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域梨花
重庆晚报 04-17 06:22 浏览量  3306

听广播

  我们抬头仰望,白玉般的朵朵梨花如同绣在湛蓝的天幕上,如同白日繁星,美轮美奂,如梦似幻。

  走向青藏高原,给我们的预知都是:一座座山,一座座山川,一座座山川相连……去那里,我的期望值是欣赏险峻、陡峭、雪山……期待的是阳刚之美。所以,当成都的朋友约我们去阿坝金川看梨花时,心里嘀咕了一会儿,梨花不是雪莲花,能够在雪域高原大面积生存吗?

  藏区的山川依旧高耸入云,依旧如盘古刚开天地般洪荒,有的山粗犷且危石累累寸草不生,有的山坚硬如铁且陡峭如刀……刚从南方的嫩绿遍地走进川藏,虽然没有第一次看见那么震撼,但依然让人心惊胆战。逐渐的,我们潜藏的豪迈情怀被雄伟壮观的山川孕育出来了,越走越胆大。去高海拔的四姑娘山风景区赏三月雪,冷得跑进雪地里的藏家火塘取暖,喝酥油茶吃烤饼。虽然风急寒冷紫外线强,但天蓝得透彻,空气清冽直达心脾,山势壮阔浩瀚,人烟稀少,藏寨羌寨如彩珠镶嵌在连绵大山;高耸的古碉堡直指苍穹……这一切魔力般吸引着我们。

  我们经小金川到大金川,山依然苍凉,但由于有了河流,两岸就有了生机,有了村落,有了春天。杨柳婆娑轻摇,丝丝缕缕的柳条上缀满米粒般的绿芽,如雾霭如轻烟,漂浮在色彩明丽的村庄周围;那一片片一排排一弯弯的雪白是什么?就是梨花呀!有这么多梨花树?!而且是成群成堆地生长在藏寨羌寨的房前屋后,河滩山坳,晶莹如雪闪耀在我们眼前。

  越往前行,梨花树越来越密集,甚至成了行道树。棵棵高大健美,左右相互交集,搭成拱门长廊。我们抬头仰望,白玉般的朵朵梨花如同绣在湛蓝的天幕上,如同白日繁星,美轮美奂,如梦似幻。我们亢奋了,要聊发少年狂了!我们在花穹下轮番犯花痴:学大春跳,学喜儿舞,学蛙跃,学猴蹦……那一刻,我们的心似梨花纯洁怒放,肆无忌惮地狂笑。过往货车也停下来,无解但微笑着看看我们看看花。

  从小金川到大金川150多公里的路程,都有梨花相伴。特别是进入大金川后,河流越发宽阔,梨花越发繁盛越发壮观。洁白的花朵缀在黛色的枝干上,多姿地掩映着翡翠般清澈的河流,两者交相辉映,时隐时现。我们爬上了甲居藏寨,半山腰散落户户藏楼,遍地梨树满山花朵,与远处的雪山遥相媲美;我们进入了沙耳尼村,房前屋后,田间地头,都有亭亭玉立盛开的梨花树;神仙堡那一大片旷野山峦,全是高挑的梨花树……真是越走越辉煌,越走越灿烂。

  才见梨花白,又见桃花红。往回过理县,陶醉在梨花中的我昏昏欲睡,忽听人惊呼:看!快看!赶紧双眼向外,哇,车道两边山上仿佛有粉色的朝霞在漂浮。慢点,慢点开。看清楚了,是桃花!只见河谷两岸山峦花团锦簇,云蒸霞蔚,在大山皱褶怀抱里,居然开放出如此娇嫩柔美的花朵。它们细小密集,如锦缎温情地与沧桑的山躯相依相偎。

  朱一平(作者单位:重庆日报报业集团)

责任编辑:张炬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