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从非洲回来的维和警察: 墨镜、迷彩服、真枪实弹,看上去好酷,其实……
上游慢新闻 02-13 21:53 浏览量  3357

听广播

  △正在执行维和任务的谭家海

  抬眼、低眼,认真比对照片、仔细查验证件、盖章放行——这是江北机场T3航站楼边防检查员的一项日常工作,这项工作在春节这样的大节日下显得尤为重要。

  今年30岁、重庆公安边防总队边检员谭家海说:“我们的工作就是确保不该出去的人一个都不放出去,不该进来的人一个都不放进来,为老百姓创造一个安全便捷的通关环境。”他的身旁,放着一个箱子,里面装着几百个国家的资料,他即将参加一场考试,通过才能得到验讫章。

  谭家海说,两个月前,他才从非洲利比里亚维和一线归来。因为家庭原因,去年11月底,他的工作单位由浙江边防总队转为重庆边防总队。

  △刚到重庆边防工作的谭家海

  为通过维和考核

  坐公交车时都在练单杠

  “老师和军人,是我最喜欢的两个职业。”谭家海说,他毕业于重庆师范大学,毕业后没像大多数同学一样当老师,而是在2009年选择入伍。这个决定,得到了老婆的支持。“我和老婆是在大学毕业季相恋的,她是一个女汉子,她说只要是我自己想好要做得事,她都支持。”

  △正在执行维和任务的谭家海

  后来,谭家海去了浙江公安边防总队大榭边检站,而他老婆却留在重庆工作,两人成了异地恋。“之前还在浙江时,有一次我听小道消息说,可能会在浙江公安边防总队组织第四批维和部队。”

  那时的谭家海已经是执勤业务科副科长,听了这个消息后,他激动得睡不着觉。“这样的机会对我来说是千载难逢,可遇不可求,错过了这村就没这店。”出于对军人职业的无比热爱,谭家海主动申请去维和。

  当时,进入维和部队的考核标准很多,其中有一项是拉15个单杠,而谭家海只能拉7个。为了通过考核,他像入了魔一样,随时随地都在练习拉单杠,连每天乘坐开往码头的公交车时,都不忘在公交车上吊几个。

  “关于去维和,我妈妈不同意,幸运的是,老婆同意。但当我告诉老婆维和要去一年时,她的态度又有了一些动摇。加上前期培训的时候,足足要花费将近两年时间。”谭家海说,知道真相的老婆情绪出现了很大的波动,中途还因此吵了几架,但最后老婆还是妥协了、理解了。

  “他们担心我的安危,因为维和有一定危险性。我们同一批次的另一个营队,在南苏丹维和,其中就有3名战友牺牲。”谭家海告诉上游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在祖国的召唤面前,这一切都显得微不足道。上面有组织,身后有祖国,身边有兄弟,怕啥子?谭家海最后还是选择了维和,身边有很多战友都一样,也是顶着各样压力前往维和战场的。

  墨镜、迷彩服、真枪实弹

  有《太阳的后裔》男主即视感

  △正在执行维和任务的谭家海

  墨镜、迷彩服、真枪实弹,配上异国风情,谭家海很有《太阳的后裔》男主角的即视感。只是,现实和电视剧差距很大,路途、生活的艰辛难以想象。

  作为前往非洲的先遣部队,谭家海的小分队有30人,刚下飞机,他们就被塞进当地两辆小巴士里。车是美国淘汰不要的,路坑坑洼洼,颠簸不已,且没有安全护栏。1小时40分钟后,谭家海等人到了目的地,一看,面前是一堆废墟,连住的地方都没有。30人只得暂时挤进尼泊尔防暴队营地借宿,20多平方米的房间,挤了他们30人,还要加各种行李。

  你以为这样的生活只是暂时的?不,这样的生活足足持续了100天。“我们要自己盖厨房、厕所、浴室,自己发电,想要吃菜,还要自盖蔬菜大棚自己种。这里一到晚上就漆黑一片,到处都没有电,只有当地少数富人家里有电。这里很缺水,每天只发一盆水,要维持从早上洗脸到晚上洗脚。这里也没什么新鲜蔬菜,一周只能吃上一次菜,且只有胡萝卜、洋葱、土豆,我们叫它们维和三宝。”

  △正在执行维和任务的谭家海

  不过,人都是逼出来的,战友们每天早出晚归,一起打造美好家园,各司其职,还学会了切割电焊、架梁盖膜、翻土打垄、发电机拆装等必备技能。另外,他们还种上了丝瓜、茄子等蔬菜,土是专门去原始丛林里面挖的……

  这样没日没夜折腾了100天,整个营地才焕发出勃勃生机。在这里,没有网络信号,但他们并不孤独,因为每天都要训练、建家园、接维和任务,日子过得又艰难又充实又快乐。

  苦难中也有温情

  战友亲自为当地小孩裁衣

  △正在执行维和任务的谭家海

  俗话说,患难见真情。这一点,谭家海有深刻体会。在当地恶劣的条件下,也总有人性的光辉闪烁。

  “当地很穷,每家每户孩子还很多,维和部队每次倾倒垃圾时,总有一群孩子跟在后面,想在垃圾里面找一些有用的东西。我们防暴队里,有一个叫刘道满的战友,他认识了当地一个5岁左右的孩子艾玛。艾玛和刘道满儿子年龄相仿,据说艾玛的眼睛很像他儿子,因此刘道满对他很好。”谭家海说,他经常深夜看到刘道满为孩子裁衣,将那些不要的衣服,裁成孩子能穿得大小,然后叠好,带出去给艾玛,顺便还送一些多余的蜂蜜给他。

  刘道满和艾玛由于语言不通,很少交流,但眼神、动作足以让对方和旁观者明白所有。“两人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后来,小艾玛还抱着自家种得西瓜送到营地门口给刘道满。”谭家海告诉记者,当地人的生活真的很苦,但利比里亚人懂得苦中作乐,他们热爱足球,什么都阻挡不了他们踢足球,马路边到处都是木架子搭起来的球门。一到周末,他们有再多工作也要休息,晚上四处一片漆黑,他们就成群结队在树下乘凉……

  “看到他们这么热爱足球,防暴队还曾组织了一次进校园赠礼物的活动。我们去了当地一所私立学校,带了很多足球、文具、图书,送给他们。当看着孩子们领到足球、文具开心的样子,我们心中也是说不出的感慨。”谭家海说。

  第一个染上疟疾

  心中少有恐惧多是内疚

  说起利比里亚的维和生活,让谭家海难忘的,就是自己染上疟疾,足足被隔离了近一个月。

  疟疾是当地的一种传染性疾病,是被当地某种蚊虫叮咬,破坏了免疫系统所致。患上疟疾后,整个人忽冷忽热,头昏脑涨,高烧时会达到41摄氏度,严重情况下可能会致死。

  “刚开始,由于我是防暴队二分队分队长,所以我一直提醒大家,一定要注意预防疟疾,上厕所时一定要记得喷洒花露水,否则必被蚊虫围攻,结果提醒来提醒去,我自己第一个染上了疟疾。”谭家海无奈地说,自己被隔离起来,领导、战友想来慰问也不行,每天只有医生和护士进来打针、送药送饭。

  “如果有人问我,这一年里,有没有哪个时候后悔过参加维和这个决定,那么我会告诉他,当我染上疟疾时,我心中曾有过一丝后悔。”谭家海表示,他不怕病痛的折磨,也不怕高烧烧得他“灵魂出窍”,只是害怕自己会将疟疾传染给身边的人。另外,他还有一层隐忧,这种病毒的病原体潜伏时间长,回国后会不会影响家人的健康?

  “那种感觉说起来就内疚,我患疟疾时,刚好是6月份,也是我们营队‘百日攻坚’收官之时。外面天气很热,战友们热火朝天地工作。而我,却只能在屋里休息,什么忙都帮不上,还要劳烦别人费心照顾、担心。”幸运的是,谭家海在隔离区治疗以后,身体恢复了健康,很快又投入到维和工作中。

  部分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上游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 杨华 范圣卿 文/图

责任编辑:雷艳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