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如何做到“有趣”? 冯唐不“油腻”:思考维度更宽,专研世界更深
封面新闻 11-19 06:30 浏览量  

2017年8月,冯唐随手写了一篇名为《如何避免成为一个中年油腻猥琐男》的文章。次日早上他意外发现这篇文章刷屏了。“油腻中年”一词也成为众人熟知活用的高频词语。此前,冯唐还贡献过一个热词“金线”,被广为引用。他说:“文学的标准的确很难量化,但是文学的确有一条金线,一部作品达到了就是达到了,没达到就是没达到,对于门外人,若隐若现,对于明眼人,一清二楚。”近几年,“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你”的句子,在网络上风靡,尤其备受文艺青年青睐,也正是出自冯唐之手。

2019年9月,磨铁图书出版了冯唐一本文集《春风十里不如你》,包括《如何避免成为一个中年油腻猥琐男》《文字打败时间——我的文学观》等冯唐在过去20年间各种有感而发攒的文章,讨论的都是关于金钱、名声、胜负、感情、生命等话题的思考,被网友们各种讨论的冯唐金句几乎都可以在这本书中找到。

11月17日,冯唐带着最新文集《春风十里不如你》来到成都,在新华文轩书店举办了一场读者见面会,场面火爆。在分享会场外,封面新闻记者也采访到冯唐本人。冯唐整个人看起来精瘦清爽,与他笔下的“油腻中年男”毫无关系。对于被提问的问题,他都温和以对,细致问答,不故作神秘,也不设置忌讳,真诚满满。

在畅销书作家中,冯唐有点特别。在文学领域之外,有着非常过硬的履历。1998年他获得协和医科大学临床医学博士学位。之后他并没有去当专职医生,而是从事商业。之后当过麦肯锡公司全球董事合伙人,华润医疗集团创始CEO。2015年始,他从事医疗投资。而他从事文学写作,成绩单也非常漂亮:出版长篇小说《欢喜》《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万物生长》《北京,北京》《女神一号》;短篇小说集《安阳》《搜神记》;散文集《无所畏》《成事》等。

“鸡汤并不都是废话。”

封面新闻:网上有评论说你的一些文章有“鸡汤”的嫌疑。你如何看待,介意吗?

冯唐:我不介意。首先,我做我认为对的事,跟他人无关。第二,我认为大家对“鸡汤”有一种误解,觉得鸡汤都是错的或者是废话。其实不是这样。有些词语并不因为它被人熟知而就被人认识其价值。当你总结提炼出来,或许能帮助让这个词语处于新的语境,有了创新性。

比如“平安是福”,很多人认为,这话大家都知道,这不废话嘛!但是,如果把这句话搁在合适的语境,它就不是一句废话。比如当身边有人发生了事情,突然深刻体会到“平安是福”。

比如中年如何避免成为一个中年油腻猥琐男。“油腻”这个词不是我创造的,我只是觉得中年容易出现油腻感,于是用了这个语。结果它被传开了。有读者给我积极反馈说,他们看到我这篇文章,开始去减肥,努力去除掉自己的油腻感。

所以我不认为我这样的做法是无意义的。当然有时候很简略的话,很容易被误解。比如我曾说做人要“不着急不害怕不要脸”。我说的“不要脸”,我其实是在警惕自己:不要太在意别人怎么评论你,你要更坚定走自己的路。所以总体来说就是,是不是鸡汤并不都是废话,熬鸡汤的人如能给人带去营养,那就不是坏事。

如何度过“中年危机”?“认真培养一个爱好”

封面新闻:你在书中感言“活着活着就老了”。你如何看待中年危机?

冯唐:在我看来,“中年危机”产生的主要原因是,一个人经历过一些事情,看到自己的局限性。有些路已经走过,找不到新鲜感。对很多事情都提不起兴趣。一时找不到有效办法去破解这种无聊感。我自己目前还没有感到有这样的困扰,因为我现在对很多事情还非常感兴趣。比如我肚子里已经有5本小说的写作计划。但是对于有中年危机的倾向,我个人的经验建议是,去体会细小的快乐,吃自己喜欢的食物,认真培养一个爱好,插花、拓片等。如果你想要遇见有趣的人,首先你自己要变成有趣的人。

封面新闻:在您看来,一个人应该是怎样的,他或她才不容易不油腻,而是有趣的人?

冯唐:有趣并不一定会幽默,而是思维能展现更多做事、想问题的维度,专研世界更深。一个人看很多书,走很多路 ,见识广,或者在某个领域专业挖得很深。善于独立思考,发挥自己的创造力,积极探索。这些都有助于变得更“有趣”。由此你对世界的理解也更丰富。

封面新闻:你的文章中的句子往往非常流行。比如春风十里不如你。这是在怎样的场景下写出来的?

冯唐:有的句子到了我脑子里,我会觉得特别合适,就写出来了。但是它们的出现非常偶然和随机,是无法预料和再次复制的。比如说,谁给我安排非常短时间内写一个千字文,我再怎么没灵感,我努努力也还是能憋出来。但如果谁跟我说,让我再写一句类似“春风十里不如你”这样的句子,你把我关十年,我也未必写出来。

“过去20年,我经历,我理解,我表达”

封面新闻:公众对你的了解,都是作家冯唐。但对你作为商人的另外一面,很少了解。觉得比较神秘。

冯唐:其实我的两个面并没有严格区分。只是我在商业上的事情,没有跟大众分享,因为它不具有公共性。但是在做事的过程中,我会体会世界是什么样子。我目睹人世间生老病死,我感受到激烈的商业竞争。遇到一些细节,记注一些细节, 把我最想表达的,用文学表达出来。在做事的过程中我理解了人性。事实上,从事商业与从文也可以结合起来。比如我现在也开始写非文艺的作品,比如最近的一部作品《成事》,集合了曾国藩为代表的中国古代管理智慧、麦肯锡与我个人二十年的管理实践,讲一些简单实用的商业方法论:如何管理团队,如何管理自己,如何管理事情。

封面新闻:你在从文、从商这两个相差很大的领域里游走,感受如何?

冯唐:其实如果没有一手的社会经验和生活素材,写作也容易枯竭,写着写着就不得不端着、装着,写一些自己不了解的事儿。比如说,我观察到一些作品,啥叫商战,作者都不知道,就写商战小说,特别假。写出来的东西,内行人一看就是笑话。但我在社会上做事所获的的信息,给我的文学写作提供了无穷无尽的素材。不管是曾经学医,还是后来经商、写作,过去20年我花时间的方式无非就是,我经历,我理解,我表达。

封面新闻记者 张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