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剧脸谱背后的画魂
华龙网—重庆晚报 01-12 06:46 浏览量  2278

龚老与他画的部分川剧脸谱
龚老收藏的2012年重庆晚报川剧人物报纸
龚老为川剧《金子》画的人物速写
《川剧脸谱》收录了龚老的所有作品
龚老一辈子的爱好就是画川剧脸谱

    重庆民间文艺大师龚思全几月前举办了一场奇特的画展——2017龚思全/川剧人物脸谱展。这场展览奇特之处有二:展览原定时间为2017年10月15日-11月9日,却因参观者络绎不绝,让这场2017年的展览延长至2018年1月20日结束,此一奇也;二奇则是这场展览让“大家都不花钱”,不仅看展的人不用买票,办展的龚思全也没花一分钱:展览执行单位仅婉转讨要了他的一幅画作为报酬。

    日前,重庆晚报记者采访了这位80岁的老艺术家,打探到他60年来与川剧脸谱结下的不解之缘。

    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 余珂静/文 钱波/图

    1

    八旬老人

    浑身散发灼人热情

    龚思全是一位特殊的采访对象,他浑身散发着灼人的热情。记者通过电话预约采访时,他的回答便不寻常:“要得!来吃饭!你们几个人?” “我和摄影记者共两人,龚老你什么时候有空呢?”“明天嘛!你们来吃午饭!上午九点半来嘛!”整个采访流程,就被他围绕着“饭点”敲定了。

    上午9点半,重庆的室外温度只有5℃,露天停了一夜的车上覆着一层薄霜。还未到楼下,便见一个单薄的身影在左顾右盼,那就是执意下来接我们的龚思全了。

    进了门,狭窄的玄关一侧做了个壁橱,密密麻麻摆着奖杯、奖章。记者询问这些奖杯的来历,龚思全一句:“唉呀!都是虚的!”进到客厅,狭小的房间中央突兀地摆着一张硕大的办公桌,边上的一圈过道只摆得下一张椅子,令空间更显逼仄。周围的墙上、沙发上,无数张神色各异的川剧脸谱画或挂或摆。

    “先喝点热茶!外面这么冷!我怕你们来了茶冷了,所以刚才没泡!中午喝点儿酒!茅台!”龚思全的热情异于常人,不像一位老艺术家,更像是一位邻居大爷。这热情背后,又似乎隐藏着一丝别的东西。

    喝茶时的几句闲谈,得知他独居,老伴去世数年,身边仅一保姆。儿女时常来探望,却又不能和他聊他喜欢的东西——川剧脸谱。龚思全自言,只有偶尔有人来拜访时,才能聊聊这些自己喜欢的东西。

    2

    川剧脸谱集

    就是个人作品集

    喝了茶,龚思全急急讲起了川剧脸谱。

    川剧脸谱有讲究,除色调代表人物特性,比如红色代表忠义、黑色代表刚直、白色代表奸诈等,还有个性化和使用动物图案的诸多特点。同一个角色,在不同的故事里脸谱会不同。例如《蟠桃会》中的孙悟空,标准猴脸扮相的额头上画了一个仙桃,而其他有孙悟空的川戏,则不会给孙悟空画上这个仙桃;两个不同的川剧演员演同一出戏的同一个角色,脸谱也会有差别。例如龚思全收藏的《真假图》角色马骏的两张脸谱,便是形异神同——画上了不同的蝴蝶样式花纹。这既是同一角色在不同故事中的个性化,也是不同演员在同一角色上的个性化。

    使用动物图案表现人物特征,也是川剧脸谱的一大特色。马骏外号“玉蝴蝶”,脸谱上就以蝴蝶样式的花纹为主;绿鸭道人的脸上就勾画着展翅的鸭子;最妙的则是《水漫金山》中的蟹将,脸谱正中画着一只螃蟹,演员开口说话,那螃螯便活过来般一张一合。

    在飞速讲解的同时,龚思全翻出了收藏的脸谱,不停催促摄影记者拍照。他说:“这个很有特点……那个很重要,一定要记一下。”

    龚思全说:“这些脸谱,老艺人们珍视得紧。只传徒弟,徒弟得了脸谱,才算是真的端起了川剧这行的饭碗。”

    随着川剧观众减少,艺人离去,这些独具匠心的脸谱日渐消亡。2007年,学苑出版社出《中国戏曲脸谱》时,在云、贵、川地区遍寻正宗川剧脸谱而不得。很多保留有正宗川剧脸谱的老艺人要么离世要么改行,令搜集工作无比困难。待他们找到一些正宗川剧脸谱后,欣喜地发现这些脸谱的来源都指向同一个人——龚思全。

    龚思全收藏的800多幅川剧脸谱画,直接支撑起《中国戏曲脸谱·川剧脸谱》成书,该书已于2009年正式出版。京剧、秦腔的脸谱集,是从多位艺术家手里搜集而来,署满了各位艺术家的名字。而川剧脸谱集,作者署名就只有一个人——龚思全。

    他说,这800多幅脸谱是自己从200多位老艺人那儿“讨”来的,是精美完整的正派川剧脸谱,自己算不得作者,只是搜集存留者。而不完备的脸谱(存在上色、描线有缺失等情况),他还有两、三千张。龚思全在这些脸谱上,耗费了毕生的精力。

    3

    60年苦行

    只为收集更多脸谱

    龚思全说,60年前当他第一次见到川剧脸谱时,从未想过这些精美的艺术品在未来的某一天可能会失传。在记者追问下,他讲起了过去的经历。

    龚思全是一个专注的人,他专注的本不是川剧脸谱,而是绘画。童年时烟盒上印的三国、西游记的图像勾起了他对绘画的向往,没人教,他就自己摸索。1957年,他开始在合川电影院画海报,电影院一年出200来幅巨型海报,他一人就画了190多幅。这段经历,迅速锤炼出了他的画功。一年后,龚思全调到合川县川剧团当美工,也迷上了川剧脸谱。他说:“当时就是很喜欢,想把它们都搜集下来,都画下来。”

    老艺人都将脸谱视作饭碗,不会轻易传给外人。可龚思全不是川剧演员,老艺人们由此少了一些戒心。“然后就是请吃豆花饭,上点儿叶子烟。他们晓得我没得恶意,了解我的为人,也就愿意传给我了。”说起这段往事,龚思全哈哈大笑。

    有了第一张、第二张,龚思全就此上了瘾,一心想搜集更多。存工资、画广告挣外快,一有钱就跋山涉水去寻访川剧艺人,拉关系、套近乎“讨”得川剧脸谱。“当时的剧团,美工其实就是打杂,工资少得很,要存很久的钱才能出去跑一趟。我这辈子的时间、精力和收入,都耗在这事儿上啦!”他说。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龚思全收藏的上千幅脸谱散失了很多,但这种打击并没有击垮他,他依旧着存钱、跋涉、“讨”脸谱的生活,直到如今。他骄傲地说:“我几乎踏遍了四川,寻访了200多个民间川剧艺人。他们手头少则一两张、多则十来张,我都是一份份要过来画下来的。”

    谈及家人对他这个爱好的看法,龚思全说:“他们都很支持,但他们都不喜欢脸谱。”前半句很快、很响,后半句很慢、很轻。

    4

    从未想过

    要靠卖脸谱赚钱

    “1995年,我到北京去参展。有美国人要花2000美金买四幅脸谱。”这是龚思全在采访时唯一一次提到川剧脸谱和经济利益相关的内容。他说,自己没想过靠脸谱赚钱,也没有将画脸谱当作营生。跋山涉水奔东走西,完全是出于对川剧脸谱的热爱和执著。“我都是自己存钱去搜集,那个时候怎么晓得脸谱能卖钱嘛?又怎么晓得这么精美的脸谱有一天可能失传嘛!”

    但龚思全的想法还是变了,他不止一次提到:“现在的人都喜欢看电影电视,哪个还去看川剧?”搜集的脸谱愈多,他愈隐隐觉得紧张。直到学苑出版社的人找上门,他真的开始怕了——传承可能将断!随着传统川剧老艺人的去世,自己珍爱的川剧脸谱正面临消亡!

    他加紧了搜集、整理川剧脸谱的步伐。对川剧脸谱的喜爱,也日渐转为一种责任。他说:“我要把这些东西整理出来,留给后人!”

    短暂的沉默后,龚思全说:“现在的年轻人求快,很少有人能看川剧,都去看电影电视了。我的脸谱现在在南岸三零三剧场展览,你一定要去看看!”

    5

    热情脸谱背后

    是孤高的灵魂

    龚思全说,他喜欢脸谱,有脸谱陪着,能画脸谱,自己就不觉得孤独。记者猛然意识到,他一开始的热情和受访过程中的急迫,到底隐藏了什么东西?

    他绝口不提自己所获得的一长串头衔:中国舞台美术学会会员、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中国国际书画艺术研究会会员、中国国际书画研究院研究员、香港国际画院高级画师、客座教授;不谈国家人事部中国人才研究委员会艺术家学部委员会核准颁发的“著名国画家”及“一级国画艺术委员”、中国贡献专家协会与世界艺术大师联合会评选的“人民功勋艺术家”、重庆市“民间文艺大师”等称号;不说自己的作品先后被新加坡、澳大利亚、日本、美国等国家的收藏家收藏;他对壁橱里的几十个奖杯,也是一句“虚的”带过。他始终就像一个蹲在田坎上的邻村老大爷,急迫地讲着川剧脸谱的故事,催促我去看川剧脸谱的展览。

    这与其说沉浸在川剧脸谱里的孤独灵魂,不如说是在背后撑起川剧脸谱的丰满、鲜活灵魂。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