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歌手》不行了 是时代变化太快了!
重庆晨报 04-17 06:31 浏览量  3364

听广播

总导演洪涛已经离职?

电视音乐综艺节目收视率断崖下滑

专家:审美没跟上,选手已挖光

13日晚,《歌手2018》正式落下帷幕,但又有多少人守着湖南卫视看完了这台节目呢?回顾比赛全程,除了这一季节目开播后嘻哈歌手Gai的退赛风波与张韶涵、范玮琪再次引爆的口水战外,节目本身的话题度似乎还比不上传闻“洪涛离职”带来的震撼。

这档节目从2013年横空出世至今,一直是同类节目翘楚,但已难企及往年的热度。决赛前传出的总导演洪涛将出走传闻,还让节目蒙上了疑似绝唱的悲情面纱。已显疲态的《歌手》,与湖南卫视似乎一起走下了神坛……

同样衰落还有《中国新歌声》(前身是2012年开播的《中国好声音》)等曾无限风光的节目,随着时间的推移正疲态尽显。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是节目本身出了问题?还是大势所趋?从业者又该如何应对?本报记者就此采访了多位业内人士。

现场 《歌手》工作人员很伤感

关于《歌手》不再制作下一季的传闻,从第三季起几乎每年都会讨论。不过,今年有点不一样,在总决赛录制前夕,集中于长沙采访的全国媒体记者几乎一致相信,这一回,有可能真是最后一次见证《歌手》的盛况。

总导演洪涛即将出走,是人们对《歌手》停播深信不疑的最大理由。多方消息显示,洪涛已经向湖南卫视递交辞职报告,本报记者也在长沙听闻,辞职一事最近已获批准。如果属实,《歌手2018》将成为他献上的谢幕之作。

4月12日,总决赛前一天照例是走红毯和彩排。本报记者在两处现场均偶遇洪涛。原本瘦削的他更显清矍,来去匆匆相当低调,尤其在彩排时,他一反常态没有上台暖场,而是淡定地坐在观众席,不言不语默默翻看手机。

当晚,在长达近3小时的直播竞演之后,英国天后JessieJ拿下“歌王”桂冠。这是第一位拿下“歌王”殊荣的国外歌手,某种程度上说打破了节目传统。直播结束,湖南台工作人员几乎都在朋友圈转发伤感的文字,看似纪念《歌手》第82期节目,弦外之音却弥漫感伤,似乎暗证着节目结局已经写好,只等官方宣布。

表现 同类节目收视断崖下滑

和《歌手》关注度、口碑、讨论热度的逐年下降相仿,2012年开播的《中国好声音》、后因版权之争改名为《中国新歌声》,同样没能逃脱日渐式微的命运。

最直接的表现就是收视率断崖下滑。2012年《中国好声音》刚开播时的收视率令人惊叹:第一季总决赛时,《中国好声音》的收视率一度突破了6.1。这放到所有综艺节目中都是一个足以跌破眼镜的亮眼成绩。

转折出现在“好声音”之争后。在经历了改名风波后,尽管制作方通过各种渠道、途径多番宣传《中国新歌声》还是原来的味道,但从收视率数据来看,《好声音》的“余威”并未阻止收视下滑的总体趋势。《新歌声》第一季首期收视高开达到3.843后,就一路下滑,总决赛也未破3,颓势不言自明。

选手难挑已成普遍问题

“断崖式”下滑另一方面是节目嘉宾难以出新,请人难几乎是普遍问题。

先说《歌手》,每年新一季开播前阵容都是最大悬念。然而近两年来,请人难,请到观众心仪的顶级歌手尤其难上加难。2013年洪涛就曾透露,国内大牌歌手不缺市场,完全没必要冒着被淘汰的风险来参加节目,更有人直言“淘汰制”残酷,“我输得起前辈,但我输不起张杰、张靓颖啊……”

等到《歌手2018》最终揭晓首发阵容——除英国天后JessieJ、摇滚半壁汪峰和“80后记忆”的张韶涵,7位首发歌手中的4位,是“过气”“小众”和“不闻其名”的李圣杰、Gai、李晓东和张天。

再加上后期补位或踢馆的李泉、华晨宇、KZ、腾格尔、苏诗丁、霍尊,这一季的阵容在观众看来明显缺了话题。最火时期的《我是歌手》,每周播出时社交平台上的讨论此起彼伏,而今年在最有黑马相的Gai“消失”之后,再难在热搜榜掀起波澜。

《中国好声音》也难逃同样命运:找不到合适的学员,导致节目在观众看来大不如前。其实学员资源枯竭的问题从第二季就有了。结合国内音乐教育和发展的现状,这种“枯竭”毫无意外地不断恶化。所以,“好声音”“新歌声”舞台上出现的学员纯草根越来越少,连有着多年演艺经验的非知名艺人,科班出身的音乐学院学生等也都越来越少。

反倒是已经在各种选秀中露过脸的“回锅肉”学员多次出现。去年,知名音乐评论人耳帝早在节目开播之前就说,“节目已经办到第六年了,中国会唱歌的人才哪经得起这样挖?”

如此态势下,《好声音》第一季时观众们不断被学员金池、袁娅维、金志文等刷屏的现象,也变成了《新歌声》中最抢镜的是导师的现状:周杰伦被戏称为“小公主”的表情包,和陈奕迅争抢学员时的搞怪风,都远超了大家议论学员唱功的热度。

症结 审美水平没跟上时代

“观众的审美换代了,但《歌手》、《新歌声》都还在原地踏步。”知名乐评人、也曾出任过《中国好歌曲》专业评审的爱地人这样告诉记者。

在他看来,从曲风等音乐制作角度来说,这两档节目都有点“落伍”了。“音乐制作基本上十年就是一个时代。《歌手》、《新歌声》改变的只是节目形式,审美变动并不大。这就好比让周杰伦的歌迷,听李宗盛那个时代的歌,肯定很快就会不适应。”

爱地人说,去年说唱节目火,“是因为确实90后、00后就是听这种电音味很重的音乐长大的。欧美流行中,现在摇滚、民谣中也都有电音的影子。”而这是在《歌手》、《新歌声》中比较少看到的。

当然,《歌手》和《新歌声》都同样面临人才断档的问题。“《歌手》面向已经成名的歌星选人,但过去20年甚至更长时间,华语乐坛真正留下的歌星并不多。”爱地人说,加上作为综艺节目,它也需要更具舞台性、不能是太小众的歌手,这就更缩窄了可选范围。

“至于《新歌声》这种选秀,单从人才延续上来说,我觉得五年办一届算是比较合适的。”爱地人说。

网络综艺细分市场

“尽管面临诸多问题,但我个人觉得,《歌手》等音乐综艺面临的问题,很大程度与这个时代有关。”知名电视评论人舞美师分析,“这个时代很重要的一个现实是家庭娱乐方式的多元化,这导致电视开机率下降,进而成为节目收视下降的主要原因,同时网络综艺的细分多元对观众的分流则带来了直接冲击。”

“受网络综艺等冲击,今后的音乐综艺节目分众会更精准了。《歌手》、《新歌声》其实还是比较大而全的类型。”爱地人说,分播放平台,分年龄、分音乐类型。

舞美师说,如果以电视综艺呈现爆发之势的2013年左右为观察标本,整体的电视打开率显然断崖下降得可怕,“这几年移动客户端飞速发展,年轻人这一类主要目标受众,他们拿着手机随时随地都可以看节目,不再固守某个时段。”

“网络综艺的发展也为以前的观众提供了更多选择。”舞美师说,“现在的年轻人都有自己的个性,网综的一个特点就是细分人群,比如街舞、说唱等,与传统的音乐类综艺相比,它的黏性和兴趣点显然更好,我相信细分人群对于节目的生存来说很重要。”

走向 不破不立音乐综艺仍是主流

《广告导报》总编辑、电视节目研究者凌平表示:“科技正以我们难以想象的影响力改变世界,当然也包括电视圈,五年前人们还大多习惯于守着电视追节目,今天这一点已经彻底改变。”

“我觉得重点不是讨论节目不行了,这是伪命题,事实上《歌手》这样的节目我们很多同行依然敬重,这是一档可以说高端的音乐节目,对整个中国电视界也是有贡献的,但关键在于如何去适应变化趋势。”凌平说。

对于《歌手》可能面临的停播,舞美师与凌平不约而同表现出不以为然,“停播我是不相信的,放着有这么好影响力的节目品牌去开发新节目,这是不太可能的事。”舞美师认为,从周五时间段和音乐类综艺圈两个维度看,《歌手》都是当仁不让的电视综艺第一,“电视台要做的就是改编,所谓不破不立,刚开始为什么那么好看,应该思考下。”

凌平则认为,从音乐本身来看,它仍旧是门槛较低的大众主要娱乐方式,“比起说唱、街舞等,唱歌的市场绝对是最大的,话题也是最多的,人们比较容易参与进来,那么我相信团队调整思路找准市场脉搏,再成现象级也是可期的。”

记者赵欣裘晋奕

责任编辑:张炬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