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医三院·好医声】新疆小伙重庆寻医记:两次手术挽救家里的两个顶梁柱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2021-04-07 06:32
浏览量  
听新闻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4月7日6时讯(文/薛传真) “我在重庆没别的亲人了,你们就是我的亲人,欢迎你们到新疆来玩。”在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以下简称附三院)泌尿外科的病房里,老张(化名)握着泌尿外科副主任支轶教授的手泣不成声,不断地说着感谢的话。两个月内,附三院的医生们用两场手术,挽救了这个家庭中的两位“顶梁柱”。老张一家与附三院的故事要从大年初三的那个晚上说起......

从机场到急救室 4小时极限抢救

小张(老张的儿子)是来自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的一名蒙古族小伙子,今年32岁。春节前后他骑电动车时不慎摔倒后,右眼突发失明,在当地卫生院治疗后不见好转,遂决定坐飞机前往温州治疗。

大年初三(2021年2月14日)晚上,小张与妻子一同飞往温州求医治疗右眼。在飞机上,小张腹部突发剧烈疼痛,出现恶心呕吐症状。家属在重庆中转时当机立断,马上送他到离机场最近的医院——重医大附三院进行治疗。

入院检查后,他被确诊为肝破裂、失血性休克,且腹腔内有大量积血,情况极度危险。“其实小张摔倒当天,腹部就出现间歇性疼痛,但他没放在心上。”肝胆胰外科郭鹏教授介绍,小张突然出现腹部剧烈疼痛,若不立即手术,就会有生命危险,所以科室以最快速度做好了手术准备。

郭鹏教授正在抢救小张。受访者供图

2月25日凌晨4点,手术开始,医生在术中发现小张肝损伤十分严重,腹腔内积血2000多毫升,情况比预想中还要棘手。幸运的是医疗团队经验丰富,在郭鹏教授带领下,手术团队为小张进行了“肝叶部分切除术+肠系膜根部修补+肠粘连松解+剖腹探查术”,切除部分肝脏,及时缝合止血。经过4个小时的紧张手术,天色早已大亮。看着小张转危为安,医生和家属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放了下来。

小张和家人表示感激:“幸亏重医大附三院离机场近,加上医护人员及时救治和高超的医疗技术,救了我一命,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感谢每一位尽心救治的医护人员。”

被医技医德折服的儿子 把重病的父亲安心托付

3月23日,老张从新疆赶到重庆。老张此行的目的不单是探望儿子,还有一个目的是看看附三院能不能把他的前列腺癌也治好。

小张告诉我们:“去年年底的时候我父亲就查出来前列腺癌了,是个晚期。当时父亲选择了保守治疗,想安安心心陪我们过个年。”没想到因为小张出事,家里的这个年过得并不顺利。“要不是这里的医生救了我,我真的不知道会怎么样。父亲身体很不好,女儿也才只有10个月大…”想起当时的经历,小张至今感到后怕。

小张说刚做完手术的时候,因为伤口很疼,所以脾气很暴躁“疼得忍不住的时候还说过脏话”,但是医生护士依旧报以理解和体贴,这让他反而觉得怪不好意思的。“现在我见到医生和护士都要鞠躬问好,他们还觉得很惊讶,哈哈哈哈”。

经过几天的住院治疗,感受着医院无微不至的关怀和专业有效的治疗,小张对重医大附三院信任与日俱增。他和妻子商量着让父亲也来这里做手术,“就觉得这里(附三院)是我们就医体验最好的一次,而且打电话问过家里的叔叔,他也听说过这里,说这家医院不错。”小张的妻子说到。

为了病人健康 再麻烦的事都不算事儿

泌尿外科副主任支轶教授介绍:术前通过前列腺MRI、盆腔CT阅片,结合前列腺穿刺活检结果,考虑(老张)为高危、局部晚期前列腺癌,建议前列腺癌根治术,必要时需要进行盆腔淋巴结扩大清扫。

在泌尿外科的手术中,前列腺癌根治术属于比较复杂的手术之一,不仅手术过程步骤多,操作精细程度要求高,要开展这项技术必须要数年经验的积累。支轶教授告诉记者:“手术既要彻底切除肿瘤,又要保留好患者的尿控等功能,实际上是非常困难的。而且检查后医生还发现病人体内的癌细胞已经发生了淋巴结转移,经过慎重考虑,为了减少复发几率这种情况下需要进行淋巴结扩大清扫。”

据了解,高危病人进行淋巴结扩大清扫约有15%的人群可以从中获益,但是做淋巴结扩大清扫会增加手术时间和风险。对医生来说,这是个“麻烦差事”,因此部分医院出于多种考虑并未常规行淋巴结清扫术。“为了减少病人术后复发几率,延长生存时间,我们认为这次的手术做淋巴结扩大清扫是有必要的。”支轶教授说。

支轶教授在为老张手术。受访者供图

3月24日是老张手术的日子。术前经过专家们的讨论研究,确定了老张的手术方案,并跟家人做了细致的沟通,老张一家人对这次手术很放心。考虑到老张今年已经56岁了,医生选择了微创手术,利用腹腔镜进行了前列腺癌根治术和盆腔淋巴结扩大清扫,手术持续了3个小时,术中出血量仅60毫升。术后病理结果也证实,老张双侧多个淋巴结都存在转移病灶。

扫出来的手术标本。受访者供图

家里的“顶梁柱”还没塌 生活更要向前看

3月29日下午,重庆难得的阳光明媚。第一次去采访老张的时候,他正带着小孙女在外散步。如果不是还插着尿管,看不出是刚做完癌症手术的病人。“手术第二天我就下床并进食了,现在出门散步什么的都不用人扶,我看医院周围环境很好,就出去走走了。”散步回来的老张把孙女交给老伴,跟我们说起了住院这段时间的感受。“医生护士们照顾的都很好,感谢你们!多亏了你们!我们一家人都感谢你们!”老张不断重复着感谢的话,早已泛红的眼眶里流下了泪水。

老张握着支轶教授的手不断说谢谢。薛传真/摄

在家里两个“顶梁柱”住院期间,一直是小张的妻子跟着婆婆一起忙前忙后照顾着病床上的二人。受老人情绪的感染,她也一时情难自禁:“可能在医生看来,这就是他们日常的工作,但是我的爱人还有我父亲,都是一个家庭的支柱,所以这(手术)对我们来说真的是改变了我们家庭的命运。”

或许,在附三院的这段经历,不仅仅是改变了老张和小张的命运,还在襁褓中的小小张她命运也因此发生了一些改变。小张的爱人抱着襁褓里的孩子说:“那天支教授做完手术,我就跟我爱人说,我要让我的孩子学医。因为经历了这些我觉得人要珍惜自己的生命,在有限的生命里做点有意义的事。像医生这样每分每秒都在抢救别人的生命,这就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一家人与医护人员合影。薛传真/摄

采访结束,记者与小张一家人挥手告别,而支轶教授还在跟小张叮咛着:过几天老人就能出院了,回新疆以后有任何问题,都可以随时和我们医护人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