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爱乐乐团在马勒音乐中容光焕发
中国文化报 03-15 06:05 浏览量  3425

听广播

无论何时,马勒的作品都是检验一支交响乐团的试金石。在哲学层面,他的9首带编号的完整交响曲拥有宏大的编制和深邃的主题,首首都在传递命运铿锵之声,曲曲尽在抒发生活沧桑之感。借助前所未有的丰厚配器和巨大体量,还有特殊打击乐器如牛铃和时值差别等方面,马勒的音乐包罗万象,浑然天成,叩问人生终极意义。

马勒交响曲不仅拓宽了音乐的宏伟深邃,更以复杂的谱面标记对演奏家和指挥家的二度创作提出史无前例的要求。

解答马勒交响曲中设定的谜团的重任,在上海的演出往往留给了外国指挥家。德国指挥家艾森巴赫、韩国指挥家郑明勋、荷兰指挥家梵志登与海丁克均在上海指挥本地乐团或外国乐团演出过马勒《第六交响曲》,中国指挥尝试此曲者在上海舞台上少之又少。日前,从维也纳学成归来的张亮携上海爱乐乐团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以一整场音乐会完整演绎体量巨大的马勒《第六交响曲》,堪为沪上乐界的轰动消息。

就纯结构层面,张亮使用了马勒指挥版本的乐章顺序,即第二乐章行板第三乐章谐谑曲,因为这一顺序是马勒指挥此曲的唯一顺序。这样做的另一大好处是,在第一乐章“燃爆”的情感宣泄后,第二乐章行板无论对听众的听觉体验还是乐师的节奏调整都提供了缓冲地带。在雷锤中,张亮恢复了马勒删掉的第三击,并由乐团酷爱马勒的驻团作曲家龚天鹏敲击第三下。由此在第四乐章中,前两击由乐团打击乐声部演奏员敲打,其中第二下时,演奏员使出浑身解数跳起来重重抡起锤子打在木箱上,给人以山崩地裂之感;待到第三下时,身材干瘦的龚天鹏打出沉闷而不至于暴力的一击,寓意着总谱中“英雄像大树一样倒下”的悲壮,倒也合情合理。

张亮的指挥完全衬托出乐曲“凄凉悲伤,充满苦涩生活经历”(布鲁诺·瓦尔特语)的氛围、自由速度的把握自信、波西米亚风格的拿捏到位。他全程不使用指挥棒,力图从声部里抠出更多细节,双手丰富的动作也确保拥有微小时值差别的此起彼伏的声部间精准协调运作,只是第一乐章开头部分稍有错位。得益于乐队首席王思恒的引领感染,弦乐声部延绵不绝的紧致音色成为一大特色。在技术要求超高的铜管声部,圆号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从第二乐章的荡气回肠到后续乐章的花枝招展,圆号声部充分表现出了音乐的情感波折,吹奏水平优异,技术游刃有余,不禁让人刮目相看。事实上这支三管编制乐队的所有声部都全情投入,仿佛化身为音符,在张亮柔软双手的抚慰下拨动心弦,容光焕发。

上海爱乐乐团在张亮的指挥下就马勒《第六交响曲》交出了满意的答卷。满堂听众持续的掌声在述说他们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张卓

责任编辑:陈发源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