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外慧中大溪沟
重庆晚报 04-17 06:19 浏览量  3385

听广播

  编者按:

  探求重庆母城文化,今天我们走进大溪沟。

  在历史深处,大溪沟的光芒如此耀眼。革命志士在这里呐喊战斗,建筑遗迹谱写下重庆城的秘史,众多的传奇故事被珍藏于此,大溪沟曾经的兴盛与喧哗,依然还在历史深处回荡。而未来,大溪沟的光耀会得到传承,文化创意园区、马鞍山传统风貌区、滨江创意走廊建设将为重庆再添亮丽的风景线。

  从历史深处到母城的未来,大溪沟的风云变迁,给予了我们仔细品读它的理由。

  “大溪涓涓,沟壑交汇,清流潺潺,漫山碧透。得山水之灵气,大溪沟街名沿袭至今,秀外慧中亦自古皆然矣!”4年前,我在《大溪沟赋》的开篇如此写到,我一直认为“秀外慧中”四个字,不仅最能说明它的前世今生,也最能够概括它的本质特点。还是在这篇《大溪沟赋》里,我用这样的语言为大溪沟的“秀外慧中”佐证,“秀在山水独特,风姿绰约;慧在人文精华,底蕴丰厚。”

  《大溪沟赋》完稿后,连我自己也甚觉奇怪,因为写《大溪沟赋》我并没有像其它街道赋那样苦思冥想,更没有绞尽脑汁,有些语言几乎是信手拈来。我想,也许在冥冥之中应验了我与大溪沟的某种缘分吧。

  还是孩提时,我就从母亲那里听说了大溪沟。那时我还在涪陵,刚满5岁,母亲带我到重庆,我第一次看见汽车,第一次闻到了一股很奇异的味道,母亲说那是汽油的味道。我依稀地记得母亲带着我左弯右拐,来到一条木板房紧挨着木板房的老街道,再从一条小巷穿进去,是一个已经有些斑驳的院落。她在门前站立少许,没进院门,只朝里院里望了望,对我说,这里是大溪沟。

  母亲故去后,听舅舅讲,母亲就是出生在大溪沟,在这里度过了她的少女时光。她刚满16岁,就被一顶花轿抬到了婆家,从此开始了另一种人生。也就是从那时起,只要一想到大溪沟,我总会想起母亲,想到她跌宕起伏的人生命运,想到大溪沟与我生命的联系,故对大溪沟有一种特别亲切的情感。

  后来因为工作关系,我几乎走遍了大溪沟的大街小巷。印象最深的则数人和街,街不长,也不繁华,但我总觉得有一种内在的气质,这气质源于它散发出的书香。街的头尾是学校,中间是学校,毗邻也是学校,来到人和街,几乎听不到市声的喧嚷。

  重庆市设计院也在人和街,我曾在人和街附近的高楼俯瞰过重庆市设计院,那是一个黄昏,整个大院被夕阳的余晖笼罩着,当夜幕降临,大楼里的灯光依次点燃,大院显得格外安静。这是一种杜绝了浮躁,显得既沉稳又自信的安静。

  人和街的前身叫“孤儿院街”,源于著名实业家、慈善家刘子如。1914年2月,他出巨资在重庆创办了第一所教养兼施的私立孤儿院,这在当时的四川也开了先例。据统计,刘子如先生共资助了48000多银元,用于孤儿院的生活教育之用,为社会培养和输送了不少有用之才。因为这所孤儿院,成就了嘉陵江边一条街的雏形,便口口相传为“孤儿院街”。“孤儿院街”作为街名听起来总觉欠雅,1946年,当局依顺民意,将孤儿院街改名叫人和街。

  我在《人和街赋》中这样写到:“人和皆大美,大美皆人和……漫漫古道傍一江碧水,幽幽小径伴一路悠香。满街四季常绿,方圆八面芬芳。真理火种,闪烁至今;先贤足音,犹闻耳旁。高高楼廓,笑意盈盈;深深庭院,书声朗朗。精英荟萃巧绘城市蓝图,园丁遍布共育华夏栋梁。阅不尽楼廊尽头诗词歌赋;听不够百姓院落乐韵绕梁。”

  因为对大溪沟情有独钟,我先后为大溪沟创作了4条街道辞赋,前不久完成的《红球坝赋》,使我对红球坝又有了更深的了解。为了更清楚地弄清红球坝的来龙去脉,我先后咨询了著名人文学者何智亚先生和中国三峡博物馆馆长程武彦先生,他们从世界二战史和陪都文化史的角度,给我提供了非常丰富的史料,使我下笔更加从容。在《红球坝赋》中,我这样写到,“昔日之马鞍山,型若马鞍,起伏跌宕,山道蜿蜒,林木苍翠。群贤毕至同怀民族大义;精英齐聚共商国家大事。沈钧儒夫妇寓居良庄留下佳话;王炳南伉俪漫步山道传为美谈。茅盾、邹韬奋、范长江为社稷奋笔直书;史良、李公朴、沙千里议国事袒露丹心。岁月荏苒马鞍山名人故居依旧尚存;人世沧桑红球坝抗战史话流传至今,为山城之幸,半岛之福,善莫大焉矣!”

  前不久,我和著名作家,重庆作协名誉主席黄济人先生一行,又到大溪沟实地考察了一番,我们从位于人和街尾的第八步道信步而上,再从中山医院旁的石阶梯道直行而下。我们像鱼一样穿行在大溪沟,近距离触摸着渝中半岛的历史文化,体会着重庆独特的街巷之美,庆幸这里的诸多历史文化遗址保持相对较好,这不仅是大溪沟的幸运,也是重庆城的幸运。

  更值得幸运的是,重庆人民大礼堂,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人民广场等一批驰名中外的现代经典建筑,也在大溪沟。走访的结果,让我对靠近长江沿岸的下半城和靠近嘉陵江沿岸的下半城,有了切身的体会,前者具有显著的工商、金融特征,后者具有浓郁的人文、历史氛围。大家不断为大溪沟丰富的历史遗址和幽静的街巷之美发出感叹。尤其是对抗战陪都历史颇有研究的黄济人先生,他由衷地说到,“大溪沟真是一块文脉丰厚的宝地啊!”

  也许是前世有缘吧,我儿子如今也供职在大溪沟人和街的重庆设计院,我们经常在一起谈论大溪沟,我对他说,你一定要珍惜秀外慧中的大溪沟,连同这里的每时每刻。

  赖永勤(作者单位:重庆市渝中区新闻信息中心)

责任编辑:张炬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