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保护举人楼 公路向北移80米
重庆晚报网 04-15 08:20 浏览量  3088

北碚区蔡家岗镇莲花村酢房沟,有座名叫陈家大院的古朴建筑,建筑风格中西合璧,隐匿在绿茵中。它还有个市民更为熟知的名字,叫举人楼。原来,该院子是清朝末期陈举人的儿子陈庚虞,为纪念其父陈介白为官清廉而修建的。

近日,一场“陈家大院的前世今生,芳华再现”大型艺术创作活动在这里启动,艺术家们用线条勾勒灰砖青瓦,以独特的视角留下举人楼修缮前最后的岁月痕迹。11日起,这里开始修缮,明年春节,举人楼将以全新面貌与市民见面。

砖木结构中西合璧

举人楼位于北碚区中环快速路旁,离蔡家隧道不远。

沿着小路,穿过丛林,宅院大门正面是八字朝门,高约9米,非常气派。而八字朝门背后别有洞天,一个像凉亭一样的建筑,翘檐如月,与八字朝门连为一体。

来到院内,参天古树,把两层小楼笼罩得密密实实。小径、石梯、走廊、鱼池、花园……这曲径通幽、庭院深深的院落,阳光照进,碧绿的藤蔓植物爬上木窗棂,让这里有了别样的宁静。

“整个举人楼占地10亩,主体建筑为庑殿式屋顶的砖木结构,四面有回廊、廊柱、栏杆。”北碚区文管所相关负责人介绍,举人楼主要由大门、前院坝、主体建筑、厢房、后院组成,其中有罗马柱,房间内有西式壁炉,有四合天井等,处处彰显出西学东渐的特征。

举人楼兼具西洋、中式和重庆传统地方建筑风格,这在重庆是很罕见的。“因为陈介白的儿子陈庚虞在修建时,专门请了外国设计师亲自到北碚进行设计和建设。”该负责人告诉重庆晚报记者。

为官清廉百姓拥戴

1852年初,在湖北孝感的一户人家中,一个男婴出生。父亲为其取名陈介白,希望儿子长大后能够清清白白做人。光绪十五年(1889年),陈介白考取当年的恩科举人。中举后,陈介白被委派到贵州梓潼做官,平静度过二十多年时光。资料记载,陈介白中举之后,以大挑知县试用贵州,曾赴清镇、荔波等地履职,后署四川开县,不久补授修文县。未及两年,为大吏所荐,调任黔中贵筑县。

据了解,所谓大挑,是清乾隆年间为已有举人身份但又无官职的人提供晋升机会的一种科考制度。“陈介白不仅得到了这个机会,而且还被大吏推荐,可见陈介白为人不错,颇受器重。”北碚区文管所相关负责人介绍,陈介白在贵州时,手下虽有承审官三四员,但遇到重大疑难案件,仍然是亲自受理,坐堂审问,常常一日就能审结数案,在民间渐渐有了声望。次年,陈介白升补为罗解厅同知,复调赤水。

归隐乡野设馆教学

就在官运亨通之时,陈介白却突然罢官返乡、归隐乡野,这让周围的人大惑不解。

1912年2月,清政府彻底退出了历史舞台,中国从此进入中华民国。1915年12月,袁世凯称帝。而在这之前,袁世凯下令让各县推举一人前往省城“共商国事,密授机宜”,以迫使各地有识之士支持他恢复帝制。

在这风口浪尖的时刻,陈介白就像他父亲当年给他取名时所期望的那样,毅然决然选择说“不”。陈介白吩咐家人立即收拾行李,毫不留恋地挂冠而去。而这一次,他所选择的隐居之地,不是别处,正是北碚的蔡家岗镇。

从贵州来到蔡家后的陈介白,虽然已是60多岁的老人,但仍然不忘报国。陈介白和他的两个儿子陈庚虞和陈谨怀,在隐居蔡家岗镇后,很快着手设馆教学,开始教书育人之业。他们兴办学堂,并亲自教授。平日里,陈介白还乐善好施,深得当地百姓爱戴。

不久,陈庚虞转而从武,担任当时的巴县团练局局长、参议员等要职。1933年,为了让父亲陈介白能够得到更好的照顾,陈庚虞专门请了外国设计师亲自到北碚设计和修建了举人楼,历时三年全部竣工。一年后陈介白病逝。

启动修缮重现风貌

重庆晚报记者现场发现,除了坐西北朝东南的这座两楼一底的举人楼主体,还有一个连带的四合院。举人楼有20间房,四合院有40间房。

“按照房屋的布局来推测,四合院当为仆人所住,由此可见当年陈家的人丁之兴旺。呈中轴对称结构,每侧有五个开间,每个开间内的柱脚都有1米多高的壁炉,廊道上又有拱形门的举人楼主楼,毫无疑问就应该是当年举人及家眷和客人的住房了。”北碚区文管所相关负责人介绍。

今年72岁的陈以沛老人是陈介白的曾孙,他的童年在举人楼度过。“陈氏家族很大,小时候,我记得院子里住着有我们一家,还有伯伯家、五伯家。整个大家庭很热闹。”陈以沛告诉记者,院子的各个角落都有他的童年记忆,如今陈氏后人遍布各地,但每年春节,大家都会回到祖屋看看。

据了解,2006年启动中环快速干道修建,规划路线要经过举人楼。勘探中发现这座古朴宅院很有艺术价值,相关部门为保护举人楼,决定将公路向北移动80米。同时对整个蔡家组团的规划进行调整。据悉,此举多花上千万元投资。

2009年,举人楼定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如今,举人楼正式启动修缮。这里将以蔡家岗灯塔公园整体打造为契机,实现文物保护修缮及其周边环境优化提升,其历史风貌有望重现。未来,这里将成为集文化、生态、休闲为一体的中心区域,酒店民宿、文创集市、创意餐厅等不同业态在此聚集。

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周小平/文任君/图


责任编辑:张义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