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固定收班时间的末班车 温暖了很多人
华龙网-重庆晨报 02-14 07:15 浏览量  5779

△吉锐站在机场快线 K01线车门旁,等待乘客上车。

2月13日2点15分,从海口飞往重庆的HU2659航班抵达重庆。这是江北国际机场T3A航站楼凌晨最后一趟航班。机场外的温度已降到了3℃。寒风中,48岁的驾驶员吉锐正站在机场快线 K01线末班车的车门旁,等待着这趟航班的乘客上车。

这是重庆公交系统中,唯一一条没有固定收班时间的线路。从T3A航站楼到解放碑,每天深夜, K01线都会等到机场最后一趟航班的乘客上车才收班。

去年,T3A航站楼投用,机场快线开行了摆渡车,司机们也给自己起了个“应景”的名叫“摆渡人”。

春运以来,K01线的收班时间越来越晚,“摆渡人”的工作也越来越忙。 “要过年了,大家都急着回家团聚,再晚也要送他们回家!”他们每天深夜的默默等待,温暖了很多人的回家路。

等待

开末班车要看运气 最晚一次等到凌晨4点

△吉锐一边帮乘客搬行李,一边耐心回答乘客的问题。

2月13日凌晨1点45分,机场快线休息室,调度员打来的电话才响了一声,吉锐就醒了。“还有半个小时飞机就到了,你快把车开到候车区。”

吉锐翻身起床,喝了一大口茶水。他整理了一下制服,匆忙走出了休息室。

“睡不着,也逼自己睡。”吉锐说,航班起降的声音让人睡不沉。但是为了保持良好的工作状态,在开末班车之前,他都会强迫自己睡一会儿。

吉锐有15年的公交车驾龄。2016年5月11日,机场快线的首条线路K01线开线,吉锐是首批上岗的驾驶员。

“我老婆到现在都还开我玩笑,离家近了,回家时间却更晚了。”吉锐家住空港新城,骑车回家只需要10分钟,但是因为K01线没有固定的收班时间,吉锐的下班时间也不固定。

春运以来,这是吉锐第三次开K01线的末班车。最晚的一次,吉锐等到了凌晨4点。

“不是想开就开得到,开末班车要看运气。”吉锐笑着说,机场K01线共有26名驾驶员。晚上10点30分以后,K01线开始滚动发车,夜班的13名驾驶员轮流上岗,谁开末班车,一是要看滚动发车的情况,二是要看最后一趟航班抵达的时间。

迎客

站在车门旁半小时 一名乘客也要送

△吉锐正在检查乘客的行李票。

凌晨2点10分,吉锐驾驶末班车抵达K01线的候车区。下车前,他再次检查了一遍车厢环境,确保干净整洁。

凌晨2点15分,吉锐站在了车门旁,开始迎客。一般情况下,迎客的时间大约在半小时,或者更长。

“您好,欢迎乘车,请问您到哪里?”每一名乘客上车前,吉锐都会用标准的普通话问候一句。K01线要经停几个站点,根据乘客的回答,吉锐会推荐乘客在哪里下车最方便。

遇到有行李箱的乘客,吉锐会主动上前帮乘客提行李箱,并把行李箱集中放置在车辆中部的行李放置区。

“我的行李箱有点重,我自己来放吧。”从海口回到重庆过年的黄骥面对吉锐的热情,有点不好意思。黄骥去年大学毕业后,留在了海口工作。这是他回家过年最晚的一次。“没想到这么晚了还有车。”

“没事,我力气大得很。你过年回家辛苦了,把这张行李票收好,下车时凭票取行李。”吉锐保持着一贯的热情,接过了黄骥的行李箱。

到了末班车的发班时间,吉锐只等到了6名乘客。“一名乘客也要送。”吉锐说,他开过近百趟末班车,乘客最少的一次,只有3个人。

事实上,K01线的末班车运行一年多来,末班车的客流量不到2万人次。这个数字虽然远远低于其他班次,但是正是因为吉锐和同事们的坚守,才保证了这些乘客再晚也能回家。

出发

全程有四个不同限速路段 路况再好也不超速

△吉锐驾驶末班车出发。

凌晨2点45分,吉锐驾驶末班车出发。K01线从江北国际机场T3A航站楼到解放碑,全程约34公里。经停T2A航站楼、T2B航站楼、加州城市花园、观音桥、上清寺、大礼堂、解放碑。

一般情况下,K01线全程运行时间大约是1小时。到了深夜,因为路况好,末班车的运行时间,一般在35分钟左右。

“经常遇到一段路上,一辆车都没得。”吉锐笑着说,开末班车要耐得住寂寞。

记者发现,虽然路况好,但是吉锐一路都驾驶得很平稳,没有急踩油门,更没有急刹车。吉锐后来告诉记者,K01线全程有四个不同的限速路段,车辆必须在限速范围内运行。

“平时不能开快,末班车更不能开快。”吉锐说,末班车上的很多乘客,上车时已经很疲惫。平稳的驾驶,可以让他们在回家路上,小睡一会儿。

为了让末班车的乘客乘坐时更舒适,细心的吉锐会调暗车厢灯光。同时,他对车厢内温度的调节也有自己的一套经验。

吉锐说,车厢的暖气控制分为前、中、后三个区域,如果末班车的乘客少,他会打开三个区域的暖气,调高车内温度;如果末班车的乘客多,他会打开前、后两个区域的暖气,让车内温度保持在舒适的状态。

到站

又有乘客的行李忘了拿 司机送行李乘客“送礼”

△吉锐帮乘客搬运行李。

凌晨3点20分,吉锐驾驶末班车抵达解放碑终点站。此时,车上只剩下黄骥。

“春节快乐,再见。”吉锐帮黄骥拿出了行李箱,和他道别。

“谢谢,辛苦师傅了。春节快乐,再见。”黄骥提着行李箱往家走去。

这时,吉锐发现行李放置区还有一个行李箱。“又有乘客把行李忘在车上了。你这边接到电话了吗?”吉锐拿出手机,给调度员打了一通电话。果然,调度员在这之前刚接完了乘客的电话,正准备打电话给吉锐。

“你给他回个电话,让他别着急,我在终点站等他。”吉锐把车熄了火,站在路边等待乘客。

10分钟后,乘客打车赶到了终点站。原来,这名乘客是在上清寺下的车,因为着急回家,又很犯困,忘了拿行李箱。

“师傅,太谢谢你了。这是海南的特产,你拿去吃。”乘客从行李箱里拿出一大袋芒果干,一边说,一边硬往吉锐怀里塞。

还有几次,吉锐在末班车上捡到了乘客的行李箱、旅行包,因为担心乘客着急又找不到路,他还自费打车送还。面对乘客的“送礼”,吉锐总是笑着说:“送我一句谢谢就够了。”

凌晨4点10分,吉锐驾车回到了T3A航站楼停车场。但是吉锐没有回家,而是又回到了休息室躺下。“家里人都睡了,不想把他们吵醒。”吉锐说,他很感谢家人的支持。

责任编辑:李晓燕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