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媒体走转改】家父去世不设“礼房” 石柱人蒋忠祥破旧俗树新风
重庆客户端-华龙网 02-14 14:20 浏览量  2019

重庆客户端-华龙网2月14日14时讯(记者 冉长军)在农村,但凡家中有红白喜事都要设立礼房,向宾客收受礼金。2017年12月在重庆市石柱县临溪镇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家住临溪镇新街村磨塘组的蒋忠祥的父亲因病去世,蒋忠祥先后在镇上以及村里张贴了三个讣告,要求前往悼念的亲朋好友不要送礼,否则就是讥笑讽刺。讣告一出,整个新街村炸开了锅,村民们也开始议论纷纷。近日,华龙网记者专程赶到临溪镇新街村蒋忠祥的家中,聆听他破陈规旧俗树新风背后的故事。

淳朴善良的蒋忠祥坐在自家屋檐下望着群山沉默不语 记者 冉长军 摄

父亲去世拒设礼房 左岭有舍议论纷纷

一栋土坯房依山而建,房屋右边是猪圈,门前是刚翻新的农田……这就是蒋忠祥的家。得知记者前来采访,淳朴善良的蒋忠祥立马从家里端出一盆炭火让记者取暖。身材消瘦,说话斯斯文文,这是蒋忠祥给记者的第一印象。

蒋忠祥告诉记者,父亲在去年7月份因脑肿瘤住进了医院,作为儿子的他每天就在父亲的病床边铺上一层纸皮,日夜守候。由于病情加重,医院告知父亲时日无多,为了让父亲在生命的最后一程蒋忠祥将父亲带回家中照料,无微不至的照料让左邻有舍都为之动容,然而病魔无情,12月12日,父亲辞世。

父亲离世,蒋忠祥如何去表达自己悲痛的心理,那一夜他思考要怎样做才能让丧事从简,破除村里沿袭多年的“吃酒”习俗。于是他先后张贴出3个讣告,都要求前往悼念的人不要送钱财,否则就是讥笑或讽刺。讣告大致内容为:“家父蒋大财因病逝世,本月三十日坐夜,特告知亲朋和左邻右舍,收礼如下:亲戚家各锣鼓、鞭炮等一套件;舅父、妹妹及妻子良家,送20元花圈和30元鞭炮……感谢你们来帮我父亲安葬之忙,需有感恩的心,但请不要给我送礼,否则我将视为讥笑或讽刺……”

“认为老人过世还是要热闹一点,同时也可以把以前送出的礼金收回一部分。”蒋忠祥说,一开始,不设礼房的举动就得到了家人的反对,质疑的不仅是亲人,左邻右舍也纷纷议论,大家很是不理解,平时这么孝顺一个人,如今父亲去世却有如此不可思议的想法。

冬日里的新街村气温接近零度,得知记者前来探访蒋忠祥立马端出炭火让记者取暖。记者 冉长军 摄

破除陈规旧俗 回报家乡左岭有舍

其实,不设礼房也有蒋忠祥自己的考虑,今年50岁的他,早年因病留下后遗症,不能干重活,家里的经济来源主要是靠妻子在外务工每月挣的2千多元。两个女儿,一个远嫁江西,一个还在读书。

蒋忠祥说,如果办丧事不仅自己开支太庞大,长期帮扶他的乡邻也要花钱受累,他在村里召开的院坝会上时听说要破除“违规泡酒”的陈规陋习,于是,他决定身先士卒从自己做起。在他的细心劝说下,家人及乡邻终于认可,只收花圈、鞭炮等,不收礼钱。“希望这样做能给新乡村带来哪怕一点点的改变。”蒋忠祥说。

蒋忠祥接受记者采访 记者 冉长军 摄

大力整治“无事酒” 为村民减轻负担

据磨塘组组长谭祥双介绍,按照临溪镇惯例,但凡村民家中有红白喜事都要设礼房,向亲客好友收取礼金,兄弟姐妹较多的还要分设礼房,让前往悼念的人要写几处礼钱;更有甚者,有的借助端水酒、生日酒、升学酒、参军酒、无事酒等契机办酒席大捞一把,让亲朋好友“破财”。

“以前每到年底吃酒就特别多,很多年轻人回家光吃酒就把一年在外挣的钱花没了。”谭祥双对记者说,其实很多人都对此苦不堪言,有在外打工的村民曾向村里干部坦言。

谭祥双说,在新街村办酒一般标准是200元一桌,办丧事一般会有40桌人,这样一餐下来,就要花费8000元,丧事从亲人去世到抬上山下葬一般需要2-5天(具体时间需要道士算日子),生活费最后再加上乐队、火炮等大约六千到一万元的开支,一场丧事至少要2万多元才能办下来。

“无事酒”已经严重影响到村民的正常经济开支,老百姓都想改,然后多年约定俗成的事要想改变并没有那么容易,因为人人都这么做,你一个人不这么做就亏了。

近年来,临溪镇大力整治“无事酒”行为。不仅通过会议、走访、座谈等形式宣传治理“无事酒”意义,还制定了相应制度让抵制违规泡酒有章可循。据悉,在2016年以后,村里的“无事酒”现象已经得到了大力改善,2016年之前,农户年均送出吃酒礼金约一万余元,后经开展宣传教育后,户均送出礼金3000元。不仅减轻了村民的经济负担,还减轻了办酒产生的人力负担,同时,靠“无事酒”占便宜的乡风得到遏制,勤俭节约、自食其力的中华传统美德得到弘扬。

责任编辑:雷艳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