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群英谱 向最美青春“逆行人”致敬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02-15 07:11 浏览量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2月15日7时讯 青春最美的颜色,是面对突发疫情炽热的心火;青春最美的颜色,是面对家国有难将爱汇成河。援湖北守重庆,生与死的漩涡,往来命运的颠簸,如律动的心跳,跟随内心的选择,我们来这……

已亥冬、庚子春,一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全面打响。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连续数日,成千上万名直面病毒的“逆行人”,为抗击疫情坚守在各个岗位,日夜奋战在实验室、社区、高速路口……

重庆市铜梁区中医院也有这样一群最美青春“逆行人”,他们将生死置之度外,全力守护着群众健康;他们不辞辛劳,离开家人,奋战在抗疫最前线;他们坚韧不拔,始终坚守岗位,不畏风险,无私奉献;他们是与死神搏斗的战士,他们是和时间赛跑的英雄。今天,我们一起走进铜梁区中医院,一起见证他们的最美青春。

出征武汉的医疗队队长张敏

“作为队长,也作为你们的大姐姐,我要对你们负责,要带你们平安回到家”,36岁的张敏对正在一遍一遍练习穿脱防护设施的3个“90后”队友说。

和同事告别的张敏(右) 院方供图

从临危受命为第一批援助武汉医疗队队长的那一刻开始,她就深深知道肩负的重任,在进入临床工作前,每天,当大家都进入梦乡了,她还在观看培训视频,回忆着老师讲解的重点及细节,生怕漏掉了蛛丝马迹。白天,组织大家在宿舍练习穿脱防护服,没有隔离帽,就用浴帽代替,一遍又一遍,有一点错都要重做,几遍下来,已是汗流浃背。这样一丝不苟的态度,同样带到了她的工作中,执行医嘱、密切关注患者的各项生命体征,输液、吸氧、雾化、呼吸机护理、生活护理等,每一个轮班下来,衣服都是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因为患有地中海贫血,她常伴有呼吸较快、有气无力、缺氧的症状,但她不光出色地完成了每天高强度的工作,还严格地要求队友,个子最小的她释放着大大的能量,保护着病人、自己和队友。

张敏 院方供图

出征那天,5岁和7岁的儿子打电话过来说:“妈妈我想你了”,一向成熟稳重的张敏泣不成声。她也是为人女、为人妻、为人母,对于家人,也有太多的牵挂和不舍,对于疾病的未知,也会有所害怕,但她深知“治病救人”是每一位医务工作者的天职,所以,当接到支援湖北的命令,仍然义无反顾,奔赴战场。

驰援武汉的“90后”护士陈璐

得知“新冠肺炎”疫情后,27岁的陈璐主动申请到急诊科一线工作,后知院内号召重症医学专科护士驰援武汉,曾在重症医学科工作过的她毫不犹豫地第一个主动报名。她说:“我曾在湖北读书,好多同学现在都奋战在抗疫工作的第一线,我想尽我所能去帮助她们”。

剪去长发的陈璐 院方供图

2月2日,出征武汉前,为了减少患者和自己的感染风险,她剪去了长发,留起了寸头。2月6日,她正式进入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临床一线工作。从她的日记中看到,虽然每天精神高度集中、工作任务繁重、危重症病人离世等等让她心里压力很大,但她并没有退却,还拿出上班之前准备好的小纸条,画上笑脸,鼓励患者积极面对疾病,增加其战胜疾病的信心。

学习防护知识 院方供图

她说,面对病魔及备受病魔折磨的患者,我更加懂得生命的意义,我更加坚信我来这里的初衷,我愿直面病毒和死神,奉献微薄力量,减轻患者哪怕一丁点的痛苦。我更要管理好自己的情绪,调整好心态,尽可能平静地面对逝者,因为还有其他活着的病人更需要我们。

支援湖北的“80后”医生张刘

“疫情面前,每名医生都会选择到前线去,我只是做了一名医生该做的事情,我相信任何医生都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在2月11日重庆市铜梁区中医院第二批支援湖北医疗队出征仪式上,34岁的重症医学科医生张刘这样回答道。

即将出征的张刘 院方供图

“此次到湖北省孝感市抗击疫情的最前线支援,我是本院医疗队唯一的男同志,所以,我要尽最大努力,把这批女同事平安地带回来”,这是出发前,作为第二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长张刘许下的承诺。

和驰援同事交代工作 院方供图

张刘的妻子黎群瑶也是重庆市铜梁区中医院心病科的护士,她所在科室的日常工作和防控任务也相当繁重,此次张刘远赴湖北支援,照顾两个孩子、家中老人的担子落在了妻子身上,但她却毫无怨言,再三叮嘱张刘要照顾好同事和自己,不辱使命,不负重托,平安归来!

谎称“外地学习”的“70后”医生傅旭东

除夕夜晚上,重庆市铜梁区中医院消化内科主治医师傅旭东,接到去本区新冠肺炎定点救治医院石鱼院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命令。“出征”前,傅旭东反复轻声叮嘱正在帮他收拾行装的妻子:“不能告诉老母亲,怕她担忧,如果问起来,就说我出去学习去了”。

傅旭东医生 院方供图

为患者采样 院方供图

第二天清早,傅旭东趁71岁老母亲熟睡之际,轻手轻脚出了门,奔向了战“疫”的最前线。傅旭东在隔离区,忙着收治患者,忙着采样、诊断、开药、观察、测量,还要把隔离后经多次病毒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者送出隔离病房,累了就在办公室椅子上打个盹,一天只能间断式打盹两三个小时,整个人眼圈都是黑黑的。他满脑子装的都是工作,被前去采访的记者问起时,甚至不能完整说出自己和妻子的电话号码。(重庆市铜梁区中医院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