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情侣不敢承认他们是怎么认识的?
中国日报网 04-16 21:57 浏览量  3079

听广播

  传统上,印度年轻人的“婚姻之事”受“父母之命”。而在人手一台智能手机、约会应用程序盛行的现代社会,不少人开始作主自己的婚姻大事。西蒙·梅宾(Simon Maybin)访问了三位通过互联网认识的情侣。 他们俩人偷偷盯着对方,双眼快速掠过,假装并没有看到。而这则现实爱情故事里没有宝莱坞情歌,故事唯一配乐来自那辆跨过印度东部火车“卡塔卡塔”的声响。

  故事主人公是22岁的瓦萨(Varsha)和27岁的拉胡尔(Rahul) 。

  “那时我刚好离开婶婶家,”瓦萨说着嘴角微微上扬。“他(拉胡尔)奶奶刚好也在,所以我们便开始聊家常,不知怎么地就喜欢上他了。”

  瓦萨和拉胡尔的奶奶聊天,没有和他聊。拉胡尔也没有和瓦萨聊天。

  “我不敢和她说话,”拉胡尔说。“瓦萨妈妈和弟弟也在车上。”

  在印度,许多人认为与陌生异性聊天不合乎规矩。但近些年,搭讪的方式越来越丰富。

  “我想拉胡尔是个好人,也想和他交朋友,所以就在脸书上搜索他的用户资料。”瓦萨说。当时她还不知道拉胡尔的名字,只知道拉胡尔工作的地方、姐姐的名字,但这些信息已经足够找到拉胡尔。

  于是,他们开始在网上聊天、交换照片。短信通讯比通话更适合保密他们萌发的爱情。

  “我们不能在大家面前打电话,”瓦萨说。只要离开自己卧室,瓦萨就害怕手机屏幕发出的光会让家人起疑心。

  “她一直躲在毯子下玩手机,”拉胡尔说。

  在网上聊了一个多月后,他们开始偷偷约会。在许多人看来,瓦萨和拉胡尔约会并不是什么忌讳,人们忌讳的是这对恋人来自不同的种姓。人们对种姓的歧视尽管违反法律,但种姓制度(世袭的社会阶级地位)依然极大影响了印度人的生活。跨越种姓的恋爱对于绝大多数印度人来说是无法想象的。

  在这趟神奇的火车旅程前几个月,东南方1000英里开外的班加罗尔(Bangalore)谱写着另一段爱情故事。这次故事的配乐是保龄球瓶的碰撞声。

  “库玛(Kumar)正好站在球场上,每个人都停下来注视着他。”格里玛(Garima)说道。“你就是《保龄球离奇绑架案》(the Big Lebowski)的勒布斯基,”她戏谑地对库玛说道,双眼闪闪发亮。

  他们在弗洛(Floh)举办的保龄球之夜上认识。弗洛是印度网络交友门户网站,为拒绝包办婚姻的单身人士组织活动。格里玛对库玛印象深刻,第二天便给他发短信,约他出去喝杯果汁。

  他们很合得来,那周又见了几次面。格里玛决定介绍库玛给母亲认识,并告诉她库玛信仰另一个宗教。库玛是印度教(Hindu)教徒,而格里玛是耆那教徒。

  格里玛后来看望父母的时候,她的新恋情迅速成为家里的热门话题。“我爸爸气疯了!”她说。

  格里玛父亲还请格里玛舅舅“人肉搜索”,找出一切关于库玛的信息。

  “他说:‘你一点都不明白,库玛是非素食主义者,他喝酒。你不能和他一起过日子的。'”

  素食主义是耆那教信仰系统的重要部分,而且格里玛家族滴酒不沾。格里玛家里从来没有人和耆那教之外的宗教信徒结婚。

  班加罗尔北部千里外的德里则上演着另一段现代爱情故事。30岁的尼丁(Nitin)和父母住在公寓的一楼,街道上充斥着孩子玩耍的嬉笑声、狗的吠叫声 。尼丁在脸书上无聊打发时间,无意看到一则宣传“近乎疯狂”(TrulyMadly)的广告,这是印度国产最受欢迎的约会应用。

  “我父母都已经在帮我相亲了,所以我就在想,‘要不试一试?'”他说道。

  在德里,29岁的施卢蒂(Shruti)看到了同一则广告。她也担心父母安排相亲,也打算作主自己的婚姻。

  “大概是一个半星期后,我开始和尼丁聊天。”施卢蒂说。“我们在应用上交换了一些信息,也决定出来见面。第一次见面后,我很清楚他就是我的真命天子,我也决定主动一点,把关系确定下来。”

  尼丁、施卢蒂两人闪电恋爱了。俩家人立刻见了面,欣喜地发现他们信奉相同的宗教、来自同一个种姓。

  不过施卢蒂和尼丁向父母撒谎了,隐瞒了他们认识的方式。

  “如果你使用约会软件交友,父母会觉得你找到的这个伴侣并不好。”施卢蒂说。“他们会觉得在网上找对象的人都没有真的想好好谈恋爱,有的人和一个人聊完天后,就又和别人聊了。”

  尼丁认为这种看法源于“代沟”。

  尼丁和施卢蒂订婚了,在婚礼的几个月前,双方父母才发现他们俩是在约会软件上认识的。既然生米已煮成熟饭,他们只好选择同意。

  然而对于格里玛来说,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一方面她深爱着库玛,另一方面父亲仍在生气。他们俩意识到,需要通过订婚来证明他们俩是认真的,宗教信仰的不同根本不是问题。但现在只是开始。他们想要一场得到父母认可的婚姻 。

  “我必须得冒险一次,看看先能说服谁,借助他的力量再说服其他人。”

  接下来一年里,两人使尽各种法子劝服家人。格里玛的父亲是最难说服的一个,但最后他还是勉强答应。他们最终举行婚礼了,在婚礼前一天,库玛第一次拜访岳父。

  “我慌慌张张走进房间,发现房间里有四位长辈。我根本就不知道谁是谁啊。”他说道。库玛从没看过格里玛父亲的照片。

  “当时我真觉得有点尴尬。”

  瓦萨和拉胡这对在火车上相识的情侣和父母的谈判则更加困难。他们不敢告诉家里人交往对象来自其它种姓,而是直接私奔至千里开外的德里。

  他们决定结婚。“婚礼十分简单,”瓦萨说。婚礼上只有两位嘉宾,按照印度的标准,这个婚礼的规模算是非常非常小的。

  拉胡尔打电话给父母解释他去德里是因为他恋爱了,而且还结婚了。

  “他们的反应让我十分难过,”他说道,温柔的嗓音中流露出一丝愤懑。

  “我父母说,‘我要杀了你,把你剁成一块块。’”

  他们的语气很严肃。和其他种姓结婚而遭受迫害,这些故事在印度并非前所未闻。

  尽管日子对拉胡尔和瓦萨来说很艰难,但他们仍为找到真爱而激动不已。他们只想父母与其他家庭一样,接受新的观念,明白爱情对于新一代有主见年轻人的意义。

责任编辑:雷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