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养女儿 养的是心灵丰盈
新华视点 01-13 11:27 浏览量  2322

听广播

  新年来了,新的八卦,让人仍然是旧的感慨:他把她当公主,她却没把他当王子。她是他的宝,他是她的草。

  童话故事的经典结尾,就是“王子与公主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影响了很多人,包括很多不是王子的男子,从小就做一个娶公主的旖旎大梦。

  但读读历史,真的能娶上个公主,还真不是美梦成真。原因很简单:不对等的爱情与婚姻——无论是身份还是心理——难言幸福。

  一

  历史上有一个著名的“酒壮怂人胆”故事:妻子傲慢,脾气大,丈夫忍忍忍……忍无可忍,某次喝大了,家暴,逮着傲妻劈头盖脸一顿揍。气出了,酒醒了,妻子不见了,原来奔回娘家告状了。丈夫于是有点小害怕。

  这类故事,直到今天仍不鲜见,但有的故事一地鸡毛,有的故事却被编成戏剧,传诵至今。上面这个故事,就是经典剧目《醉打金枝》,借酒壮胆的男主叫郭暧,他家暴的女主可不一般,娘家在皇宫呢,她是升平公主,爸爸是唐代宗。

▲《醉打金枝》

  郭暧的爸爸叫郭子仪,历史上的超级牛人,可以说他从安史之乱中拯救了大唐王朝。否则唐皇也不会跟他联姻。升平公主嫁入郭家后,一直没有厘清公主与儿媳的关系,所以对名满天下的公公不太尊敬:你是长辈,但也是臣子嘛。这样自然让丈夫极为不满:摆什么公主的架子?别忘了你也是郭家小媳妇。双方“人设”出现重大分歧,于是冲突爆发。

  古代公主的婚姻,复杂就复杂在:“君权”与“夫权”的冲突,夫为妻纲,妻子要听丈夫的,但公主地位尊贵,代表帝王,君为臣纲,臣子得听公主的。这样就成了悖论。

  封建社会,妻子必须对丈夫唯命是从,是因为妻子没有独立经济地位,但公主就不一样了,下嫁后有封邑。在唐朝,普通的公主封邑是千户,爸妈疼爱的公主,还可封到一千四百户——意思是,有足足1400户的赋税,是供给公主花费的。完全经济独立了。另外,有些朝代公主下嫁后往往设有公主府,有属官、奴仆,出嫁前大兴土木建个宅院,驸马的地位就比较尴尬了,中心只能是公主,他不可能是中心,更像一个附庸。

  这完全不是传统的婚姻模式,深深埋着皇族唯我独尊的礼仪与正常夫妻伦常关系的冲突,公主与驸马谁任性一点,后果都很严重。

▲乐安公主

  北齐名臣崔暹儿子崔达拏娶了皇帝高洋的侄女乐安公主,夫妻如胶似漆。但某一天,乐安公主回宫,高洋询问婆家待她如何,乐安公主半是抱怨半是撒娇地说,相公对我很好,可婆婆不太喜欢我。

  就这么随口一说,高洋居然找借口亲手一刀杀了乐安公主的婆婆。这不是疼爱公主,纯属杀人立威,彰显皇室之不可侵犯。但公主夫妻之恩,亦荡然无存。崔达拏对公主反目成仇,等北齐灭亡后,崔达拏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杀掉乐安公主,为自己的母亲报仇。

  东汉开国皇帝刘秀把女儿郦邑公主刘绶,嫁给皇后阴丽华的嫡亲外甥阴丰,堪称门当户对,但这对夫妻比较奇葩,“公主骄妒,丰亦狷急”,经常吵架,某次大吵之后,阴丰狂怒,动了刀子,正中公主要害……

  冲动是魔鬼啊,结果是这样的:皇帝将阴丰处斩,阴丰父母教子无方,鉴于是阴丽华亲弟弟,留全尸,在家自尽。削爵。

  不过,《醉打金枝》的结局,皆大欢喜,在皇帝像居委会大妈一样亲自与亲切的调停下,这对小夫妻接下来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皇帝岳父通情达理,公主夫人又被治(打)愈了公主病,纵观历代驸马命运,郭暧算是蛮好的,关键是:他有个重磅爸爸。

▲《醉打金枝》

  正史中没有记载郭暧酒后打公主的事,倒是有另外一桩,来自《资治通鉴》:

  “郭暧尝与升平公主争言,暧曰:‘汝倚乃父为天子邪?我父薄天子不为!’公主恚,奔车奏之。上曰:‘此非汝所知。彼诚如是,使彼欲为天子,天下岂汝家所有邪?’慰谕令归。子仪闻之,囚暧,入待罪。上曰:‘鄙谚有之:不痴不聋,不作家翁。儿女子闺房之言,何足听也!’子仪归,杖暧数十。”

  说的是:小夫妻拌嘴,拼爹,郭暧居然说了大逆不道之话:“你有什么不了起?要知道:我爹不想当这个皇帝,你爹才当得上的!”公主大怒,告状,皇帝实事求是地说:他说得没错啊。当时郭子仪掌握着全国兵马呢。当然,郭子仪是吓坏了,即使皇帝宽宏大量,他仍然把儿子暴打一顿。假如皇帝不是看他面(实)子(力),绝对灭族了。

  二

  如果说“伴君如伴虎”,那么,伴公主如伴母虎。

  公主当然都有公主病,刁蛮自私、任性撒泼倒也罢了,驸马只要“耙耳朵”就行,也能过下来,有时还会蛮幸福,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怕就怕公主病病入膏肓的那一款,自我放纵任意妄为,眼中除了本尊,其他都如草芥。比如碰上一个性开放的公主,频频给驸马戴绿帽子。有人估计不满了:凭什么只能男人出轨?问题关键在于:驸马没法离婚,也不敢大吵大闹,甚至明明戴着绿帽子,还要默默陪着笑。

  这样的例子,在唐朝很多,比如唐太宗的女儿高阳公主,下嫁房玄龄的儿子房遗爱,却爱上了和尚辨机。房遗爱是重臣之后,却啥招都没有。《新唐书》载:“主骄蹇,疾遗直任嫡,遗直惧,让爵,帝不许。主稍失爱,意怏怏。与浮屠辩机乱,帝怒,斩浮屠,杀奴婢数十人,主怨望,帝崩,哭不哀。”

  这个高阳公主骄横狂野,提出过分条件,没有得到满足,心意难平。后来私通和尚,亦可视为她的某种抗议。她爸爸还算护着女婿,一怒之下把那个花和尚给腰斩了,高阳公主更怒了,后来唐太宗去世,她这个做女儿的,一滴眼泪都没有。

  只能说,这个高阳公主的家教太失败了。

  事实上,唐朝公主们的公主病处于集体歇斯底里发作阶段,给后世留下了不少恶名。她们身处中国古代女性地位最高的时期,多以豪放派形象出现。但有时豪放到了极致,就不可爱了,行为不端、骄横无礼、淫荡不羁、强悍泼辣、残暴凶狠的为数不少,高阳公主还不算最厉害的,最厉害的当数太平公主、安乐公主,堪称两大悍妇,贪淫放纵、专横跋扈倒也罢了,她俩还干预朝政、谋反叛乱,结果悲剧收场。

  她俩都是从小极受宠爱,皇室听其所欲,无不允许,小小年纪,就养成了骄傲任性、蛮横霸道的脾气。这样的姑娘,今天仍然很多,但有没有“公主”这个头衔加持,就完全不一样了,自小娇惯的小家碧玉与一国公主,那杀伤力完全是冷兵器与机关枪的区别。

▲《大明宫词》中的太平公主

  这里要表扬一下大唐后期的唐宣宗,在唐朝皇帝中,唐宣宗教育和管理子女是最为严格的一个,他尤其重视对公主们的管理,常常以太平、安乐二公主为反面例子,让女儿们切莫坑爹坑己。唐宣宗倡导节俭,长女万寿公主下嫁郑颢。按照朝廷定制,出嫁时应使用银箔装饰的豪华车马,但他却要求女儿使用一般大臣使用的铜饰车马。

  唐宣宗很疼爱这个女儿,又因此担心她恃宠而骄。史载,万寿公主出嫁后,唐宣宗老是担心公主在宫中教养不够,慢待夫家。每次公主回宫进见,宣宗必谆勉笃诲道:“无鄙夫家,无干时事。”意思是:不得以皇室的地位鄙视丈夫家族,也不得干预朝政。

  考验公主的时候到了:皇帝听说驸马弟弟重病,马上派太监前去探望。太监回来后,宣宗专门询问:公主在哪儿?太监答:公主正在慈恩寺观戏。唐宣宗大怒,速召公主进宫,先是让她下车,站在阶下,冷落良久,然后再当面斥责道:“岂有小郎病,不往省视,乃观戏乎!”哪有小叔子病成这样,做嫂子的还自顾自看戏的道理!别人要是知道了,不光说你不懂事,恐怕还要说你老爹没教育好你了!公主一看老爹震怒,也吓坏了,跪地求饶。

  但这样的皇帝爸爸太少啦。

  其实,唐宣宗也是迫于无奈,话说“皇帝的女儿不愁嫁”,但他已深感无人愿娶公主的切肤之痛了。把女儿在变成大龄青年之前赶紧嫁出去,成了唐朝不少皇帝的一大心愿。

▲驸马郑颢和公主

  唐宣宗对女儿要求严格、对驸马郑颢很好,但他的爱婿仍然充满了对这段婚姻的怨恨。他是名门之后,才貌双全,宰相白敏中推荐给皇帝当女婿,皇帝也满意,但郑颢不干,他在老家已有心上人,即将完婚。白敏中急了,各种招数使尽,成功棒打鸳鸯,把这个优质男青年推进了公主怀抱。

  郑颢受尽恩宠,却始终难忘初恋的味道,一腔怒火,泄到媒人身上,三两天就上一份折子弹劾白敏中。后来,白敏中出镇邠宁,对宣宗道:“郑颢并不想娶公主,因此怨恨于臣。臣在朝中,他无能为力。臣若出镇,他定会中伤于我。”宣宗道:“我早就知道了,你怎么到现在才说。”说完命人将一个柽函交给白敏中,道:“这里面都是郑郎诋毁你的书笺。我若是相信,你又怎会有今日。”白敏中这才得以安心。他估计是历史上最郁闷的媒人了。

  三

  不可否认,历史上公主也有美满幸福的爱情与婚姻,比如西汉时的平阳公主与大将军卫青,比如清朝的固伦纯悫公主与蒙古贵族策凌。读了他们的故事,又相信爱情了。

  这两对情侣的故事,都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卫青是私生子,出身卑贱,小时候曾经做过平阳公主的奴仆,此后居然能够逆袭娶了公主,绝对是有缘。

  平阳公主此前嫁过两次,两位前夫均过世了,此刻,她和卫青——昔日的小厮,如今屡败匈奴、名满天下的大将军——擦出了火花来,卫青的夫人也去世了。平阳公主热爱成人之美,她给弟弟汉武帝先后介绍过卫子夫(卫青的姐姐)和李夫人,都极受武帝宠爱。这一次,她没有让自己错过卫青。两人婚后在一起生活了十年,卫青去世。平阳公主临终前,决定与卫青合葬。

▲卫青

  固伦纯悫公主是康熙帝第十女,豆蔻年华时,恰逢蒙古贵族丹律带着孙子策凌投奔清廷,策凌被授为轻骑都尉,留居京师,入内廷学习,与公主成为同学。两人年龄相仿,可谓青梅竹马。

  但爱情不经一些波折,也难以被后世传诵了。公主因病,错过了与策凌的婚姻,她辗转于深宫病榻,策凌娶妻生子,南征北战。后来策凌夫人因难产去世,他和她,又走到了一起。遗憾的是,公主体弱多病,两人婚后四年,公主病逝。四十年后,她的墓穴被打开,迎来了合葬的丈夫。《清史稿》对策凌评价很高:“终清之世,为主婿者,前有何和礼,后有策凌,贤而有功,斯为最著。”

  这两段姻缘,都经历了时间的考验与祝福,极富戏剧性。但这么美好的故事,却与大多数公主与驸马无缘。

  公主的婚姻,难言幸福,跟女权无关,并非因为公主打破了父系社会、男权社会男尊女卑的传统格局之缘故,而是因为爱情、婚姻跟政治绑在一起,被权势所左右。可以说,娶了公主、颇感痛苦之根源,源自体制问题。

  南北朝时南朝驸马江斅,在被皇帝看中后,曾长篇大论写了《辞婚表》,坚决不愿娶公主。当然,《宋书》上说,其实并不是出自他的手笔,是皇帝托人代写的,只是为了教育公主:看看你们把驸马欺负成什么样子了,再不悔改,小心以后没人敢娶。

  《辞婚表》列举了诸位驸马婚后被折腾得死去活来的惨状,也点出了驸马们悲惨的症结所在,大意是:家庭之中,感情第一,和国法有啥关系?可是公主们却金口玉言,说的话就是法律。闺房之内,好像军事法庭;夫妇之亲,她却成了主子,丈夫却成了奴才;连一句玩笑话都不敢说,偶一不慎,说了两句,立刻就构成冤狱……

  公主代表高高在上的君权,绝对不愿也不能与老百姓打成一片,即使嫁人了,仍然高高在上,与驸马虽然名为夫妻,却还是要遵从各种君臣礼节,公主住在公主府,与驸马分别起居饮食,一般驸马不能随意进府,除非公主吩咐。

  历朝历代,最不缺的就是把一点小权力玩得淋漓尽致的小人。驸马想见公主,得讨好公主府的小人,说好话还不行,得塞钱送礼。弄到后面,公主想见驸马,也得先摆平身边这些小人。

▲容嬷嬷

  电视剧《还珠格格》中有个让人恨得牙痒痒的容嬷嬷,历史上真有其人。明神宗女儿寿宁公主的驸马是冉兴让,年轻夫妻,彼此想念,有个晚上,驸马没跟公主府管家梁嬷嬷梁盈女打报告,私自跟公主相会了,正如胶似漆呢,却被梁盈女火冒三丈地闯进来,将驸马从床上拖下来,拉出门,暴打一顿。公主出来劝解,也被大骂一通。

  是可忍孰不可忍?翌日,悲愤的公主入宫告状,但梁嬷嬷盈早恶人先告状了。结果公主被母亲拒绝见面。驸马也想告御状,结果被梁嬷嬷的相好太监找打手又暴打一顿,打得精神都快失常了。

  皇权之下,宫廷之中,哪有正常的亲情?皇子公主生下来之后,立刻被乳母喂养,难得与亲生母亲朝夕相处,更别说与父亲嬉戏、亲亲抱抱举高高了。驸马的命运自己无法掌握,公主又何尝能掌握自己的命运?被和亲、被指婚、被政治交易……那位可怜的长平公主,年仅16岁,却在北京被攻破前,被绝望的父皇崇祯一剑砍断左臂,崇祯的理由是:

  汝何故生我家!

  四

  1912年2月,清帝退位,中国的封建制度垮了,君王没了,“公主”这个身份,也退出了历史舞台。

  但各种各样的“公主”,仍然存在:有父母眼中的公主,有男友或丈夫眼中的公主,也有自视的公主。公主不再是政治身份,更多是一种炽烈的情感,是对方无私的爱,是饱含了娇宠、呵护、欣赏、尊重在内的“蜜汁称谓”。

  但公主,不等于公主病。

  什么是公主病?饱受公主病折腾者,各有各的苦水,但总体说来,大致有这些症状:

  其一,超级自恋。超过现实地放大自己的优势,待人处事,极端情绪化,控制欲望强,永远把自己的感受、需求放在第一位,基本上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其他人都是伺候本公主的。

  其二,不愿担当。对人对己,双重标准,放纵自己,苛求他人。明明自己做错了事,却希望别人埋单,不愿意承担责任,不愿意面对难题,不愿意解决困难,所有问题归于外因,与本尊无关。

  其三,贪图物质享受。娇生惯养,好逸恶劳,讨厌任何劳动,极度重视物质生活,处处希望得到别人的优待照顾,且以为理所当然,不懂感恩,“因为我是公主,我应该得到这一切”。

  “公主病”是恋爱婚姻中的超级杀器,要求男方放弃尊严来爱自己,却认为自己得到的一切,天经地义;给予对方一点,已是天大的恩赐。

  古龙《多情剑客无情剑》中的林仙儿,就是一个公主病重症患者,她一度是骄傲而倔强的剑客阿飞心中的公主。她是个荡妇,却在阿飞面前扮成白莲花。她不懂珍惜,以为对方的爱,不会枯竭,她一次次愚弄、欺骗甚至羞辱对方,却自恃自己是他的公主,他必须无条件对我好。

  林仙儿只是失去之后才感觉到阿飞的重要,她从未爱过他。在拥有对方爱情的时候,她从未认真当成一回事,她只是洋洋自得享受这种感觉,也习惯了这种感觉,她不在乎对方感受,更谈不上去尊重对方,她要的只是对方放弃尊严、不顾一切,臣服在她脚下。她要的是一个奴仆对公主的爱。

  但是,公主与奴仆,不可能有真正的爱情。西汉的平阳公主能够嫁给曾经服侍过自己的卫青,是因为时过境迁,她仍然是公主,而他早已不是奴仆,身份上不是,精神上也不是。

  网上有句话说很精辟:最幸运是——有公主命,却没有公主病。最悲剧的是——没有公主命,却一身公主病。

  事实上,像林仙儿这样的公主病重症患者,又怎么会去爱上自己之外的任何一个人?何况,她并不是公主,他也不是奴仆——身份上不是,他还打碎了精神上的奴仆枷锁。

  公主病,挺不好治。现在社会都在流行“富养女儿”,言之凿凿:让女儿从小就住五星级酒店,她以后不会被骗到校园外的小旅馆开房;从小让她品尝山珍海味,她以后不会因为吃个100元标准自助就怦然心动;让她从小拥有名牌,她以后不会在一个山寨的包包面前迷失自我……

  这种观念,令人遗憾,如此“富养”,仍然只停留在物质层面,其结果很可能培养不了一个公主,而是养出女儿一身公主病来。富养女儿,其实更多养的是精神富裕,心灵丰盈,知己知彼,有敬畏,懂感恩,能助人,亦自强。

  当然,一味说“公主病”,对女性并不公平。当今社会,“王子病”同样流行。只能祝愿:精神富裕的“王子”能够遇到“公主”,而“王子病”不要怼上“公主病”,那将是小行星撞地球一般惨烈。

责任编辑:代修凤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