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的《红楼梦》有哪些经典版本
上游新闻 01-13 07:30 浏览量  5325

无论是在读者,还是在研究者心目中《红楼梦》都称得上是“奇书”,不然也不会衍生出一门“红学”。过去两百多年间,《红楼梦》光手抄本就多达十余个,后来演变出的刻本也不下于10个;再经流转、传承后,今天大家看到的印刷成铅字的《红楼梦》纸质书版本也可以用纷繁复杂来形容。到底有过哪些权威经典版本?近日,人民文学出版社举行的一场新书发布会给出了解答。

1人民文学出版社在2019年北京图书订货会上举行了《红楼梦》出版65周年纪念版新书首发式。

在北京举行的2019年全国图书订货会第二天。人民文学出版社下午带来的新书发布会是新中国第一个《红楼梦》整理本出版六十五周年的纪念版(以程乙本为底本,启功注释)首发。

在现场,人民文学出版社也对过去多年来中国读者读到过哪些经典版本的《红楼梦》进行了一次详细盘点和解读。

新中国的第一本《红楼梦》整理本出版可以追溯到1953年。当年12月,人民文学出版社以副牌“作家出版社”的名义出版的《红楼梦》面世,这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部《红楼梦》整理读本。当天下午的发布会现场,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辑周绚隆介绍说,这个版本是由著名作家汪静之标点,俞平伯、华粹深、李鼎芳、启功等几位大家注释的。“这一版当时标榜说是用程乙本(程伟元、高鹑在乾隆57年以木活字摆印形式刊行的《红楼梦》)为底本,但实质上,汪静之先生是在‘亚东本’(1927年上海亚东图书馆铅印本为底本,其底本为胡适收藏的一个程乙本)基础上改过来的,对里面有一些文字改动的比较随意。”周绚隆说,这一版的《红楼梦》分为上中下三册,繁体字竖排。

如今看来,1953年的这一版《红楼梦》错漏其实较多。据人民文学出版社介绍,比如第四十七回描述薛蟠被柳湘莲痛打时有一句是“登时便开了果子铺”一句。当时书中注释为:“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皮破血流,好像水果铺里水果的五颜六色。”但其实古籍中“果子”一词含义丰富,除了指草木的果实,还多指糖食面点。《红楼梦》其他地方出现“果子”时也能看出它不只是说水果,也包括了干果、面点。所以,1957年人民文学出版社重新整理注释的《红楼梦》中,“开了果子铺”这一条注释被修改为“好像果子铺里食品的五颜六色”。

1957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在1953年版《红楼梦》基础上,推出了由启功重新撰写注释,周汝昌、周绍良、李易等后来闻名全国的红学大家重新校点的新版《红楼梦》。据介绍,这个版本的《红楼梦》1959年和1964年曾两次修订再版。到1981年时,这一版启功注释的《红楼梦》发行达到100多万套。这也是截至目前国内读者读到最多的一版《红楼梦》。1980年代初,中国台湾也引进出版了以这一版为底本的《红楼梦》。著名作家白先勇先生至今都还对这一版《红楼梦》印象深刻。迄今为止,“世界文学名著文库”丛书、“语文新课标”丛书、“中国古代小说名著插图典藏”丛书等里面出现的《红楼梦》节选基本都出自启功先生注释的这一版。

值得注意的是,人民文学出版社本次推出的《红楼梦》出版65周年纪念版就是采用的启功先生的注释版。其原书为人民文学出版社1964年推出的第三版、1981年最后一次印刷的版本(最初底本就是启功先生1957年撰写的注释)。

作为著名书法家,启功先生在古代语言文字、古典文献学、文物鉴定等很多领域都有建树。同时,他在《红楼梦》研究方面,更有自身的优势。他对满族的历史文化、风俗掌故十分熟悉。曹雪芹在《红楼梦》中体现的清朝皇家贵族礼制、文化,满族的语言、民俗等,启功先生可以说是相当熟稔。

比如第四十一回妙玉请宝钗、黛玉喝体己茶,宝钗用的茶具“(分瓜,念bān)瓟斝”,启功先生说这类形制的器物,在他祖父的案头就见过。再比如《红楼梦》中常见的称呼老年仆妇的 “嬷嬷”和“妈妈”,启功先生说一般读起来很容易认为是同义词,但按北京的习惯,奶姆称“嬷嬷”,保姆称“妈妈”。1979年,启功先生曾专门撰文谈到了自己为《红楼梦》注释时的侧重和心得。他把重点放在了八个方面:某些北京俗语、服妆形状、某些器物的形状和用途、官制、诗歌骈文的内容、生活制度的习惯、人物和人物的社会关系、写实与虚构的辨别。

同时,据介绍,除了启功先生的注释,本次推出的纪念版原书的校点者是红学大家周汝昌、周绍良、李易先生。本次出版完整保留了老先生们当年比照不同版本做的详细校记,很多校记不仅是列出版本差异,还体现了对于文字取舍、标点使用的理由和心得。

当然,还有一版《红楼梦》不能不提。1982年,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了由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校注、以庚辰本(大约于公元一七六一年即乾隆二十六年抄成)为主要底本的《红楼梦》新校注本。该版本此后又在1996年和2008年经过两次全面的修订再版。

上游新闻记者 裘晋奕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