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12岁就操心公司业务了?这里的“创二代”果然不一样!
微信公众号--中国青年报 07-12 13:19 浏览量  3351

听广播

“十户九商”,在晋江,民营经济占到经济总量的95%以上。16年前,时任福建省省长习近平提炼总结“晋江经验”时,晋江的许多“创二代”还是懵懂少年。如今,他们由“别人家的孩子”成长为当家人、领航者。

他们面临的,是和父辈当年白手起家不一样的环境、不一样的问题。不变的,是一样的爱拼敢赢,一样的创新发展,一样的责任担当。

时值经济转型升级的关键阶段,晋江“创一代”尚未老去,“创二代”风华正茂。年轻人接过父亲的棒,继承事业,传承情怀。“晋江经验”就这样在传承创新中历久弥新、生机勃勃。

晋江微电影《接手》

-----------------------------------------------

想接班先去基层练一番

在接班这件事情上,12岁那年,洪炳煌就开始作“准备”了。

一天,他心血来潮,拿出一沓纸,洋洋洒洒地写下对自家公司改善的看法。当时,他连什么是企业管理都不懂,却急着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父母。

洪炳煌是一名土生土长的晋江90后,家里有一个做无纺布材料的公司。和晋江众多企业一样,在上世纪80年代,从当地的一个镇上起家。

小时候,洪炳煌和家人坐在一起吃饭,父母言谈间提到生意上的事,他就在心里默默问自己,“如果是我管(公司),我会怎么办?”

晋江是实体经济的一方“热土”,这里“十户九商”。“创一代”多是农户出身、白手起家,“前店后厂”“以厂为家”,是他们那个年代的生活写照。

洪炳煌就是在厂里长大的,螺丝钉成了他的玩具,机器不工作的时候,他总爱爬上爬下。

家里主营业务是生产非织造布这类无纺布材料,设备怎么用,怎么生产,他都门儿清。甚至一些零部件更换,也难不倒他。

大学毕业那年,23岁的他顺理成章地去了自家公司——恒丰(福建)化纤科技有限公司。最早,父亲让他去当了3个月的普通工人,后来做了一年多的销售业务员,之后,逐步接手公司管理。

洪炳煌的经历是许多晋江“创二代”的缩影。在外人眼里,二代企业家的标配是名牌、跑车,坐在办公室里享清福。但在晋江,许多“创二代”想接班,得先去基层摸爬滚打。

“没拿过枪,就干不好革命!”读中学时,利郎集团董事长王冬星的长子王俊清就帮着家里卖衣服。2009年,王俊清大学毕业后,父亲让他去市场部门上班,当时说的就是这句话。

达丽服装国际有限公司CEO吴允堆当年刚从部队转业回企业时,要跟着师傅一起学打版样、做衣服。拿剪刀、拿布料,这个当过兵的“大男孩”,并不觉得别扭。

晋江人素有“敢为天下先、爱拼才会赢”的精神,这也是“晋江经验”的精神内核。站在父辈的肩膀上,晋江“创二代”骨子里有股冲劲儿。

“我觉得你明年可以离职了。”洪炳煌被派去做销售业务员的第一天,就“怼”了自己的主管领导。

“口出狂言”却事出有因。约好时间,主管领导却迟迟未到,平时也不太守规则。洪炳煌觉得,这样的人,做不好一个领导。

王俊清则在用人上有自己的一套。他破格提拔了一名只有中专学历的销售人员,后者在4年间接管了3个销售片区,带出了4个优秀店长,销售额每年增长30%。

进企业前,王俊清还是有些压力的,但改变和创新总是需要一点魄力。在这方面,父亲就是自己的“教科书”。

2000年前后,晋江提出“品牌立市”。创品牌成为企业的头等大事。

王俊清回忆,公司当时面临着选择:手上的钱是按惯性用来买设备、建厂房,还是也花一部分请代言人、打广告、给品牌做宣传?父亲学历不高,但思想却不保守,最终拍板儿:花重金请代言人。

晋江力利玩具有限公司总经理许宾宾性格直爽,被称为晋江玩具界的“穆桂英”。去了父亲创办的公司后,她在人事和销售上进行了改革:“80%的管理层做了调换”。父亲给了她很大的空间,让她放手去做。“父亲不会公开说我什么,但私下会指出问题所在。”许宾宾说。

创新,二代更爱主动出击

改革开放40年,晋江成了“品牌之都”“中国鞋都”“中国纺织产业基地”“中国食品工业强市”“中国拉链之都”“中国伞都”。企业家们也闯过了一道道关口。如今,在转型升级的关口,渐渐开始挑大梁的“创二代”们想得更多的是创新引领。

“创新是要给企业做增量,不是为了创新而创新。”王俊清深感,“创二代”需要多一分提前意识,紧跟趋势。他开始尝试借助大数据技术帮助企业分析公司的销售情况和消费者的消费习惯。

洪炳煌坦言,说到企业管理与创新,父子间也难免会有“分歧”。比如父亲认为,一些客户虽然还账周期长,但信誉好也值得合作。但洪炳煌更强调优化客户,缩短账期,让资金快速回笼。

过去,父亲会根据感觉判断原材料会不会涨价,轮到自己“掌舵”,洪炳煌则是参考期货价格走势,用数据支撑自己的判断。

公司的产品被应用到许多服装品牌中,父亲希望能和国际上的知名品牌合作,把生意越做越大。但洪炳煌却觉得,国际知名品牌对合作的工厂要求很高,企业暂时还没达到那种水平,要量力而行。

许宾宾认为,并非所有的“创新”都只有“技术”一个方向。她尝试在“玩具”里注入“教育”的理念。她们改造了玩具装备车,构建了建筑工地的场景,通过教程,让孩子一边玩一边理解装卸车的原理。“我们不是单纯地卖玩具,而是把玩具和教育相结合。”她说,

为了培养“未来晋江创新企业家”,2016年,晋江实施“领航计划”,开设“领航班”,致力培养100名优秀的晋江二代企业家。

作为“领航班”的课程设计教师,在过去两年里,孙荣芸接触了60多位晋江的“创二代”,“感觉他们挺有想法”。“创一代”普遍学历不高,全靠白手起家。“创二代”则是顶着高学历的光环“接棒”,他们思想更活跃,对新事物有着年轻人特有的敏感。

看到小小的“二维码”面世,达丽服装国际有限公司CEO吴允堆“灵光一闪”,心想自家的服装厂,能不能也借助“二维码”给工人们计工。

后来,这个想法得到了实现。如今,服装厂里流水线上的工人,“扫一扫”货上的二维码,对应的平台上,就能显示工人的工作进度和货品的加工进度。

来到“领航班”,吴允堆更是如鱼得水。“创二代”凑在一起,创意越来越多。

班上有一位做第三方支付平台的同学,吴允堆就想:“给平台增加一个支付提现的功能”,未来,即便远在东南亚的工人,通过电子支付,也能很快完成工资提现。

“晋江的‘创二代’对科技和新事物的接纳能力要比父辈强。”晋江市委组织部副部长、人才办主任黄建华深信,在未来创新发展中,“创二代”还有更大的潜能。

一个具有创新思维的企业家,能激发企业活力,但晋江对“创新”的追求,远不止于此。晋江更希望“创新”能辐射到整条产业链上。为此,“领航计划”还设置了“启航班”,让“种子”的作用得到更大发挥。

孙荣芸告诉记者,加入“领航班”的学员,可以在自己所在的行业,细分出一个行业“启航班”。目前,“启航班”在泳装、陶瓷及玩具等产业上率先发力。这些产业链上的企业家参加“启航班”,可以在品牌升级、跨境电商等方面提高创新意识。

“有的企业家只关心自己能否赚到钱,不关心产业里的上下游企业好不好。”孙荣芸告诉记者,晋江要的不是一个企业家的创新,而是要发挥“协同”作用,让创新渗入实体产业的每个环节。

一些晋江“创二代”的格局大了,开始站在行业发展的角度看问题。

2014年,接手企业后,洪炳煌就开始思考产业链上的事。以前公司把面料卖给下游企业就算完成任务,但后来,他开始顺带着替客户做些营销活动。“生产质量稳定的材料,很多工厂都做到了,但怎么帮下游企业最终把服装卖出去,需要思考”。

10年前,公司购买了一台十分先进的生产设备,不久前,洪炳煌在参加行业展览时,发现这种设备仍处于国内领先水平。“这可不行!整个行业都会停滞不前!”设备还是老样子,技术创新遇冷,上游公司没什么研发动力,洪炳煌决定让企业涉足研发领域,开始和高校合作,希望日后可以研发出自动化的无人生产设备。

传承“晋江经验”还要围着实业“创”

改革开放40年来,晋江一直坚守着一个信念:咬定实体经济不放松。

实体经济走得远,转型升级不能慢。

为了让传统制造业这棵“老树”生“新枝”,晋江先后引进了许多高科技产业:培育石墨烯、集成电路、光伏电子、第三代半导体等高新技术产业项目。

这些不是晋江“土生土长”出来的产业,在许宾宾眼里,一点都不“违和”。芯片在玩具产品里本身就很常见,如今不出家门,高科技带来的红利外溢就能帮助企业去做改造升级。

晋江市副市长王文晖希望引导当地更多的“创二代”参与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做出一些智能鞋服、智能机械,“把集成电路的技术应用到传统产业里面来,提升核心竞争力”。

2002年,时任福建省省长的习近平同志亲自提炼总结了“六个始终坚持”和“处理好五大关系”的“晋江经验”。

当时,许多“创二代”还是懵懂少年,他们可能并不能深入理解“晋江经验”,但却能从父辈身上看到坚守与初心。

资本市场火热的时候,有的企业投资、炒股,一把把的快钱装进口袋。当时,许宾宾也动了投资的念头,但被父亲断然拒绝,“热钱来得快、去得也快,”做实体企业,最怕资金链断裂,可能一个浪拍过来,什么都没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许宾宾也发现,热衷于赚快钱的人很难静下心来回归实业,她慢慢理解父亲当初的良苦用心。公司成立30多年,仍然只做两件玩具——“工程车和串珠手链”。在晋江,这种“专”并非许宾宾的公司独有。许多企业都是常年专注于一件事。在安踏总公司的一面墙上,写着这样一句话:“做好每一双鞋子,每一件衣服”。

晋江的企业家深知,无论企业交到第几代的手里,都要围绕实业来“创”。

“晋江经验”是一个不断发展的经验。许宾宾觉得,“晋江经验”提出16年,到现在仍然能够影响年轻人。只是面对社会发展和市场环境的不断变化,“创二代”更要注重学习,洞悉外部环境,学会和环境同步变化,来调整企业发展的思路。

“以前是敢闯敢干就能闯出一条路,但现在要有专业、有知识、有远见。”王俊清觉得,晋江的未来对“创二代”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作为恒安集团创始人许连捷的儿子,许清水把自己看做是一个“负二代”,不仅是因为当年自己结婚时,家里捐出去几百万元做公益,这笔钱是自己的“负债”;更重要的是,他要求自己做“负责任”的一代,接过父辈的手,让企业在自己手里,能做出更好的成绩。

责任编辑:高阳
热点推荐
评论(1)
打开“重庆”客户端查看更多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