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医抗疫日记丨在这里,有人依旧怕药苦、怕天黑,却唯独没人怕病毒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02-14 14:45 浏览量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2月14日14时讯 今年春节,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防控阻击战,在中华大地打响。时间就是生命,疫情就是命令。无数的白衣战士放弃了团聚的期盼,义无反顾地冲向抗击疫情的战场。

战“疫”打响之后,綦江区中医院护理部先后抽调了60多名护理人员,参与到綦江区人民医院感染病区、綦江区中医院两个院区预检分诊、二级车站和綦江南高速出口人员筛查、古剑山隔离观察点的工作。

她们像天使,抛下小我,舍去小家,义无反顾奋战在各条防疫战线;她们像一朵无名的小花,时时刻刻吐露着芬芳,温暖抚慰疫情带来的伤痛。綦江中医院护理人,以切实的担当谱写出这首战歌,涌现出许多可泣可歌的事迹,彰显着綦江中医人坚决打赢战“疫”的信心和决心! 今天让我们走近綦江中医院心病科骨干护士令狐锐,通过日记了解她的战疫故事。

令狐锐和同事合影 院方供图

“我不怕,真的一点都不怕”

2020年2月2日 星期日 阵雨

已记不清有多久没有再写过日记,此刻躺在床上,听着外面哗啦啦的雨声,双眼已经开始胀痛,但却没有一点睡意。

今天是我在綦江人民医院感染科支援的第9天,每天认真地对待着每一个生命,重复着抗疫的每一件事,我觉得并没有那么多美丽语言的修饰,因为这就是我们的工作,是我们应该做的。每当有人关心我,问候我:你怎么样?注意防护,保护好自己!我说,“我不怕,一点都不怕。”可能大家觉得我是在安慰大家,假装坚强,可我心里真的不怕。

我也没想到我心中能这么坚定,从疫情开始的接触的第一个病人到接触确诊病人,穿着防护服,戴着双层口罩,背着厚重的洒水箱,走得上气不接下气,只能跑到窗户边大口呼吸,才能让自己的呼吸平复下来,又或者在凌晨跑到大街上打车,公路上空无一人,心里着急担心上班会不会来不及了?那边什么情况?车什么时候能来?

在这里,我们忘记了很多身份,妻子、女儿、妈妈,唯独没有忘记,医务工作者。我们中有一个同事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小的个孩子才十多月大,但我们没有看到她有哪怕一点的犹豫和退怯。

在这里,大家相互帮助,有人每天为我们送饭,叮嘱我们吃药,各种嘘寒问暖,就像回到了学生宿舍,过着集体生活。

在这里,有的人依然害怕打针,有的人依然怕药苦,有的人依然怕天黑,但却唯独没有人害怕病毒。

窗外的雨依然滴答滴答地下着,晚安好梦。

“今天想到女儿眼睛红了,幸亏全副武装,没人看出来”

2020年2月3日 星期一 阵雨

现在是凌晨一点零九分,下班泡了一桶泡面,吃完顾不上洗漱就狼狈地钻进了被窝,床头柜上生活老师给留的盒饭静悄悄地等着,可能今晚就只有浪费了,打开手机看到来自友人的问候,心里暖暖的。

今天依然重复着昨天的工作,手机显示我走了11972步,说实在真挺佩服自己的,一米五的个,体重42公斤,略显瘦小的我全副武装,负重10公斤来回走动,爬楼梯,10个小时不曾喝水,不曾吃饭,不曾上厕所,感觉好像都快要不知道怎么解小便了。

忍不住想要分享我今天遇到的一个事,担心时间久了我会忘记自己当时的感受。今天接到通知说CT室有病人检查,我连忙赶过去,看见一对年轻的夫妻。妈妈背上背着一个婴儿,来到CT室,老师说孩子这么小,醒着的时候做不了,怕小孩乱动会从检查床上掉下来,只能等她睡着或使用镇静剂,夫妻商量后选择了等她睡着。年轻的妈妈只能抱着孩子来回走,我在旁边细细打量了这位妈妈,可能也就八十几斤的样子,中途孩子不时地哭哭哼哼,我就会跟她说话,叫她小宝贝,她小脑袋晃了晃,瞅瞅我,暂时停住了哭泣。小孩爸爸也试图把孩子接过去抱一会,但生病中的孩子非常粘妈妈,根本不要任何人抱,所以这位年轻的妈妈就在我面前这样来回走啊,走啊,走啊,我突然觉得面前这个瘦小的身影真的特别高大,那一刻我也想到了我的女儿,我的宝贝,想着想着眼睛热热的,湿润了,好在穿戴着全副武装,没有人能看出来,怕别人笑话。

写了日记,转眼快两点了,晚安好梦!

“特别感谢家属对于我们这份工作的理解”

2020年2月4日 星期四 多云

天空亮了, 一改多日的阴霾,感觉在这里呆得越久,越发平静,看到了很多真情,收获了很多感动。

同事跟我说今天她护理了一个六岁的小孩很听话没有哭闹,叫他躺下就乖乖躺下,可正是他的懂事让每一个当妈妈的我们看了都很心疼。平时对于我们来说食之无味的早餐他全部吃完了,中午的菜几乎没动,白米饭吃了很多,同事说看到真的很不忍心,后来去询问了他的父亲,才了解到他不吃一点辣椒,于是接了杯热水把所有的菜给他清洗了一遍,后来也向营养食堂反映了。孩子的爸爸对我同事说,小孩从小没有离开过父母,这次单独一个人接受治疗,嘱咐我同事多照看,同事立马就答应了。

当她问:小朋友你是不是看我们穿这样的衣服会害怕?小孩没有说话,但每一项治疗都非常配合,同事说小孩的懂事让她忍不住抱了一下小朋友,对他说,“阿姨把呼叫器放在你的枕边,阿姨就在外边,你害怕就叫我。”同事说的时候全是担心,好像在说自己的孩子。这一刻,我真正感受到了“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这句话的深刻意义。

同事护理的这个孩子一家四口,其实是昨晚我去接的。凌晨一点,我说请问是哪四个要住院,小孩的爸爸看到我来了,像看到了希望,说是我们,又说小朋友想睡觉了,快坚持不下去了,语气里没有一点不耐烦和对我们的不理解。我一看还有一个那么小的孩子,心里不免难受,去病房的过程中小孩爸爸问我小朋友是一个人一间还是?我知道他想问是不是一家人可以在一起,我说应该是不可以的,一会听安排,本来我想多说点什么的,但想了想忍住了。

后来我听到小孩的哭声,我明白他可能抽血了,治疗了,疼了,害怕了,哭声断断续续持续了差不多十几分钟,我的心也一直紧着,我在想住在旁边的他的家人心里该是有多着急,可是心疼归心疼,为了他的健康,只能忍受分隔治疗。

真的要谢谢家属对于我们这份工作的理解,没有给我们太大的压力。其实当我们看见患者难受我们也是很心疼,但有些痛不能避免,不能妥协,不能代替。只希望小朋友所有的检查都没有问题,和家人快快离开这个地方。

生日蛋糕上有大家对抗击疫情的信心 院方供图

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件高兴的事,我们这里有两个同事今天生日,虽然我们来自很多家医院,在这之前我们并不认识,但十多天的相处,已经形成了一种默契,希望像蛋糕上所写,“抗新冠,战必胜,我们一起加油!”(綦江区中医院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