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使前方晴日少,任风雨,路迢迢
央视新闻 04-17 07:45 浏览量  3154

听广播

  本周为全国肿瘤防治宣传周,我国平均每天超一万人被确诊为癌症,也就是说每分钟七个人遭“宣判”。试想:当你来到这个世界,如果有一个声音告知:这一辈子你要经历难以想象的病痛,无数焦虑、失望、离别的折磨。你还来吗?

  《枕边书》

  (节选)作者/张白

  还记得你第一次跟我求婚吗?是在本科毕业散伙饭的那一天。

  我和你落在队伍的最后边,你牵着我的手说:“嫁给我吧,嫁给我吧。”我白你一眼说:“求婚是要拿戒指的。”你晕乎乎地说:“戒指这玩意儿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有感情。我现在没有钱买戒指,可是我有感情。”

  于是我想了一下,就晕乎乎地答:“嗯,那好吧。”那一刻,我想象了一下我们很老很老的样子。如果是你的话,生活一定不会无聊。如果是你的话,我不怕老,也不怕死。

  去年二月末的一个晚上,我突然肚子疼得要死。你和两个同学连夜把我送到医院,折腾了整宿没睡。医生说,可能是卵巢癌,但要手术后才能确诊。

  第一次手术结束,我着急问你结果,你支吾了好久,才艰难地告诉我,是癌症。

  早就明白了的,不是吗?无论多坏的事情,都必须面对它,承认它。只有这样,之后所有的作为,才能对改变现实状况有所助益。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世上的事情不都是这样。

  第一次化疗的时候,肚子里像火烧一样,又疼,好像被人插了把刀,还时不时左右扭转一下。我浑身是汗,心里又害怕,还以为自己要死了,鬼哭狼嚎得半层楼都能听见。医生不得不把我关到楼层一角最大的单人间病房去。

  护士一直握着我的手轻声安慰我,我一边哭嚎一边跟护士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可是实在是太疼了。”泪眼朦胧里恍惚看见你站在人群的外围,手足无措,一脸慌张。就像第一次看见我哭的那天一样。

  四月,我的头发和那年的樱花一起落了。终于,我要剪去蓄了十年的长发,曾经你最爱的长发。第一刀剪下的时候,好像剪的不是我的发,而是剪在了我心上,眼泪一下子就喷涌而出。你安慰我说,别哭,剃光了头发也还是很好看呢,你怎么样都美。

  不过好在我慢慢地好起来了。结束了六个疗程的化疗,我满心欢喜地开始期待新生活。那个长发的姑娘,那个因为害怕没有未来而独自整夜哭泣的姑娘,我转眼就快要把她忘记。

  我也忘记了,命运抽了我一耳光,它还会抽我第二个。

  回到学校还没有六个月,我就复发了,还扩散到了肝肺。走出诊室的时候,你的脸色难看得要命。我在朋友圈里发:“就好像看见一整个未来的灯全灭了。”

  晚上,我絮絮叨叨地跟你说着,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能不能好,不过人家说告别要趁早。如果我真的不幸红颜薄命英年早逝,我已经想好了要在葬礼上放哪首曲子,你记着,我不要普通的哀乐,难听。

  遗照要选我长头发时候漂亮的。你叫他们来看我的时候带点啤酒还有下酒菜。不要哭,再陪我说说话。你可以忘了我,但不要太快忘记我。你可以娶别人,但她一定不能比我爱你少。你可以来看我,但不要带别的姑娘来看我,我还是会不高兴的。

  你从背后拥住我,滚烫的眼泪落进我的颈窝里。这是我认识你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看见你哭。

  你说,未来的灯灭了,我们赶快再去点亮些。

  我不知道爱是否可以生生世世,我只在乎这一生一世。有时我想提前了断自己,以一种清醒的有尊严的方式,免得让你看到我插满管子大小便失禁的样子。可我又那么眷恋着你的温暖。我害怕这一觉睡过去,醒来时忘了你的脸。

  命运是个不耐烦的监考老师,它一再督促我早点交卷。可我不,我会死皮赖脸地撑到最后一刻。

  青埂峰下,一僧一道告诫灵性已通凡心正炽的灵石:“凡间之事,美中不足,好事多磨,乐极悲生,人非物换,到头一梦,万境归空,你还去吗?”顽石说:“我要去”。

  当我来到这个世界,如果有一个声音告诉我:这一辈子你要经历难以想象的病痛,无数焦虑、失望、离别的折磨。你还去吗?

  我会如顽石般点头,我要去。

  面对命运这个不耐烦的监考老师

  他们这样“叫板”

  我不知道明天是什么,我所能做的,就是把我的每天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因为人生除了生死,别无大事。

  “叫板者”/范宇

  2014年,43岁生日当天,正处于事业巅峰的范宇被确诊为恶性脑肿瘤。医生告诉她,手术面临极大风险,她的生存期可能只有一年……

  考虑到术后可能出现半身瘫痪,她选择了保守治疗,想得最多的是,“如何在生命的最后一年里,过好剩下的每一天。”

  那就“活自己”,绘画、健身、马拉松、烹饪美食、南极探险等填满日常。到2016年,范宇脑部的肿瘤整体缩小了30% 。2017年8月,最新体检报告显示“没有明显变化。”她的主治医生说,“看看范宇,我不是她的医生,她才是自己的医生。”

  你可以让那些美好的事物来充实你的生活,而不是一再地做些无关紧要甚至会后悔的蠢事。

  别再为那些烦心事而烦恼,我保证你死前肯定不会想这些事情。

  无论生活中什么事让你痛苦,你都有能力去改变现状。你不知道余生还剩下多少时间,所以请别把时间浪费在痛苦中。

  只要有机会与你爱的人说话,就要告诉他们你爱他们。

  “叫板者”/布彻尔

  澳大利亚女孩布彻尔(Holly Butcher)是一名运动员,今年年初因一种罕见癌症去世。在她去世后,家人将她的一封长信公布。这些温暖而有力量的话语,就出自这封信。

  每天早晨起来能呼吸到新鲜的空气,看看这个世界,我就觉得我是幸福的。癌症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没有一个好心态。

  “叫板者”/张峰

  张峰,陕西铜川市的一名上班族,“癌症晚期”——一纸诊疗单把他的人生规划彻底打乱。无数件想做的事在他脑海中计划着,第一件就是骑行川藏线。他想疯狂一次,“一方面是想挑战自我,另一方面想告诉其他癌症患者,癌症并不可怕,最关键是心态。”

  与朋友不同的是,他的行囊里多了8盒药,就这样,目标是2100公里外的西藏,他们出发了……

  三十年过去了,我们之前身体不太好,都是经过生死考验的人。你剩半条命,我也剩半条命,我们就合成一条命吧。相依为命,同心到老。

  “叫板者”/汪明荃与罗家英

  汪明荃与罗家英相恋二十余年,期间分别经历了癌症,汪明荃对罗家英悉心照料,罗家英则用自己习惯性的乐观鼓励汪明荃。历尽艰难,在花甲之年,他们终于迈入婚姻殿堂。而今还以一曲《鹊桥仙》,唱出了两人共同的坚守。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叫板者”/白茹云

  去年,河北农村诗人白茹云在《中国诗词大会》震撼了所有人。2011年,34岁的白茹云患上淋巴癌。独自在医院治疗的日子里,她偶遇了《诗词名集鉴赏词典》。这次相遇,让她不再是“一个人战斗”。经典诗词中的古人,成了白茹云日后七年抗癌生涯的最强大“后援团”。如今她写下,“纵使前方晴日少,任风雨,路迢迢。”

责任编辑:雷艳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