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幸福万盛”客户端

立即查看
【新闻早餐】万盛记忆之『东林』
幸福万盛客户端—万盛新闻网 04-09 08:01 浏览量  1.9万

幸福万盛客户端—万盛新闻网4月9日8时01分讯(统编 闲笔)东林,坐落于万盛的东南面,离万盛主城约3公里。之前,这个片区是由腰子口、杨柳沟、芋头坝、大坝、塘湾、两河口等生产队的土地组成。

解放后,随着煤炭工业发展的需要,1955年成立了南桐矿区,在大坝设立了街道办事处,就用东林煤矿的“东林”二字取名东林街道办事处,派出所也名为东林派出所。

1953年7月,三万(三江—万盛)铁路通车后,火车站设在东林,取名万盛火车站。通车后,南桐和东林两大矿的煤焦可直接运达长江边上的江口站,解决了我区煤焦运出去的一大难题。这不单是给本地的物资进出带来了方便、大大降低了运输成本,还拉动了南川和贵州所辖的道真、桐梓、正安等县各类物资进出。

铁路通车后,万盛至东林的公路也随之通车,并与川湘公路连通。这条公路从万盛到两河口,在两河口拐了个大弯,到清溪桥与铁路平行而行至干堰沟,各单位就在这一公里多的路旁大搞建筑,首先是老东林煤矿在干堰沟的铁路边修建了储煤场,便于煤焦装火车。

1957年11月,南桐矿务局成立,局机关办公地建在清溪桥附近的小山坡上,离火车站只有几百米。1958年后,先后有东林、鱼田堡、砚石台、红岩等几座新矿投产,局里就去荣昌、隆昌、安岳、合川、广安等区县招进大批工人;1965—1966年,又从长寿、涪陵、南川、武隆招进一批工人。全国各地的大中专毕业生也一批又一批分配来矿务局。上世纪60年代至上世纪末,南桐矿务局的职工最多时达3万多人,加上家属共约8万人。这8万名职工家庭大多居住在东林片区,上至腰子口,下至两河口。为满足职工住宅需要,矿务局就在局机关周围,今和平社区一带大兴土木,修建家庭住宅。同时在紧邻和平村之地扩建子弟校(今进盛实验中学)。学校是在老东林矿子弟校的基础上扩建的一所完小,上世纪60年代初开始办初中班;到了上世纪80年代,中学与小学分隔开,中学后来在工人村办了一所分校,为高中部。上世纪80—90年代,矿务局子弟校考入大学人数,在全区学校中名列前茅。在火车站对面芋头坝生产队征用的土地,建了矿工俱乐部(今矿工广场),里面有电影院、篮球场、图书室、室内乓乒室、茶园等,成为当时矿务局各矿井和二级单位乃至全区的文化、娱乐、体育、影剧交流中心;在清溪桥对面扩建了局中心医院,当时的局中心医院,不管是硬件还是软件,在我区都算一流水平。

今日东林矿工广场

今日矿工广场

为了搞好后勤保障,1958年后,在干堰沟煤坪村对面建了木材加工厂,主要加工井下用的各种规格的支柱。那时井下巷道及采煤工作面的支护全用木材,用量大,本地区的木材满足不了生产需要,只能用火车从全国各地把原木运来,然后加工成成品,再运至各矿井。在紧邻火车站的周边建了物资仓库、设备库、汽车队、机械修理厂、土木建筑队等,为后勤提供了保障。

在这段路旁,先后有区工矿贸易公司、粮食公司、物资公司、蔬菜公司、供销社等来建仓库或门市,尤其以区工矿贸易公司的规模最大。在计划经济时代,区属工矿的生活物资都是由该公司按各单位提出计划,然后组织货源,再分配到各单位。工矿贸易公司在大坝地区开设了百货、副食、糖果、照相、五金、餐饮等门市,还在火车站对面建了一幢6层楼的东林最早的公寓,附设餐厅。合作社和二轻局也办起了缝纫、理发、小吃、茶馆、钟表修理等门市。工商、税务、银行、邮电也先后入驻东林,一条配套的商业街在上世纪60年代就基本形成。

当时,南川、道真两县也在车站附近建了仓库,主要用于物资储存和转运。转运的物资有烟叶、桐油、中药材、肉牛、竹片等;用火车运来食盐、化肥、百货、工业等物资,在此用汽车转运到各处。

1965年,我区迁进晋林、平山、兴无几家工厂;南川迁进东方红、庆岩、红泉等工厂,这些迁进企业的机器设备、建筑材料、生产用的钢材、生活物资,大部分都是通过火车运至万盛车站,再用汽车转运回去。这些厂迁来后,火车站更显繁忙、热闹。

上世纪80年代,随着个体经济的迅猛发展,我区的小煤窑遍地开花,年总产最高时达100万吨,加上南桐矿务局一年200多万吨产量和几家国防厂的进出物资,一个小小的万盛火车站,一年的货运量达400万吨。

火车站从通车到上世纪末,东林一直是我区最繁忙的旱码头。随着货运量增大,区有关部门在清溪桥成立了搬运站,主要负责火车站来往货物的装卸工作。

每天客运列车往返一趟重庆,各厂矿的专用客车(包括南川方向)及客运班车,都来火车站接送客人,这里成了那时万盛最热闹的客货转运中心。每年春冬两季的新兵,也是用军车送到这里(包括南川方向),然后用闷鑵车运送去部队,每逢节假日的加班客车,也是用这种车皮代替。

那个时候的万盛火车站,车水马龙,一派繁忙景象,在穿梭的人群中能听到操南腔北调口音的人,一部分是来随厂迁来的工人,一部分是外省企业来这要车皮的、采购煤焦或提货的,或办理托运等手续,或找装卸工卸货物。万盛火车站,成了物资集散地,加之又是南桐矿务局职工家属的主要居住地,这里一度成了文化、教育、体育和医疗中心。

这里,我想起几位那时大家谈论最多的,为东林地区增光添彩的先进人物:

杨炳南,南川人,1950年进东林煤矿当上一名采煤工人,1951年被评选为川东地区劳模,1952年2月9日在东林“谦厂”冒顶事故中不幸殉职,牺牲时年仅27岁。为了纪念他,在现在的东林明德小学内,新建的一幢楼房取名炳南大楼,他的墓就在大楼后面的山坡上。

杨伦选,青年镇湛家村人,东林煤矿的采煤工人,1957年入矿,曾连续9年被评为矿务局劳模、四川省铁人标兵;1978年被评为煤炭系统劳模,并当选为全国第四、五届人大代表,在东林煤矿工作了25年后退休。

杨如林,1959年生,祖籍南川,家住东林和平村,他上班5年间,每年平均出勤358天,1977年被评为矿务局劳模;1980年被团中央授予全国新长征突击手;1982年被评为全国煤炭系统劳模;1983年出席中共四川省第四次党代会,1984年11月25日在井下采煤因公殉职,年仅25岁。

梁定基,1936年出生于广东中山,1955年来东林煤矿工作,1976年由采煤技术员晋升为工程师,并调任南桐矿务局科研所任副所长,专门从事瓦斯研究,并撰写下几部治理瓦斯的论著;1977年被授予四川省煤炭系统科技模范和重庆市科技模范称号;1978年3月,鱼田堡煤矿井下瓦斯突出事故,他亲临现场,在收集第一手资料中过程中,不幸因公殉职,时年42岁。

唐勇,海南文昌人,从小热爱羽毛球运动,1958年在四川省第一届运动会上,他一举夺得单打第二名、双打第一名的好成绩;1968年于当时的西南师范学院毕业,后来分配到南桐矿务局子弟校任体育教师,他在子弟校初中班组建了第一支羽毛球队,后来在全局发展了20支羽毛球队,从此成了南桐矿山最热门最普及的体育项目,经过他严格训练,1990年底在市以上级别的比赛中,夺得冠军28个、亚军14个;1989年,以唐勇为领队的南桐矿务局羽毛球队,以中国重庆羽毛球队的名义,赴法国参加南斯拉夫、印度、法国和苏联等6国羽毛球赛,一举夺得女单、女双、混合双打亚军等8个名次;1981年,唐勇先后被授予“重庆市先进工作者”“四川省侨务工作者”“全国优秀裁判”等多项荣誉称号,还连任四川省第4、5、6届政协委员,当选为全国总工会“十一大”代表。他在东林生活近30年,培养了大批优秀羽毛球运动员,为我区羽毛球运动的发展做出了贡献。上世纪末,在南桐矿务局工会退休。

1958年,我国的钢铁年产量才1000多万吨,当时的口号是:“大干快上,夺煤保钢,煤炭是工业的粮食。”煤炭产量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地位。随着南桐矿务局几座新矿的投产,需要大量的矿工,于是矿务局就去前面提到的区县招进了上千名矿工,1958年是历年招进矿工最多的一年,使东林地区沸腾起来。到了1961年和1962年,由于遇上灾荒年,各类物资十分匮乏,大量移民来到东林,物资跟不上,于是矿务局开始压缩员工。当时的政策是:井下工人原则上不压缩,只压缩地面的员工。留下的员工,大多是上世纪30—40年代出生的,我也是那个时代的一员,也是在此时期进入矿务局工作的,这批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不怕吃苦、不怕生活艰辛、不怕流血流汗,战斗在夺煤第一线,使南桐矿务局的原煤产量最高时达200万余吨,确保了钢铁产量的提升,为国家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弹指一挥间,几十年的光景已流逝,我们这代人都进入古稀、耄耋之年,满头鹤发了。我们的同辈,有的因病或因公已离我们而去,活着的逢上了今天的好日子。珍惜吧,我的矿工兄弟姐妹们,体念故土生处好,受恩深处便是家!

文/图 杨明书 严奇 刘文佳


【万盛简讯】

体验刺激

4月7日,奥陶纪景区,人头攒动,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慕名前来体验惊险刺激的高空项目。

文/图 盛民


近日,在子如陵园,孩子们手持菊花参加清明祭祀仪式,深切缅怀重庆历史名人刘子如先生。

文/图 李攀


赏花踏青

4月6日,鱼子新区,市民赏花踏青、拍照留念。

文/图 曹永龙


为提升女性美学素养及审美能力,提高生活品质,近日,区妇联举办了以插花为主题的女性讲坛活动。全区55名妇女插花艺术爱好者参加。

此次活动以“美丽心情 舒适生活”主题,邀请了资深花艺师现场教学。

活动现场,花艺师介绍了常见花种、插花的基本花型及技巧、设计、色彩搭配、绿植衬托等方面,手把手指导妇女同胞实践插花。

文/图 杨绮羽


【幸福万盛看天下】

长江迷雾:重庆七大枯水题刻,你见过几个?


长江重庆段水域中,隐藏着七个神秘的“川江枯水题刻”,即江津莲花石、巴南迎春石、江北耗儿石、朝天门灵石、涪陵白鹤梁、丰都龙床石、云阳龙脊石,它们十余年,更甚几十年才出水一次。

在民间它们充满了神话色彩,时常有消灾祈福的祭祀围绕它们举行。而在文保工作者眼中,这些题刻记录了千年以来的水文资料,珍贵无比。不过,有的研究者甚至等了一辈子,都没机会见到其真容一次。

“心欠欠”的春节

“一个人活一生,见它的机会也就这么几次。”

2月13日,江津文管所工作人员张廷良给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三峡文化研究所所长刘兴亮博士打了一个电话,让刘兴亮这个春节都一直“心欠欠的”。

“兴亮哥,那块石头好像有出水的苗头哦!”

“是不是哦?!你密切关注,有状况马上给我电话!”

那块石头就是著名的重庆七大枯水题刻之一莲花石。历代文人在莲花石上留下的题刻,记录了南宋乾道中期至民国二十六年间近800年的长江枯水位情况,是重要的国家水文资料。

莲花石。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供图

“历史上莲花石可考证的出水次数仅有17次,1987年与2007年石刻曾两次出水,椎拓工作主要是在1987年进行,但所获甚少,2007年后再也没出过水。”这一次的出水预兆,让从事了7年枯水题刻研究的刘兴亮兴奋非凡。“一个人活一生,见它的机会也就这么几次。”

莲花石拓片。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供图

刘兴亮随即请江津方面提前联系好了船工,购买了防水雨靴,并准备了纸、墨、白芨水、拓包等椎拓工具,那天晚上他做梦都梦到了长江。

终于在3月1日,他等来了张廷良的电话:下午水位开始降了,莲花石出水了!这是11年来第一次!

48小时抢出10张精品拓片

“下次见面,怕是我已经退休了”

“出发!”刘兴亮带领文保团队紧急开赴现场,使命只有一个:抢在江水上涨前获得更多的文保资料。

制作莲花石拓片。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供图

“在这之前,莲花石水文题刻拓片在国内很少见到。”团队中的杨军老师从事文物保护几十年,退休后被返聘回单位,这竟然也是她第一次接触到题刻原石,“机会真是可遇不可求。真的。”

3月的重庆虽已入春,但气温仍然只有10℃左右。在这样的环境下,文保队员们依然跳入冰冷的江水中“开工”,靴子进水了干脆打赤脚,渴了饿了也只能硬挺着。拓片工作需要非常仔细,有时候眼看就要成功,却突然经过一艘轮船,浪花又把片破坏掉,只得重新来。

“我们每成功制作一张,平均要损坏四五张。即使几个人同时开工,也需要几个小时才能有一张成功。”就这样,团队在3月2日,3月5日两天时间里,首次系统完整的对莲花石进行了考古调查,并成功抢拓出10张题刻拓片。

“这样全面的拓片,目前在全国只此一家。”刘兴亮如是说。

3月6日,天降雨水,椎拓工作已然无法进行。到了3月8日,江水再次完全将莲花石淹没。

“下次见面,怕是我已经退休了。”面对汹涌江水,刘兴亮感叹了一句,默默转身离开。

充满神话色彩

白鹤梁:保存完好的世界唯一古代水文站

“所谓枯水石刻,就算是没有三峡大坝的修建,本身也是十余年,更甚几十年一出,要不怎么这七大石刻群充满了那么多神话色彩。”

七年前,刘兴亮从一个从事古代史研究的“外行”加入到三峡文化研究的队伍,专注于三峡石刻研究,发现三峡文化领域之广超出了他最初的断想,对石刻文化的“痴迷”亦是愈演愈浓。

“除了水文资料,川江七大枯水题刻的内容基本都与南方地区普遍流行的修禊习俗有关,民间将其视为神明,常有祭祀活动围绕其展开,希望能够消灾祈福,。”

刘兴亮翻开一页页典故如数家珍。“史料记载,每逢水位枯下的初春时节,当地百姓就会到丰都龙床石上举行一种拜龙床的民俗活动。他们焚香秉烛。祈祷龙神,保佑男孩成器成龙,长命富贵,同时也祈望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云阳龙脊石民间也有举行修禊和占鸡卜的习俗。

“我曾接触过龙脊石的复制品,复制品在云阳三峡文物园保存。不过,保存题刻数量最多最好的,还是涪陵白鹤梁。”

提及白鹤梁,原本严肃的刘兴亮开始神采飞扬、滔滔不绝:“白鹤梁是发现石刻时间跨度最大的一处题刻群。人也多,题名人多达594人。通过上面的题刻就可推断整个唐宋以来七十多个枯水年份的水文情况,其最大的研究价值也正在于此……”

灵石在哪里?

愿今生能见它一次

到目前为止,刘兴亮最大的一个愿望,就是能见朝天门灵石一次。

朝天门灵石据史料记载,上有自汉、晋以来题刻十五段左右,1972年,当时的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和重庆博物馆联合做水文考古调查,发现朝天门附近有长约200米石梁延伸至江心,分隔两江之水,但遗憾的是当年水位仍然不低,无法获得进一步信息。

1999年文保工作者调查江北耗儿石。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供图

“曾有一位老船工讲,民国时期一次极枯水位时,灵石曾露出江面,水下隐隐有字迹。从文献记载来看,灵石题刻特点之一是与白鹤梁题刻一样,具有水文标尺的作用,但这几十年里灵石从未再现。”

2000年文保工作者调查巴南迎春石。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供图

刘兴亮翻开典籍,讲述了自己的研究判断:“灵石上的题刻应该是重庆所有枯水题刻中时间最早的,汉代、两晋的文字都有,最晚的文字也到了乾隆时期,文献中记载很多,甚至连上面题了哪些字都有,但公开存世的拓本已经见不到了。1972年的调查,应该看到的石梁就是灵石,但是水位太高,也不能完全断定。”

刘兴亮喝了一口茶水,目光看向远方,“为什么我们就是找不到它呢?有人等了一辈子都没机会见到它一次,希望我今生能有机会见它一次。”

延伸阅读:重庆枯水题刻基本情况

江津莲花石:目前题刻区存有题刻38段,时代分布从南宋乾道辛卯年至民国二十六年,2018年为11年来首次出水亮相。

朝天门灵石:文献记载众多,上有自汉、晋以来题刻十五段左右,但近几十年中灵石从未出现。

巴南迎春石:最早所见为南宋的冯时行题刻,题刻总数约有十余段。但保存状况普遍不好,多数题刻剥落严重,已经很难辨识。内容多与修禊习俗及士大夫游赏有关。

江北耗儿石:耗儿石发现时间较晚,1987年3月20日才被首次发现,1999年3月11口下午2点,寸滩水位158.32米,耗儿石后蜀题刻出水,清晰的文字呈现眼前:“大蜀明德二三年岁次丙申二月上旬,此年丰稔倍常,四界安怡,略记之。水去此一丈。”共32字,仅“之”字损。此题刻时间为公元936年,比涪陵白鹤梁上所发现的最早的有纪年的971年水文题刻还早35年。

涪陵白鹤梁:现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水下博物馆也已正式对外开放。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其誉为“保存完好的世界唯一古代水文站”。

丰都龙床石:位于丰都县城南水门子外的长江河心,常年潜于江心,唯冬春水枯才露出水面。此处题刻早最始于南宋绍兴年间,距今已有800多年历史。

云阳龙脊石:该处题刻数量也比较多,目前统计总数量在163段左右,三峡蓄水后,文物部门已经将龙脊石题刻原样复制,复制品在云阳三峡文物园保存。


历史趣闻:状元的7字回答流传至今

众所周知,在中国的历史长河当中,从来就不缺乏英雄人物,却也不少钻营取巧的卑鄙小人、佞臣奸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小人们可谓是用尽心思,而一代民族英雄岳飞正是这样一位有着悲惨结局的人物。有关他的故事想必都妇孺皆知了,虽说其一生精忠报国,但最后竟被小人秦桧以“莫须有”的罪名给陷害了,自此,秦桧也成为了千古罪人。而今天闲笔君要和你说的并不是秦桧,而是他后人的故事。

虽然秦桧已然是成为了历史上的千古罪人,并遭受了后人的唾骂。但随着历史的推进,在秦桧的后人中,却出了这么一位厉害的人物,并在当时还一举考上了状元。而这位厉害人物正是秦大士,秦大士从小就与常人不同,不仅仅是聪明绝顶,更是有着极高的写诗作文天赋,在秦大士10岁的时候,他就能作出一些好诗文来了,再加上勤奋好学,他的书法也是相当了得,所以在当时,还是小小年纪的秦大士便有了一些小名气,后来在其23岁时,秦大士便在江南贡院考中举人,在38岁时进京赶考,并一举夺魁,成为了清朝开国以来的第43位状元。

由于秦大士的才华了得,并且其为人处世的方式也让人敬佩,所以对于这样一位难得的人才,乾隆见后也是十分的满意,得到皇帝欣赏的秦大士不久之后便担任了科举考试的考官,甚至到后来还成为了翰林院的讲学士,可以说在秦大士一生中,一心为民,清廉一身,且颇得百姓爱戴。但其实在秦大士考上状元的时候,还出现了这么一个小插曲。

原来在当年主考官将榜单交给乾隆皇帝过目时,乾隆便注意到了秦大士,从他的气势非凡的文章来看,此人的确是一位有着治世安邦才能的人才,可是有一点却让人不明,那便是秦大士与秦桧是出自一个地方的,那秦大士与秦桧又是何种关系呢?

为了解决心中的这个疑问,乾隆便在殿试的时候,当着所有人的面前直接问了秦大士这个问题,此时的秦大士犹豫了片刻,因为他知道如果当场直接承认了自己就是秦桧后人的话,这状元的头衔很可能就与自己擦肩而过了,但如果否认的话,岂不是又犯了欺君之罪了。

所以在秦大士思考一番后,便说了这么7个字:“一朝天子一朝臣”。

别小看了这简单的回答,其实它里面可包含了几层意思。首先从这个回答当中,秦大士也侧面的表明了自己与秦桧的关系,与此同时,还巧妙的夸赞了乾隆一番,毕竟只有昏君在位的时候,才有小人得志的时候。

当乾隆听到秦大士的这番回答之后,心里自然是欢喜不已,便当场钦点秦大士为状元了。

责任编辑:何思佳 季科宇
热点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