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运工午休猝死家属要讨公道 他忙了两天调解近十次
​ 重庆客户端-华龙网 10-12 22:19 浏览量  3484

语音播报

  重庆客户端-华龙网10月12日18时09分讯(记者 阙影)深夜10点,不少人已准备休息,重庆市江北区鱼嘴镇的街道上空无一人。调解员王飞办公室的灯还亮着,他还不能睡。

  日前,辖区居民何某在单位突然晕倒,送医救治无效,不幸身亡。家属情绪激动,认为单位该承担主要责任,双方发生激烈冲突。如何化解这场纠纷,王飞苦思对策。

  搬运工午休时猝死家属要讨个公道

  王飞是鱼嘴镇人民调解委员会的一名调解员,几个月前,镇上的何氏兄妹和十多名家属赶到镇调解委员会,想找政府帮他们讨个公道。

  原来,几天前,兄妹俩的父亲何某在单位猝死。家人认为,用人单位应该承担主要责任,得赔偿。

  看着情绪激动的家属和在一旁泣不成声的兄妹,王飞立即对其进行了安抚,并了解到事情的详细经过。原来,何某系一家物流公司的搬运工人,事发当天中午,他在公司午休时突然晕倒,送到医院后经抢救无效,不幸去世。

  等家属们心情平静下来之后,王飞趁热打铁,召集了物流公司负责人、死者家属代表、镇社保所领导、镇群众工作站负责人及纠纷双方律师等人,共同进行调解。

  算不算工伤双方争执不下他“背靠背”做工作

  “在上班时去世的,人又在单位,就应该算因工死亡,赔偿也应该按这个标准来算。”在调解过程中,家属方提出了70余万元赔偿金的诉求。

  这一诉求刚提出,就被物流公司拒绝了。“虽然人是在公司里,可当时是午休时间,他也不是在工作场地休息,准确来说,并不算是工作地点、工作时间内死亡。”公司负责人表示,只愿意承担职工正常死亡的丧葬补助费及两年工资,总共约数万元。

  赔偿数额相差太大,双方又都坚持己见,互不相让。由于多次调解未果,死者家属一度情绪激动,甚至围堵了物流公司的大门。

  “如果这件事情处理不好,容易造成更严重的后果。”王飞丝毫不敢掉以轻心,一阵苦思,他决定将双方争论点,即死者是否属于因工死亡作为突破口。

  随后,王飞和其他调解员将双方分开,采用“背靠背”的方式给双方做工作。

  “你看人家上有老下有小,家里的顶梁柱突然去世,情绪难免激动,两个孩子都小,以后靠什么生活?”王飞给物流公司打起“亲情牌”,希望对方能换位思考,从“人为本”的角度考虑问题。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安顿好亡者。”另一边,王飞又给家属采用算“成本账”的方式,讲解《劳动法》《合同法》等相关法条。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做完这头的思想工作,又找那头,梳理出双方的分歧和共同点,再针对性地进行调解。为了这件事,王飞忙了足足两天,近10次的调解,最终,物流公司同意赔偿死者家属12万元,家属方也表示接受,为此次纠纷画上句点。

  一年调解纠纷4903件成功率99.6%

  在江北区,像王飞这样的调解员还有很多。

  人民调解工作是一项长期、复杂的工作,许多纠纷不是在短时间内产生的,也就不会简简单单地在短时间内调解好。面对这种情况,江北区从专业调解探索创新中寻找突破口,以建立各类调委会和打造调解室为切入点,构建了“一中心联动多个调委会”的“1+N”工作模式,切实解决了专业调解工作平台运行问题。

  迄今为止,江北区全区12个街镇共建立各级调委会136个,其中街镇调委会12个、村调委会20个、居委会调委会87个、企事业调委会9个、交通事故调委会1个、医患纠纷调委会1个、妇女矛盾纠纷调委会1个、诉调对接调委会1个、劳动争议调解委员会1个、治安纠纷调解委员会1个、老马调解工作室1个、物业纠纷调解委员会1个,调解人员总数达到1038名。街、镇、村、居委调委会覆盖率达100%,做到了哪里有矛盾纠纷,哪里就有人民调解组织和人民调解工作。

  目前,专业调解工作在制度建设和规范性运作上已经日趋成熟。江北区推行了统一的调解协议书,规范化率达到100%,目前没有发生一起人民调解协议书被法院撤销。

  据统计,过去五年,江北区各级调解组织共调解各类纠纷23513件,调解成功23325件,成功率99.2%。2016年调解各类纠纷4903件,成功调解4883件,成功率达到99.6%。

如果您有线索,欢迎向我们爆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爆料QQ:3401582423 微信号:hualongbaoliao

责任编辑:张炬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