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听!红岩精神•永放光芒|“流浪儿”蒲小路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 08-23 06:00 浏览量  

这里曾经关押过陈本立、丰伟光、何敬平、明昭、潘鸿志、蒲小路、齐亮、王德伟、王锡敏、吴奉贵、夏惠禄、向成义、周成铭。

“流浪儿”蒲小路的传奇之旅

在1949年那场震惊中外的大屠杀血案中,仅遇害的儿童就有7人,他们中最大的不过十二三岁,最小的是未满周岁的婴儿。他们当中的“小萝卜头”宋振中,左绍英在狱中生的女儿“监狱之花”卓娅,都是人们知晓的。但是其中却有一位烈士不为人所知,他就是年仅十三岁的“流浪儿”蒲小路。

蒲小路是四川西充人,六岁时丧母,后母对他非常凶狠,小小年纪既要负担起喂猪等事务,稍有怠慢,就会遭到继母的一顿暴打。十岁那年,父亲把他送给一户人家当放牛娃,因不堪忍受打骂,悄悄地爬上一辆过路货车,流浪到了成都。在成都徘徊了两天,过着乞讨的生活。一天晚上,他又爬上一辆大汽车的顶棚,梦想这辆汽车会带他回家,他不识字,这辆汽车是开往重庆的。就这样,他从成都又来到重庆,再次流落街头。小路第一次来到大城市,一切对他来说,都显得非常的新鲜,有一天,他到朝天门码头看大轮船,正当他看得出神的时候,一个当兵的把他叫住了。那个当兵的是国民党的一个连长,他要小路给他扛东西,于是小路就跟着上了轮船。后来这支国民党军队被解放军打垮了,蒲小路就当了俘虏。

在解放军的部队里,小路度过了他一生最难忘的高兴日子,在那里,叔叔们不打他不骂他,还教他学习文化,阿姨们为他补衣服。这样开心的日子没有多久,因为部队要转移,部队的叔叔阿姨给了他路费,让他回家。小路舍不得花这些银圆,又流浪到了安庆,用银圆买了去上海的船票。来到上海,由于他的钱花光了,于是只好在街上流浪。

没有多久,小路被一个国民党的连长带走,上了一艘到武汉的运兵船,还是当小勤务兵,但是经常挨打挨骂。有一天,小路下河去洗尿罐子,不小心摔坏了,回来和军官太太顶撞了几句。军官回来后,这个女人在军官面前告了蒲小路一状,说他是解放军的“探子”。就这样,小路被五花大绑地送到了军部,军部认为这孩子这么小的年龄,到过上海、武汉,又去过解放军的部队,肯定不简单。于是对他用软的硬的各种手段拷问,他总是摇头说不知道,敌人只好指控他为“小共产党”,由二处押到渣滓洞看守所。

蒲小路初入狱,个性倔辈,常和同志们顶嘴,说打就打,不示弱,吃饭抢饭,谁劝告都不听,但是大家没有因此而看不起他,相反,大家都同情他的不幸遭遇,关心他、爱护他, 像对待自己的弟妹、子女一样。吃饭时,大家都匀出一点,让他多吃,轮到囚室做内务时,也总是让他休息,其他同志替他干,同志们给他讲了许多做人的道理,工夫不负有心人,在同志们的帮助和教育下,渐渐地,蒲小路身上那种流浪儿的坏习气被改变了过来。

1949年六七月,一连几十天不下雨,看守所只给难友们每人每天两碗水,在这酷暑时节,就是不洗脸、不漱口,两碗水也不够润湿整天干渴的喉头,何况每间牢房里还有生病的人。从哪里找水呢?

难友们利用放风的时候,到处寻找水源,终于在一处墙脚下找到了一股浸水。他们用竹块挖了一个坑,放风时,每人喝一点,给狱中生病的同志带回一点。有一天,楼上五号牢房的同志在放风时路过四号牢房,把一碗水给了一位正在生病的难友,当即被敌人看见了,说他们违反所规,停止向他们供水三天。人离开了水怎么能生存呢?同志们决定给楼五室的战友送水。为了不被发现,每个牢房把洗的衣服晾在走廊上,挡住看守人员的视线。可是走廊栏杆太矮,要闯过偌长的走廊不被发现很困难。大家正在着急,这时,蒲小路自告奋勇地说道:“我去!我去!”就这样,轮到蒲小路那间牢房放风的时候,他就端着水,猫着腰一趟接一趟地给楼五室的同志送去。一次,他正给楼五室的同志送水,忽然起了大风,把晾在栏杆上的衣服刮掉了,蒲小路也暴露在敌人的眼前。特务手执皮鞭冲上来,要毒打蒲小路,还大声嚎叫着:“谁叫你干的?”蒲小路学着大人的口气说:“我自己干的。”特务恼羞成怒,举鞭就打,皮鞭如雨点般落在蒲小路头上身上。这时,整个看守所的人们异口同声地喊道:“不准打人!不准打人!”特务割白把事情闹大,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大屠杀时,蒲小路侥幸躲过了敌人的轮番扫射。最后徐贵林开门进屋补枪,蒲小路从血泊中站起来,正要往外冲,徐贵林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恶狠狠说了一句“你这个小共产党”, 然后在他身上倾泻了一梭子弹,年仅十三岁的蒲小路,倒在了血泊之中。


点击图片进入专题

整理:首席记者 黄宇 实习生 向靖馨

审核:康延芳 张译文 侯了

监制:张一叶

出品:华龙网集团 | 红岩联线文化发展管理中心 | 中国红村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 报料微信:hualongbaoliao,报料QQ:3401582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