滞后,公路通行效率、港航设施及集疏运体系等基础设施短板突出,运输组织、多式联运效率、通关便利化、物流综合成本等关键指标对通道建设支持带动性尚弱,国际合作和政策创新有待强化,国家层面统筹协调力度需要加强。

建议》》

对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开辟“绿色通道” 组建陆海新通道(国际)投资母基金

基于广泛调研研究,住渝全国政协委员们从提升通道能力和枢纽功能,加大投融资和铁路运价支持力度,扩大通道对外开放和国际合作,形成中央总体协调和地方区域联动的工作机制等方面提出建议:

完善基础设施,提升通道能力和枢纽功能。由国家发改委牵头将渝贵高铁、涪陵至柳州铁路纳入国家“十四五”规划,尽快启动前期工作。由国家发改委牵头,联合交通运输部加大对重庆国家物流枢纽建设支持,将重庆陆港型国家物流枢纽、空港型国家物流枢纽、生产服务型国家物流枢纽纳入2020年国家物流枢纽建设名单。由国家发改委牵头,交通运输部和国铁集团共同对西部陆海新通道沿线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开辟“绿色通道”,实行优先立项、优先审批、优先建设。

中国西部科技创新港 陕西日报记者王睿摄

强化政策保障,加大投融资和铁路运价支持力度。由国家发改委牵头加大中央预算内投资、中央专项资金、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对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的支持力度。由中国人民银行、证监会牵头,争取由中国投资公司、进出口银行、国家开发银行等机构共同出资,组建陆海新通道(国际)投资母基金,加大对通道沿线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发展支持。由国铁集团牵头尽快出台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量价捆绑政策,放宽政策覆盖的站点、线路和货物品类限制,进一步优化车流组织,在通道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及沿线省份重要物流节点设立集装箱还箱点。

提升开放能级,扩大通道对外开放和国际合作。商务部、外交部联合加强对西部陆海新通道国际合作方面的顶层设计,建立与东盟国家合作机制,支持内陆地区参与中国—中南半岛、孟中印缅等南向国际经济合作走廊建设,扩大国际经贸合作。由海关总署牵头,加强与通道沿线国家的关际协作共建,推动信息互换、监管互任、执法互助,并对内陆口岸开放给予更大支持,正式开放重庆、成都铁路口岸,设立进口粮食、肉类等指定监管场地,建立内陆与沿边沿海口岸之间的转关货物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实现应转尽转。

重庆国际物流枢纽园区。 重庆沙坪坝区供图

加大统筹力度,形成中央总体协调和地方区域联动的工作机制。由国家发改委牵头,加大政策引导力度,推动跨区域重大项目和事项顺畅开展。提升协调解决跨区域重大问题效能和区域合作水平;推动省际协商互动,定期召开省部联席碰头会议;探索相关共建省区在重庆联合办公;推动《多式联运法》立法研究,健全多式联运标准体系;推进铁路运单“提单化”,支持开展铁海联运“一单制”试点;依托通道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联合通道其他枢纽节点,统筹铁路、水运、海关等监管部门和跨境贸易关联机构数据,建设统一开放的通道公共信息平台和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加快编制“西部陆海新通道指数”方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 报料微信:hualongbaoliao,报料QQ:3401582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