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早餐】万盛传奇之爱情桥
幸福万盛客户端—万盛新闻网 01-11 08:01 浏览量  3978

幸福万盛客户端—万盛新闻网1月11日8时01分讯(统编 闲笔)孝子河上,曾经有一座让人十分眷恋、名称也非常有趣的桥——“爱情桥”。

此桥修建于1975年。当时,孝子河万盛段西岸的娄黄坝生产队,是一个有五六百人的蔬菜生产大队,居民们每天要将蔬菜送到万盛菜站,又要从万盛挑大粪回生产队淋菜,还要接送孩子上学……这些都得涉水过河。每到冬天,河水冰冷刺骨;洪水季节,只能绕道从三元桥或氮肥厂大桥到万盛,给出行带来不便,居民们盼望能在河面上建一座桥!

政府从现实考虑,最终同意在娄黄坝前的孝子河面上修建一座简便桥,让人和拖拉机通行。

当时修桥很艰难。修桥的资金,由区财政补贴一点,公社资助一点,区蔬菜公司赞助一点,生产队每家每户筹集一点。在国家建设“三大主材”十分匮乏的年代,区物资部门也想方设法为建这座便桥下达了水泥、木材、钢材指标。具备了修桥的资金和主材后,当年汛期一过就动工建桥了。

桥的东面架在区环卫所前,桥西头直达娄黄坝生产队的地边。决定修桥的消息一经传开,娄黄坝生产队的男女老少一片欢喜,社员更是群情激奋,家家户户出工出劳。背水泥、挑石子、抬钢筋……工地上一派繁忙景象。当时我在万盛公社修建队任队长,把技术员傅汝平派到建桥工地担任技术负责人,巧合的是傅汝平本身就是从娄黄坝生产队到公社修建队来的,对建桥特别的卖力和尽心。经过约四个月的奋战,年底前终于将桥建成了。它是一座钢筋混凝土桥,桥长约70米、宽约1.8米,在河中有三个桥墩,桥的两边装有栏杆,能过往行人和拖拉机。因为两岸的交通便捷了,先后有区社队企业局供销公司、区二轻局和区安监站征用娄黄坝生产队的土地,修建了家属住宅楼,区工商部门又在西桥头设立了生猪交易市场。

从此,社员们经便桥将蔬菜送到万盛菜站,回去的时候,有挑大粪回生产队淋菜的,有担潲水回去喂猪的,西岸的人过桥到氮肥厂、东岸的人过桥到造纸厂和塔山医院上班……当时这座桥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每到夏天的傍晚,人们三五成群的来到桥上纳凉,习习的河风吹得人胸背透凉,前三十年后三十年的神吹海侃,惬意极了。

90年代的万盛注意图中红色标注哟!那便是老爱情桥了

后来,不知什么时候,这座便桥被谈情说爱的青年男女给“霸占”了。每当夜幕降临,情侣们就相约来到桥上,凭栏倚靠,有的朝上看着缓缓流来的河水,有的朝下看顺河流去的月亮。夜晚,桥上没有车辆经过,没有路灯,路人从中间穿过,只听得窃窃私语,谁也看不见对方的面目……这座桥竟成了当年万盛地区男女幽会和谈情说爱的好去处。

久而久之,这座桥被有心人送上了一个雅号——“爱情桥”,并得到当地人的认可,一传十、十传百,“爱情桥”的名称越喊越响亮,一喊就是30多个年头,成了万盛地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一张名片。

2008年,在孝子河“爱情桥”上下游相邻处各架起了宽大宏伟的新桥,原“爱情桥”承担的交通和运输功能逐渐被这两座新桥取代,加之“爱情桥”年久失修和整治孝子河的需要,政府决定拆除“爱情桥”。昔日的情侣,今日的婆婆、爷爷们闻讯后死活不同意,看见桥被拆除,有的大娘捶胸顿足、泪流满面。

但是,拆除“爱情桥”是整治孝子河的内容之一,是大势所趋,人们也只能顾全大局。后来,不知是哪个大娘想出了一个怪招,发动老姐妹们说:“你们把我们的‘爱情桥’给拆了,‘老娘’们就把你们修的‘珊瑚桥’喊成‘爱情桥’。”这一招还真起了用,她们一呼百应,原“爱情桥”旁边新修的被命名为“珊瑚桥”的大桥,竟被喊成了“爱情桥”。现在在体育馆一带玩耍,不时会听到有人问:“你从哪的过来的?”有人答:“从爱情桥过来的。”不难看出,人们对亲情、友情、爱情是那么的执着、那么难以割舍和眷恋。

今日爱情桥

“爱情桥”不知当了多少情侣的红娘,也不知见证了多少忠贞的爱情故事,而今,永远座落在人们无限的思念之中。

文/罗昭书 图/李攀


【万盛简讯】

雪 趣

1月9日,石林南天门,白雪皑皑,雾凇挂满树枝。不少市民在雪地里打雪仗、堆雪人,尽情享受雪中乐趣。

文/图 李 攀


日前,团区委在党工委党校举办了“新芽计划”培训,全区20岁至35岁的青年电商从业人员、创业青年以及企业代表共110余人参加了此次培训。

据了解,本次培训通过理论和案例相结合的方式,从选品、策划、市场调查、网店实训操作、农产品营销技巧等为切入点,为学员们讲授农村电商运营的主要模式以及如何打造农产品电商品牌等实用知识。

(曾姚 杨晨笛)

近日,区卫生计生局召开健康扶贫工作会议,安排部署全区健康扶贫冬季暖心服务活动。

活动要求,各镇街健康扶贫工作队进村入户开展健康扶贫政策宣传;为本地因病致贫返贫和贫困人口建立个人健康档案;为辖区内贫困人口提供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为患有慢病的的贫困人口提供签约服务和慢病管理;区人民医院、中医院等二级医院要开通贫困人口就医绿色通道和济困病房,落实好一站式结算和先诊疗后付费等工作。

(翁昌韦)

日前,青年镇开展了“好人在身边微访谈”活动。该活动通过“好人”分享自己做公益的心路历程,记录传播身边的感人故事,传递社会正能量,积极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徐 开)


万盛万东镇关工委:组织青少年观看抗日影片接受爱国教育

党的十九大提出:广泛开展理想信念教育。近日,万盛万东镇新房社区关工委组织辖区青少年共同观看红色抗日题材影片《激战黎明》活动。

影片《激战黎明》以抗日战争为背景,讲述了庆元西川村村民为保卫自己的家园,与日军斗智斗勇的英勇故事,体现了战争的残酷,反映了群众面对生死、呼吁和平的渴望,以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观看影片之后,青少年们纷纷表示:看这部电影意义深刻,让他们更加清醒认识到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需要我们倍加珍惜。

“我们辖区青少年共同观看这部影片,主要是为了加强青少年的爱国主义教育,让他们了解革命历史,珍惜当下的幸福生活,从小树立正确的民族观和文化观。”万东镇新房社区关工委负责人表示。

图为新房社区青少年正在观看影片《激战黎明》。

(通讯员 黄志卫 王红兵)


【幸福万盛看天下】

钢笔画中的重庆老建筑

他用1支钢笔

画出时空穿越的重庆老建筑

欧阳桦

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风景园林系教授欧阳桦,自小在重庆长大。从幼儿园到大学,一直生活在那些漂亮而优雅的老房子之中,对重庆的老建筑,他情有独钟。上世纪80年代以来,他用钢笔,以速写的形式为重庆城画影图形,跨越时空100年。如今,钢笔素描已达800幅。

(南纪门)


(十八梯)


(弹子石)


(南岸水兵营)


(南纪门药材工会)


(小什字)


(白象街)


(两路口缆车)


(新华路人民公园)


(民生路)


(李子坝金库)


(解放东路)


(储奇门)

一幢幢老建筑、一个个老码头,一条条熟悉的街巷……曾经在那些画中居住过的老重庆人,看到欧阳桦的画作后都很感动。老房子里有老重庆人的记忆,这些反馈也成了他继续画下去的动力。

欧阳桦在工作中


塑料垃圾,海洋杀手:我们每分钟往海里倾倒一大卡车

几乎每一块塑料自产生之日直至今天都仍存在于地球某处,不论什么形态。据联合国统计,全球塑料的年产量预计可达3亿多吨,其中半数我们都只用过一次就丢弃了。到2050年,世界人口将飙升至近100亿,塑料产量预计也将随之增加两倍。问题是,如今只有小部分塑料得到回收;剩余的则停留在周围环境中,在土壤和海洋中不断蔓延,如同疾病。从美国丢弃的垃圾最终可抵达南极。海水将塑料从海岸拖进一个巨大的漩涡,它在风力作用下不断搅动着。还有其它洋流推动垃圾遍布洋面各处。事实上,海洋就是一个整体,没有界限。

位于澳洲东部塔斯曼海中的豪勋爵岛(Lord Howe Island)于1982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自然遗产”;当地有着纯净的海水,也是迁徙海鸟的家园。海鸟对环境研究非常有帮助,因为它们的行为如同一大群“科学家”。它们远跨重洋,飞行几万英里,捡拾洋面上的塑料,带回自己的栖息地,在那里它们会喂食幼鸟,并为人类提供大量科学数据,包括塑料的来源、分布及在洋面上断裂的过程等。

珍妮弗·莱弗思博士一直专攻海鸟生存困境的研究,并守护着这些了不起的鸟儿;它们的迁徙路线长达万里,途中只在太平洋中途岛停留进行繁育。岛上生活着大量黑背信天翁。据估计,其中90%都在一生中吞食过塑料。据莱弗思博士介绍,研究人员收集的最高纪录是一只90天的雏鸟体内发现了276片塑料,占这只鸟体重的15%。如果换算成人类,就相当于往胃里塞了6到8公斤的塑料,约等于12只匹萨或同等分量的食物。

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统计,每年有超过800万吨塑料被遗弃在海洋,占海洋垃圾的80%。这不仅威胁海洋野生动植物的生存,还会破坏渔业和旅游业,对整个海洋生态系统造成至少80亿美元的损失。于2017年9月卸任的第71届联大主席、联合国秘书长现任海洋事务特使彼得·汤姆森来自斐济。他表示,作为太平洋岛民,自己深知海洋处在极大的危险中。这一趋势如果持续下去,预计到2050年,海洋中塑料的总重量将超过鱼类总和,全球99%的海鸟都会误食塑料制品。他说,“我们每分钟都会往海里倾倒相当于一大卡车的塑料。我们要扪心自问,我们真的有资格如此对待上天赐予的美丽海洋吗?”

汤姆森指出,全球塑料消耗量正以每年8%的速度增长。我们必须开始考虑合理化使用,大力推行塑料再利用,一次性塑料制品必须淘汰。塑料购物袋就是很好的例子,其实民众用不着塑料袋,购物时用布袋就好。目前,卢旺达是少数几个禁止使用塑料袋的国家之一;在海地,政府开设了“塑料银行”,回收塑料可兑换现金或者手机充电服务。

去年2月,联合国发起了一项大规模的“清洁海洋全球运动”,旨在促使各国政府出台“限塑令”; 督促行业减少塑料的生产的用量,重新设计塑料包装; 呼吁消费者减少塑料的过度使用,并改变随意丢弃垃圾的习惯,以最终避免对海洋造成不可逆转的影响。该运动计划在2022年前消除海洋垃圾的主要来源:化妆品中的塑料微珠成分,以及一次性塑料制品的过量使用。

联合国环境署执行主任索尔海姆表示,人类的海洋已被塑料垃圾包围,并由此带来严重风险。包括微型塑料以及化妆品成分等,它们很可能通过食物链进入人体,危害人类健康。长久以来,国际社会对塑料垃圾问题置若罔闻,任由海洋状况越变越糟,现在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

在未来,“清洁海洋运动”将持续宣传各国各企业在减少塑料垃圾方面实行的雄心勃勃的措施,比如消除个人护理产品中的塑料微珠、推行塑料带 “禁令”或征收塑料袋税、大幅减少各种一次性塑料产品的使用。目前,包括比利时、哥斯达黎加、法国等10个国家已加入了这项运动。印度尼西亚决心在2025年前将海洋垃圾数量减少70%;乌拉圭将在今年下半年对一次性塑料袋征税;哥斯达黎加将通过完善废物管理体系,以及在民间普及相关知识,推动民众减少一次性塑料制品的使用。

由塑料垃圾制成的艺术品在联合国纽约总部展出

印尼名模哈塔嘎蓝(Nadya Hutagalung)、美国演员格兰尼(Adrian Grenier)、联合国环境署亲善大使,歌手兼作曲人约翰逊(Jack Johnson)以及若干全球知名公司也加入了这场战役。比如,戴尔计算机公司已推出了大规模供应链,将从海地附近海域回收塑料垃圾,用于产品包装材料的再生产。

责任编辑:付苇